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浪花】四舅舅(外一篇)

    一、四舅舅桑葚熟了,芦苇荡旋起大片大片的波浪风,四舅舅背着竹篓,手里捏着一把刻刀,“走,清清,摘苇叶去。”阳光明媚,我一路蹦蹦跳跳,羊角辫一抖一抖。“慢点,丫头。别摔倒了,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那些年,我的姐妹,我的卫校生活(散文)_1

    高中毕业那年,我接到了自治区内一所卫校的录取通知书。谈不上惊喜,也说不上悲哀,因为卫校是我的第三志愿。那年月,理科的热门专业是财经类、电子类,学医是不被人们看好的,我也如此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忽尔盛开(散文)

    “再坚持几日,花就开了……”他突然冒出这一句话,着实让我惊讶。惊蛰已过了,春天似乎还很含羞似的,走一走就躲在了人的后面,只露出半张脸,看得人焦急。我的心是有些急,总想一眼望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石榴缀满枝头的季节(散文)

    九月十二至十四日,正值中秋前夕,我参加了由《中国文学》杂志社、淄川区作协组织的“走进淄矿”文学采风活动。那天早晨,我背着背包临出家门时,看到曾经在淄博矿务局龙泉煤矿干了一辈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心灵的旅人(散文)

    一座古老的小城市,历史的车轮碾过一遍又一遍,城墙上斑驳的伤痕控诉着的,亦是无声的反抗。就在这样的小城里,一所百年大学,在政客的手中翻云覆雨以后,也只能归于沉寂。人类会遗忘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庄里记忆(散文)_1

    年代的愈远,沉淀于时空隧道的记忆,愈加在现实的明鉴反照里清晰,别具萦心回味的怀念。我的家乡属于富平较为边远的小山村,位于距离县城达五十里之遥的桥山脚下,与最近的集镇庄里镇相距...[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家园】秦力亲情二则(散文)

    【背影】一个秋雨绵绵的星期六的傍晚,天阴沉沉的,使人感到些许的压抑。送走最后一位离校的学生,李岳望了望山恋起伏的秦岭,回到房子,推开课本,准备后天的讲义。星期一,他要给孩子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萧瑟白马湖(散文)

    在这萧瑟的初冬,去白马湖景区游玩,却越发地觉得萧瑟了。杭州的白马湖景区在新建的滨江新区,在新闻里听到过多次,主要以举办杭州国际动漫节闻名。而上个星期六,更是在白马湖广场举办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星月】站在时光巷口

    摘要:站在时光巷口,我回味着、体悟着、感动着,也淡然地微笑着。也许再过三十年,当我颤巍巍地拄着拐杖,回望今天的自己,心中定是一片澄净与安详! ...[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轻舞】守墓人

    我喜欢黑夜死一般的寂静,恐惧白日尔虞我诈的喧嚣!  ——再见丶半夏  初春的夜晚依旧刺骨,墓碑旁的小松树沙沙低吟,这风要是能停一会儿,可能...[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