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龙舟雨,粽子情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摘要:“回家好,回家好啊!”奶奶念叨着。渐渐地,车子在雨帘中消失,可奶奶依然立在雨帘里,望着车子驶去的方向念叨着:“回家好,回家好啊……” “龙舟雨,龙舟雨,这龙舟雨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屋外,滂沱大雨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了;屋内,张家奶奶焦急地来回踱着细碎的步子。因为她怕雨一直这么下下去,运石子的车子就进不了山来,她也就没办法给城里的几个孩子带粽子过去了。   “唉!”奶奶叹了口气,看了看屋外的雨,又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又回到门口,坐了下来。地上,奶奶早已泡好了一大盆糯米,旁边还放了三个盆子,一个盆里装了红豆、红枣、花生,另一个盆里装了咸蛋黄和煮熟拌了调料的五花肉,还有一个大盆子是奶奶用来装包好的粽子的。奶奶把粽叶折成了漏斗状的锥形后,就开始往里面装糯米和馅料。她先包了直角三角形的红豆粽子,然后又包了等边三角形的红枣、花生粽子,最后才包了长方形的咸蛋黄和五花肉粽子。几个孩子,从小到大,她知道他们爱吃什么口味的粽子。   包着包着,奶奶的眼睛就红了。“死老头子,现在想吃什么粽子都有了,谁叫你没福气吃呢!”奶奶嘴里念叨着,眼前又浮现出了那年张家爷爷离世时的情形。   那年,家里穷,四个孩子都还小,大儿子才八岁大,小的两岁。为了能让孩子们吃上粽子,张家爷爷天不亮就出门了,他想把头天地里收的玉米拿去集市上卖了,再买些糯米回来。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当村民们把爷爷抬回来的时候,爷爷满身黄泥,脸上的黄泥被雨水冲成了一道一道的印子,背上口袋里的糯米也已经成了黄色的,混合着山里的黄泥水,从抬着爷爷的门板上一滴滴地滴进了黄色的泥土里。那天,爷爷的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把他刚从山里箬竹上摘下来的箬叶。那箬叶表面光滑软韧,翠绿翠绿的。   “咔嚓”一声闷雷把奶奶的思绪拽回到了手中的粽子里。奶奶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头往后仰了仰,又扭了扭酸痛的脖子,低头,继续包着手里没包完的粽子。   唉!这样的季节,山区雨水这么多,也不知道城里是不是也像山里一样整天在雨水中过日子。如果也是这样的天,孩子们上下班该有多么不方便,还有大儿子,他包工盖房子,这么大的雨,怕是几天都不能出工了,那不就又几天没工钱收了吗?孩子上学,一家人的房租。想到这里,奶奶放下手中刚包好的粽子,抬头呆呆地看着屋外的雨帘,不禁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咔嚓”,又是一声闷雷,奶奶的思绪再次被从雨帘中召回了屋里。奶奶面前,刚才那个空的大盆子已经装满了三种形状的鼓鼓饱饱的粽子。奶奶拍了拍手上的水,右手撑着地面,左手托着腰缓缓地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头一阵晕眩,奶奶赶紧扶住门框,原地站了几秒钟后,才迈开酸麻的腿,端着盛满粽子的盆,步履蹒跚地朝厨房走去。   刷锅,加水,添柴,跳动的火焰噼噼啪啪,柴禾烧后的醇香在厨房里弥漫开来。奶奶把粽子按形状分开,在锅里摆好。盖上锅盖,然后在灶后坐了下来。灶膛里窜起的火苗烤红了奶奶的脸。屋外,大雨仍是哗哗啦啦地下着;屋内,柴禾在灶膛里噼噼啪啪。   唉!这雨,到底要下到什么时候啊!奶奶盯着灶膛里乱窜的火苗,心却如雨水般泛滥起了思念。记得四个孩子从小到大都爱吃她包的粽子。老头子在的时候,每年端午节没到,他都会用卖玉米的钱买些糯米回来,然后再去竹林采摘箬叶回来,她就给孩子们包粽子吃。那时候,家里没有红枣、花生,也没有咸蛋和肉,粽子里只能包几个红豆和花生,但孩子们一样吃得开开心心的。后来,她一人拖着几个孩子,每年端午节,她还给孩子们包粽子,只是再卖玉米买糯米是她和大儿子一起去的,摘竹叶是大女儿带着小女儿和小儿子一起去的。端午节的头天晚上,昏黄的灯光下,她带着几个孩子围成一圈,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包粽子的情景,至今仍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   有好多年没有像那样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包粽子过端午节了吧?奶奶开始算了起来,记得那年儿子成家了,女方家要了好多彩礼,奶奶东家借西家凑的,总算凑够了彩礼钱。可儿子结婚没多久,媳妇又得了一场大病。旧债没清,新债接上了。奶奶算了算,彩礼钱加上置办酒席借的债,还有媳妇生病花的钱,只怕她在山里一辈子也还不清了。一夜间,奶奶愁白了头。也就是那年,大儿子跟着同学离开山里,去了城里在建筑工地帮人打起了小工,后来,他把媳妇,还有两个妹妹也带了出去。现在,两个女儿都结了婚,并且在城里买了房子,大女儿接她过去住过了几天,但她却怎么都不习惯,她说城里像坐牢似的,菜又那么贵,哪有家里自己种的新鲜,还不用花钱。小女儿住在城郊,门口有块小菜地,也接她过去住了一阵子,看着那块只能种几颗菜苗的地,她又开始叨念起山里的那几亩田,还有家里的那几只鸡。最后,拗不过她,小女儿只好把她送回了山里,一个人守着这老屋,还有那田、那地、那鸡,平平淡淡地过着清清静静的日子。   还有小儿子,小儿子也不容易,头脑聪明,靠哥哥姐姐的支持,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什么科技公司当了什么经理,奶奶不知道什么是经理,只知道是个大官,也能挣不少的钱,因为每次他回去,都会塞很多钱给奶奶。但是,奶奶知道他很忙,很累,听他说经常要加班,根本没有什么星期六星期天的。奶奶说,还不如上学时候呢!那时候再忙,还能休息一天呢!想着孩子们一个个那么争气,那么有出息,奶奶的脸上像开了花似的甜美。   灶里的水已经开了,咕嘟咕嘟地隔着木板锅盖努力地朝上冒着热气。屋内已经飘满了浓浓粽子的清香味。屋外,雨还在哗哗地下着。“啪”地一声,灶膛里一根树枝炸出了一团火花,惊得奶奶楞了一下,回过神来,奶奶看到满屋子的热气,赶快把灶里没烧完的树枝抽了出来,塞进了灶下的柴灰里。揭开锅盖,奶奶把粽子一个个捞起来,按形状在一个大盆子里分开沥水。然后准备了好几个袋子放在旁边,等水干了,粽子凉透了,她再把粽子装好。大儿子的工地跟小女儿离得近,他们俩分两个小袋子再装进一个大袋子里就行了。大女儿和小儿子离得远,但大女儿有时间,小儿子的带给她让她晚上下班了给弟弟送过去就行了。对了,还有那个司机,可怜的孩子,家离那么远,过节也吃不到妈妈包的粽子,要给他留几个。   奶奶手里捏着粽子,心里盘算着。司机是村里雇的,村里在城里开了个陶瓷厂,司机每隔三五天要进山来运一回石子,上次那孩子来的时候她问过了,他说他今天会进山来。   热气散尽,水沥干,奶奶把粽子一个一个小心地装进袋子里。“这袋是大儿子的,这袋是小女儿的,这袋是大女儿的,这袋是小儿子的,这袋是司机那孩子的。”奶奶兴奋地在心里默默地点着粽子,然后找了一个大袋子,把几小袋装在一起,然后麻利地打了一个活结。给司机的那袋粽子,她单独放开,并用一个黄豆酱的小瓶子装了些白糖放进了那个袋子里。   屋外,雨仍然一直下着……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奶奶撑开伞,提起粽子,冒雨走到村口运石子车必经的那个路口。   远远地,透过雨帘,奶奶朝路口张望着。一辆辆车从奶奶身边驰骋而过,溅了她一身的泥水。一阵风吹过,奶奶趔趄着差点没站稳,挪了挪步子,她换了个姿势,仍向路口的方向急切地望去。   雨越下越大,奶奶的头上身上已被雨水打湿,奶奶腾不出手来擦一擦脸上的雨水,任由雨水顺着头发沿着脸颊滑入领口,穿过胸前,流进裤管,最后经过鞋子滴进泥土。奶奶的头始终朝着进村的方向张望。终于,那辆熟悉的拖斗车慢慢地朝奶奶驶来。   “奶奶!您站了多久了?看您身上全湿了。”司机撑伞下车,心疼地握住奶奶的手。   “刚来,雨大,奶奶没事,雨大,慢点开车。给,粽子,趁热吃一个,剩下的回去热热才吃。这袋子里,帮我带给你叔就行了。”奶奶说着就把司机往车里推,外面雨大,她怕司机淋湿了会感冒。   “奶奶!您包的粽子真香。跟我妈妈包的粽子一个味道,有家的味儿。”那司机说完,眼圈红了,声音也哽咽了。   “喜欢吃的话,奶奶以后每年都给你包。”车下,奶奶抬头,雨雾中看着司机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心疼地问:“孩子,慢慢吃,想家了吧?”   “嗯,嗯!”司机嘴里含着粽子,支支吾吾地应着。   “其实我妈每年也念叨着我吃不到她包的粽子,不能陪她一起过端午节,可是,没办法,爸爸生病,弟弟要读书,我不多攒点钱将来怎么能让爸妈过上好日子。”吞下最后一口粽子,司机和奶奶说了他的妈妈,他的家。   “懂事的孩子。”奶奶心疼地说。   “噢,对了,奶奶,以后我就不跑这条线了。我找了份离家近的工作,方便多在家陪陪妈妈。奶奶,我要走了,雨越下越大,耽搁久了,我怕前面的山路会有危险。奶奶您慢点走,有空我会回来看您的。”司机和奶奶打完招呼后便发动起了车子,从奶奶身旁缓缓离开。   “回家好,回家好啊!”奶奶念叨着。渐渐地,车子在雨帘中消失,可奶奶依然立在雨帘里,望着车子驶去的方向念叨着:“回家好,回家好啊……” 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癫疯癫痫病哪能治疗荆门看羊羔疯哪家权威哪儿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