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清明时节忆干妈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影视戏剧
破坏: 阅读:3343发表时间:2015-03-29 11:02:19
摘要:虽然干妈离开我已经整整九个年头了,但每当清明时节,我都会不由得想起她,想起她,心里除了思念,更多的则是心痛......

【荷塘】清明时节忆干妈(散文) 临近四月,万物复苏,莺飞草长,本是春光明媚的美好时光,清明前后的一场细密如丝、缠绵悱恻的春雨,却使人无形中平添了几分愁思,不由得思绪万千、感慨不已!“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古人诗中所描述的意境和气氛,最能表达上坟祭祀的人们的心境了。虽然干妈离开我已经整整九个年头了,但每当清明时节,我都会不由得想起她,想起她,心里除了思念,更多的则是心痛......
  
   【一】
   干妈和我在同一个村子,两家只相隔七八户人家。也许是天生的母女缘分吧,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她就十分喜爱我,此后便成为一对亲密无间、相依相伴了三十几年的母女。干妈个子不高,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虽然脾气不太好,但对人热情,乐于助人,在给别人家帮忙时,总是尽心尽力,把别人家的事情当做自己家的事情,吃饭时却总是将就着,每当别人围桌吃饭时,她手里只是拿块冷馍,整理别人的未尽事宜,赢得了全村人的尊敬!
   由于干妈只有一个儿子,对于我这个干女儿,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不说别的,单从她对我的称呼就可以看出她有多疼爱我。在家里和村子里,大家平日里都是喊我的小名,唯独干妈总是“我娃长”、“我娃短”的叫我。小时候,很高兴她这样叫我,及至上了参加工作以后还被她这样人前人后地叫,心里便觉得很不好意思,只是不想负她的好意才没有制止她,只要她高兴,就那样任由她叫着,直至她因病去世。
   干妈去世的时候,正是正月十六,虽然已经立春,阳光明媚,但我却感觉春寒料峭、痛彻心骨。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父母长辈“倒头”停在草上之后,家里的至亲女眷——女儿、侄女、孙女,除了吃饭睡觉一整天都需守候在死者身旁——通常在灵床的后面,每当有人来吊唁,女眷们要陪着哭,以示对吊孝的人的尊重和感谢。因为干妈没有女儿,她的侄女可能是因为没有血缘的关系,东跑西颠的,总是不能安稳地坐着,陪护干妈便成了我和上大学的侄女的事情。
   坐在干妈的的棺材前为她守灵,我呆呆地看着躺在棺材中的她,她的脸因糖尿病的折磨而变得瘦骨嶙峋、两颊凹陷,脸色也不像别人的呈现苍白色,而是青灰色,像个男人似的,看起来跟生前的她判若两人。那时的她,双颊饱满,满脸和善,每当我撒娇般地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她很少插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无论我说什么,她只是赞成,从不反驳。那时青春年少,我的脾气很有些急躁,整日疯疯癫癫的,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叛逆张扬。其时,国家刚刚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百废待兴,各个学校和单位都在搞基础设施建设。看准这一商机的父亲,及时购置了拖拉机搞运输,由于活儿很多,父母每天辛辛苦苦的,无论冬夏天不明就起床出发。但桀骜不驯的我看不到这些,不顾母亲出车的艰辛劳累,常常顶撞勤劳的母亲,故意跟她做对。但在干妈和蔼可亲的目光注视下,在她温暖如春的微笑里,我无法发火,无法张狂,任由自己一点点沉静内敛。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干妈的亲生女儿啊?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在她的百般呵护下,我从一个被姨妈戏称为“野丫头”、”疯丫头”的毛孩子,渐渐地长大成熟,成长为一个文静懂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我终于懂得了母亲为家庭所付出的艰辛,懂得了感恩。每次回家休假,我都要去看看干妈,帮母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看到我如此懂事,变化如此大,家人和干妈都很欣慰。但无情的岁月却不断地摧残着干妈,她开始慢慢衰老,她风风火火的脚步开始变得蹒跚,后来又因糖尿病未得到及时救治,在仅仅病了不到半年时间,便卧床不起,竟至于含恨溘然长逝,空留下深沉的思念和心痛在我的心中......
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   坐在灵前,干妈平日里的一颦一笑,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而今,任我怎样声嘶力竭的呼唤哭泣,她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爱怜地看着我,再也不会“我娃长”、我娃短“喊我了,我再也吃不到她做的又大又薄的煎饼了,她再也不能为亲手为我做抹布了,再也无法尝不到她一颗一颗精心为我挑选的新鲜的黄豆了……太多太多的美好,太多太多的不舍,让我一次次的泣不成声、一次次的气厥昏倒,一次次的在痛切的呼唤和哭声中,渐渐醒来,又不顾母亲和嫂嫂的极力反对,坚持守在干妈灵前。
   在干妈没有出殡以前的三天时间里,我就那样坐着哭着,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我只是想多陪陪她,多看她一眼。三天后的中午,她的身体和灵魂就将永远离我而去,我就再也看不见她了……
   按照我们这儿的风俗,出殡前要去墓地“扫墓”,我想这大概是在死者入土前儿女尽的最后一次孝道吧。为亲人打扫居室,一般由两个女儿来完成,其中大女儿走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把笤帚,小女儿紧随其后,拿着一个小小的竹子编的簸箕,其余的侄男子弟和吹鼓手跟在后面,慢慢地向墓地而去……
   由于干妈没有女儿,”扫墓“的工作便由我和她的大侄女来完成。本来清扫墓室只是葬礼中的一个一个过程,就如人们说的”哄死人呢。但我不这样认为,想到干妈平日里很讲究卫生、很干净整洁的人,我仔细地扫着角角落落的每一粒沙子,不想让她感到一丝的不舒服。看我这样执着,嫂嫂也放弃了阻止我的打算,任由我不停地边哭边扫,姐姐无法也只好随我,不停地用簸箕铲着倒土。
   想到扫完墓后,就要进行葬礼的最后一项——瞻仰遗容,之后便是盖棺论定,从此我再也看不到亲爱的干妈了,我终于放声肆意地大哭不止,大概是肝肠寸断的样子感动了吹鼓手吧,他们也不忍心向我伸手要“辛苦费”。
   回家的时候,母亲早已等在门口,她是在担心满屋子男男女女悲伤的哭声刺激到我脆弱的神经,再次因伤心过度气厥,她坚决不让我到灵前去,和弟媳硬拉着我去了嫂嫂的房间。后来的瞻仰遗容和出殡的路上,她无法离开,就一再叮嘱弟媳紧紧陪护着我……
   干妈去世几个月后的一天,一向身哈尔滨看羊癫疯最专业医院体强健的哥哥,突然间就半身不遂了,虽然是由于疾病引起的,但村人们却纷纷说是因为哥哥内心有愧于干妈日夜煎熬才导致的。我和儿子去医院看他时,已经有几个村人先行到了。看到我们,哥哥突然像个傻子一样的哭了,一再示意儿子到他跟前去,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我想,那一刻,可能触动了他身上的某根神经吧?看到他那样,病房里的人都哭了,不知为什么,一向看电视都常常忍不住流泪的我,那天却没掉一滴眼泪,就那样远远地坐在沙发上,心里冷冷的想:“哼,这大概就是报应吧?只是为啥老天不公,不是另一个更狠毒的人遭到报应呢?”
  
   【二】
   哥哥比我大十几岁,记得还在我上高中时,哥哥就已经结婚生子,有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因为家里的住房紧张,决定另外盖一处比较宽敞的房子。就是在那次盖房子时,干爸干妈心疼哥哥嫂嫂,每天晚上都是干爸负责看护新房子的工具,房子是两层结构,工期自然就比较长,由于休息不好,六十多岁的干爸在房子刚刚建好后就因为脑梗而病倒了。
   干爸生病以前本是村子里的信贷员,想着以后还能挣钱,在哥哥盖房子时,把一生辛辛苦苦积攒的钱,全部投入到哥哥的房子中,手里没钱,又没有能力挣钱,由此便开始了他和干妈悲惨的后半生。自然,村人们的议论谴责声也就在所难免。记得人们说得最多的是,干妈年轻时也曾怀过好几个孩子,只是都没成活,独独哥哥健康顺利长大成人,干妈自然就把他当成手心里的宝。那个时候的农村,无论哪家大小的孩子,都多多少少洗过碗、烧过锅,唯独哥哥直至十八九岁还过着养尊处优的公子生活。干妈却是既要照顾家里八十岁的老奶奶,又要没黑没明的在生产队劳动,常常累得死去活来,谁知晚景竟是如此的凄凉,在生病需要儿子尽孝时,却因医治不及时最终依依不舍地撒手人寰。
   相对于干妈来说,干爸还算是幸运的,虽然去世早,但有干妈尽心尽力地服侍,在生病五六年后才因身体机能衰竭去世,却是带着满足安详走的。善良的干妈却没有那么幸运了,虽然最终迫于村人的白眼压力,哥嫂不得已给干妈看了病,哥哥也不得不守在干妈的病床前,给她端屎倒尿。但面对哥嫂长年累月的白眼冷言和“他婆(奶)”的称呼,心里能不郁结难受吗?干妈极要面子,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家事,实在气愤难抑时,才偶尔给母亲诉诉苦,特别是有一年的春节,我为了给干妈补充营养,特意买了几瓶蜂王浆,嫂嫂却背着干妈把蜂王浆送给她的母亲喝。想起那件事,我至今都后悔不已,春节过后几个月后,一次回家时,见到干妈,我随口问干妈那些蜂王浆可还可口,此时,干妈才知道,我以前给她买的好多比较贵重的东西,她连见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但她并未在我面前表露出分毫的不满,事后在母亲面前提起,气愤得脸色苍白,连连说:“我女儿给我买的,她凭啥给她妈?”此后便一直郁郁寡欢,虽然还一如既往地微笑忙碌,无奈长时间的郁闷,加之后来几次三番的疾病折磨,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终于在糖尿病发作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便含恨离世。
   其实,在医学发达的现代社会,糖尿病虽然无法治愈,但只要发现及时,及时救治,病情就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控制。但干妈就不那么幸运了,自从侄子侄女相继出外求学工作后,家里就她和哥嫂常年生活在一起,哥嫂整日里除了吃饭,整日里难得正眼看一眼干妈,哪里能看得出其中的端倪,直至干妈食欲大减、日渐消瘦,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母亲的提醒催促下,哥嫂才带干妈去做了检查,却已经到了晚期,本来卧病在床,眼睛失明,如果服侍周到,干妈还可能多活几个月,但干妈躺在炕上的悲惨样子并没有打动嫂嫂,她极少去干妈的房子。在有一次我给干妈喂核桃时,她还在一边冷嘲热讽,虽然我一再劝阻,让她不要跟病人一般见识,她却还在喋喋不休,我也只能装聋作哑了。作为糖尿病人,不但平日里要心情舒畅,饮食更要注意,但我每次去,干妈的饭食跟家人的毫无二致,都是含淀粉很高的食物和包谷糁,这样的饭食,干妈的病情很快就加重了。
  
   【三】
   我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和陪护的嫂嫂,在那一刻会不会想起干妈?能不能想起干妈的糖尿病查出来前的一个月,因为拉肚子而无力行走,却不得不慢慢扶着墙、忍受着他们的苛责挣扎做饭的情景、虽然他们是下地劳动了,可是干妈已经枯瘦如柴,是举步维艰的病人啊!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的以为是村人搬弄是非、捏造事实。
   从哥哥的表情和行为中,我看出来了,他大概是想起来了,只是他不知道我看到干妈那可怜悲惨的样子时,心中的悲愤和伤心的泪水!
   哥哥的病情稍微好转后,便被在深圳某部队担任营长的侄子接走了。在他们走后的第一个除夕,按照我们关中一带的风俗,家里的侄男子弟是要去坟地里接亲人回家的。可能是哥嫂走得匆忙,或者根本就没想起交代本家们去接干爸干妈的魂吧,那天夜里,我和老公同时梦见干妈来到我家,穿着她生前我给她买的衣服,就那样静静地、慈爱地看着我们,我一惊,喊了声“干妈”就猛醒了,打开灯却不见干妈的身影,只是再也无法入睡,任凭眼泪肆意横流到天亮......
   往年的初一,本是我们到干妈家拜年的日子,自从干妈去世,哥嫂走后便无处可去,而初二是母亲家法定待客的日子。日子在我们的煎熬中终于到了初二,一大早我们就奔母亲家而去。说起除夕夜的梦境,母亲说自己也做了一个和我们相同的梦,不仅如此,干妈的弟媳和妹妹——我的小舅妈,也有相似的梦境。几个人同时做同一个梦,不知其中蕴含这什么玄机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听母亲说,这是因为干妈的魂无法回家而给大家托梦,并让我赶紧去给干妈烧纸。
   虽然知道这是一种迷信说法,而且以前我从来就不相信,但想到一向干净利落、宅心仁厚、尊老爱幼的干妈,死后却因儿子的疏忽而在大年全家团聚之时沦落为孤魂野鬼,四处游荡,我的心再一次疼起来,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跪在干妈的坟前,我的泪又一次奔涌而出,老公在一旁无比痛惜地看着我,不停地唉声叹气……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还是无法止住哭泣,大概是怕我伤心过度又会气厥吧,他硬拉着我回家了。
   这件事给我的震动很大,此后每逢节日,不管干妈的侄男子弟会如何,我都会按照我们的风俗,准时去给干妈上坟烧纸,虽然她再也听不见我说的话,但我仍然坚持给她报平安,我相信干妈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的!
   干妈生前很喜欢玩牌,在没有跟哥嫂一起住的时候,时常在闲暇时跟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们“摸花花”,那种牌因为场面小,往往打上几个钟头,输赢一般都不大,因而很受闲成年癫痫病有哪些早期症状来无事的老人们的青睐。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干妈整日里心情极好,身体健康,虽已年过古稀,但热情不减,经常给村人们帮忙。自从08年秋季那场旷日持久的连阴雨后,干妈的老房子因为地势较低成了危房,再也无法居住,干妈不得已搬到儿子的新房子去住。从此没有了打牌的机会和乐趣,整天守在家里洗衣做饭,看着哥嫂的脸色行事。
   干妈是一个生活十分节俭的人,从不乱花一分钱,当我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家我都会给她钱,她却总是万般推脱,是在推脱不掉才不得不接受,但最终又会想法花在儿子的身上。我唯愿天国的干妈能随心所欲地打牌,当她手头拮据时就给我托梦,无论多忙,我一定会想办法给她去送“钱”的,虽然我们的风俗是女儿送的“钱”,父母无法收到,但我还是要试一试。她在世时无法舒心随心所欲,愿她在天国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
   我的干妈,虽然没有生养我,但她对我的爱,并不比世上任何一位亲生母亲少。她把对我的爱,默默地融在一言一行中。这份爱,从我出生开始就一直陪伴我,直到她寿终正寝。这份爱,带给我太多的幸福和满足,我要把这份爱珍藏在我的心里,让它永远温暖我的心......

共 528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