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墨派】弟弟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业界精英
摘要:十七年前第一次看见弟弟,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尚在念一年级的我听奶奶说,今年过年爸妈会带弟弟回来,于是我便在一种焦灼的等待中,迎来了那个刚刚满月的小婴儿。 十七年前第一次看见弟弟,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尚在念一年级的我听奶奶说,今年过年爸妈会带弟弟回来,于是我便在一种焦灼的等待中,迎来了那个刚刚满月的小婴儿。少小懵懂的我,看着襁褓中可爱俊俏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我弟弟,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此后的十多年里,我们姐弟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也无不考验着我当初那个决心,看着他一天天长大,着实是件非常奇妙的事情。但不论怎样,而今他到底是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虽然在我眼里,他依然还是个孩子。   【01、有弟弟的烦恼与幸福】   我和弟弟都是传统的农村“留守儿童”,那一年爸妈在外打工时有了他,便将他生下带回了老家。那个冬天,除了迎接弟弟的到来,我们家还送走了爷爷。我已经记不清爷爷抱着弟弟的欣喜模样了,但是会经常听爸爸说,爷爷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地拉着弟弟的小手,含着泪不肯闭眼,直到弟弟看着他咯咯一笑,爷爷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迫于生计,父母料理完爷爷的后事之后便又匆匆南下谋生去了,从此我们便随着奶奶生活在农村的老家。那两年里,弟弟的存在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也带来了不少忧愁。   他静静地睡在摇篮里,我在一边摇着他,如果他醒了我会拿个狗尾巴草逗他玩,他很喜欢,但有时候也会被我弄得直打喷嚏,每每这时候奶奶都会放下手中的活窜过来教训我,无奈我是长着八条腿的,她拿我毫无办法。没错,我喜欢摇摇篮哄弟弟睡觉,可是我并不喜欢一直陪着他。虽然有了弟弟,可我还是惦记着放牛喝山泉踢毽子跳皮筋,村里的小伙伴们依旧无忧无虑地到处野,可是奶奶不在的时候我就要寸步不离地守在摇篮边上,别说和小伙伴一块出去玩了,就是他们来我们家玩都怕吵醒了他的美梦,一旦他哭起来,我可就毫无办法了。   所以,在他学会走路之前,真是给我带来了很多烦恼。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学会走路了以后,我的烦恼更多了。   和所有的弟弟妹妹们一样,他喜欢跟在我身后,我去哪儿他都要跟着,并且还学会了扯我的衣服,这令我十分苦恼。比如我要去上学,他不让,死死扯着我,这时候奶奶会走过来哄他:姐姐要去学(校)里,回来再跟你玩。但如果我不是去上学而是要出去玩,那奶奶就不会帮我“解围”了,任由他扯着我大哭大闹,她还会在一边说:你就这么一个老弟,都不好好带他么?   年少的我不懂事,总是会在心里埋怨奶奶,甚至有时候会排斥弟弟的存在,因为他的缘故,我与自由自在的乡村生活彻底划清了界限。   然而那些负面的东西并不是弟弟带给我的全部,他小小的生命总会在不经意间给我带来灿烂的阳光。   我记得奶奶有时候会带我们去隔壁村的门头山玩,那是我们村的新村,有一些小商铺,卖点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其中我最爱吃的一种是苹果皮,包装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些染成血红的片状东西微微散发出来的苹果香,那个不是山楂做的,是实实在在的苹果皮,大概一两毛钱一包。奶奶很少给我零花钱,我自然很少吃得到那些,不过自从有了弟弟,奶奶会不时掏钱给他买上点吃的,当然是让我牵着他去买啦,这就为我的零食大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每一次我都怂恿他买那个苹果皮,他什么都不懂只好听从,后来他稍稍有了自己的主见也会在我的恳求或者威逼利诱下作罢,当然,奶奶问起来,我会说是弟弟要吃这个。这么一来,我终于可以吃到自己喜欢的零食了,虽然也只是偶尔的偶尔。   长期下来,或许他已经习惯了,即便是奶奶亲自带他去铺子里挑选零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我最爱吃的那种。在我自以为阴谋得逞的时候,一件事差点让我长期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   毫无疑问,奶奶肯定一早就知道我那点关于零食的小心思,可是那一回奶奶身上没带钱,弟弟却哭闹着要买苹果皮,后来拗不过他,赊账拿了一包。回到家以后奶奶就忍不住大发雷霆:总是带着老弟吃这个,现在吃习惯了见着就要,你爸妈一年赚多少钱回来啊!你还不懂事……   老实说,我根本没想到我那点小阴谋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然而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那天弟弟哭闹着争取来的苹果皮,他一直没吃,留到了家里见到了我,才嚷嚷着要打开吃,还招呼我一起吃。   那一次,我没有惊喜,也没有开心,或许是因为刚刚挨了骂,我看着弟弟伸手把零食往我嘴里塞,还奶声奶气地说“姐姐吃”,心里一阵阵堵得慌,然后拼命忍住的眼泪,终于在奶奶出门一小会儿的功夫里涌了出来。我抱着弟弟嚎啕大哭了一阵,继而赶紧擦干眼泪,奶奶回来的时候我的眼睛是肿的,她瞪了我一眼,拉过我说:说你两句还哭了,以后要懂事,知道吗。我又没忍住,扑在奶奶怀里大哭,我身边,弟弟肥嘟嘟的小手还在不住地往我这里递零食。   这件事情并没有毁了我的“大计”,奶奶还是会给我钱让我牵弟弟去买零食,不过我再也不会叫他按照我的意思买了,只是再也不需要我的“指点”,他会很自然地选择我爱吃的,当然,有时候也会有别的尝试,只不过我都不会再左右他的选择了。   多年以后,苹果皮这种零食早已淡出了我们的生活,埋藏在农村生活的回忆里,我会偶尔问弟弟还记不记得这回事,他当然不记得了,但是我会永远记得,是一包零食,第一次让我意识到有弟弟的幸福。当然,随后的很多年里,我也不止一次享受过这种幸福。比如幼儿园里发的糖,他总会留下几颗给我吃,不论多少,他从来不会一个人独享;比如他念小学的时候会有几块钱零花钱,是他从早餐钱里省下来的,他会用这些钱买上一杯兑满色素的奶茶带回家给我喝,还总是会选择我喜欢的苹果味,要知道,在奶茶刚刚被大家熟知的时候,那绝对是每个学生都向往的,然而他却舍得买给我喝;后来念中学了,身上的钱又多了几块,他会在下晚自习的时候买上一个半土不洋的“汉堡”带回来……   每每看到他带来的吃的我都不会拒绝,因为我知道,那是一个弟弟对姐姐最简单最朴实的爱,我不能拒绝,这样简单的幸福,一尝到,就值得回味一辈子。   【02、彪悍的人生片段】   弟弟的性格其实很开朗亲善,他虽然长得很健壮,但从不以大欺小,很少发脾气,也不会与人不和,这点就不知道像谁了,因为在我看来,爸妈的脾气都属于暴躁类型的,所以他们便吵吵闹闹了大半辈子,而我更不是省油的灯,可是弟弟跟我们都不一样。他呢,要么就不发脾气,但是一旦发起脾气来,那场景绝非常人能想象到的,这一点,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领教过了。   时间又要倒回到在老家的那段时光。我经常在村里受欺负,甚至有时候还会被比我小的孩子欺负,这其中就有一个叫明仔的小男孩儿,就比弟弟大一岁。那一天当我红着眼睛回到家的时候,奶奶问我怎么了,我抽泣着说是后门的明仔扯了我的头发(其实后来想想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我逗一个三岁小孩儿玩,那孩子不小心抓了我的头发抓疼了),奶奶叹了口气,说下次就别跟他玩了。可是弟弟一听却不依了,直直地走到明仔家门口,双手叉腰,声音如雷贯耳:明仔,你敢欺负我姐姐,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一边喊还一边甩着膀子,引地左邻右舍的人纷纷走出来看热闹,大家见到他那副样子,一阵唏嘘,几位村里的长老看见了,都点点头说:康孙公(我爷爷)家的孙子将来了不得啊!奶奶站在他身后,听到大家的议论,不由自主地眉毛上扬,走上前去抱弟弟回家。   时值夏日的傍晚,夕阳将他小小的身体扯得老长,他甩着膀子站在明仔家门口大喊的样子永远的烙在了我心里。   那一年,他两岁半。   我知道,能够惹怒弟弟的事情绝非小事,要么是长期下来累积的不耐烦,要么就是不得了的大事。现在,回想起弟弟第一次为我出头,我还是会不由得惊叹,那么小的身体里,居然蕴含着那么大的勇气和威慑力,同时也为有这样一个在乎我的弟弟而再一次倍感幸福。   说起弟弟的彪悍,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那一回我了解到,他也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孩子。   那是父母结束羁旅生涯回到家乡的第二年,我们离开村子,来到了县城。那时弟弟还没有上幼儿园,却已经在父母的引导下开始背诵唐诗,学各种道理。那一回的事情起因我也记不清了,但是弟弟的反应却让我终身难忘……   “哇”的一声,弟弟哭了,正在做作业的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爸妈却拉着他开始说教,慢慢地他不哭了,爸妈也就不再说话,转而去做别的了。原本我以为只是弟弟又淘气了,爸妈例行教育而已,谁知道才一转身,身后就传来了杯子碎落的声音。我回头,看见弟弟气喘吁吁地冲了出去,操起一根细小的竹竿就往屋子里冲,并且开始疯狂地一边哭一边划拉着那根竹竿,将屋子里一干器物全部敲了下来,爸妈愣了,想要阻止他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最后,我们三个落荒而逃,站在门外隔着窗子看着他在屋子里发疯似地哭喊。渐渐地,他哭累了,便放下竹竿,一屁股坐在地上,安静下来。当我们进屋去的时候,屋内一片狼藉,摔碎的锅碗和弄坏的器具满地都是,本就斑驳的墙壁上多了许多新的痕迹,窗帘也被拉了下来,而弟弟则趴在地上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爸爸抱起他,睡梦中的他还时不时发出几声啜泣。   后来我才了解到,那一次是爸妈误会了他,还严厉地批评了他,他百口莫辩之下才用那种极端的方式去发泄心中的不满。爸妈对那次的事情很是愧疚,不过孩子的世界里终究没有长久的怨恨,这件事不久后便没有人再提了。   但是,误会是误会,在那以后,弟弟那强得让人难以置信的自尊心也成为家里人不敢轻易挑战的底线,用弟弟自己的话说,他并不是怕被误会,只是害怕被最亲近的家人误会,那样就真的很孤独了。所以,这么多年,我们一家四口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状态,无论大事小事我们都可以坐在一起讨论,我们姐弟俩和父母之间并没有什么隔阂和偏见,相反,两代人之间的交流里那些不同的意见并不会成为打破和谐的因素,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擦出幽默和智慧。   在我的印象里,弟弟长这么大也就发过两次脾气,还都是年幼时期的事情,总的说来,他还是个很乖很温顺的小孩,乐于助人,很少与人闹矛盾,在左邻右舍的言论中,绝对是优秀的孩子。   可是后来我才了解到,在我念大学的那几年里,还有一回他在学校里被一个同学骚扰得上课分神,下课一言不合就出了手,他个子大力气大,差点掐死了那个瘦小的同学。那一回,学生家长直接找到校领导要求赔偿,所幸的是那孩子没出什么问题,妈妈买上了一些营养品赔够了笑脸,班主任说尽了好话才把这事给了了,弟弟第一次挨跪,还跪的是搓衣板。   妈妈告诉我弟弟的脾气很成问题,一旦上头了十桶水都浇不灭那火气,事后又要后悔,让我多劝劝他,好好教他管理一下情绪。   如今他念高中,已经将他那刹不住车的牛脾气好好收敛了起来,只一心念书,也很少想别的,当然,有问题的时候他还是会找我帮忙,受了委屈也会在我面前哭泣,但是他已经学会了理性地去思考问题,很少像初中那一回那样犯浑了。   弟弟的彪悍人生暂时告一段落,我不知道何时还会发作,毕竟那不是他的正常状态,不过我会一如既往地陪伴他成长,直到他真正成熟起来。但是,听说男孩都会为爱情犯浑,那么或许他下一次犯浑会是为了自己心仪的女孩,这一点,我倒是十分期待呢。   【03、文艺范】   “文艺青年”四个字绝对不能用在弟弟身上,原因有二,其一:他才十七岁,还是个小小少年,算不上青年;其二,我多年一直苦心培养他的文艺范,希望他能够和我一样喜欢文字,喜欢写作,或者有一项自己擅长的艺术,比如绘画或者音乐等等都可以,但是很遗憾,这些他统统不感冒,他只有发达的运动细胞。   这么多年我一直尝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去影响他,比如我会把我喜欢的小说推荐给他看,还跟他讨论故事情节;或者我会把自己喜欢的音乐和平面作品推荐给他,请他“品鉴”一下,或者从小叫他练字,可惜效果都不理想,他一转身准忘了。他小学的时候我还勒令他必须写日记,可是他写出来的也无非就是“今天我到某某家玩”“今天天气真好”“今天我生病了”“今天某某来我家玩了”等胡编乱造凑字数的“日记”,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哭笑不得。   一次我问他:“嗨,你就没有自己的爱好吗?你到底喜欢什么?”他思索良久,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喜欢打球,吃饭和睡觉。”那时候真想一个巴掌拍晕他,可是后来想想,虽然打球在我看来只能锻炼身体,不过好歹是他真心喜欢的项目,于是我就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但还是会乐此不疲地给他介绍不同的小说,音乐和画作等等。   直到他念高中了,我终于放弃了这样无谓的挣扎,同样有两个原因:其一,高中学习任务重,他已经忙到连打球都顾不上,更别提别的了;其二,他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主见越来越多,我实在没有能力再继续影响他了。   可是,就在我以为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跟“文艺”沾边的时候,他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让我措手不及。   一次,他兴冲冲地跟我说:“姐,给你听一首曲子,你看看如何。”我狐疑地看着他,心想这孩子怎么突然有给我听的曲子。他见我不动,催促着说:“真的很好听,你快试试。” 辽宁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宁夏癫痫小发作有哪些症状郑州癫痫病可以治好黑龙江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