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漠漠云生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云为尘世说起一个有关纯白的词,梦回那些细散的白云,从头顶升起,我不能承受它的每一次纯洁,吐露过多的岁月。我虔诚祈祷,云一再保持朦胧,像我曾到过的日出时分,让我可以尝试在悄然中褪了色,时刻提醒我只是云的一个分子,倘若蒸发,我便寸步难行。   ——题记      云,是一种心境,也是一种言语。谈起云,在我看来它是具有肉体与灵魂的双重性,尽管捉摸不透的天气给它一种灵魂与肉体分离的生活方式,但它依旧享受情感自由释放的感觉。与此同时,人的一生有时是一种无比沉重的旅程,而云是一道风景,作为生命的依托,云让人变得简单,也让人收获最真实的本心。   我喜欢闲暇时体会那种“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的情趣,我也会在空中找寻一片最像自己的云,它的形状很小,表面很淡白,似尘似雾般来回漫游。在这时,世界如同一个沉默的旁观者,我的一言一行都仿佛与世界无关。这种想法里,我浅藏自己的故事于平淡之中,我会看看路边的树木,地上的花和草,时常在不经意间保持缄默。偶尔会有风吹起额头的几根发丝,我会细读起有关云的诗句,譬如黄庭坚的“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还有李白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等,如流水般平静,成为生活必不可少的点缀。   云带给我的感受,是一个温暖的陪伴。我时刻怀揣着这种善假于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卓绝,在选择回忆很多事物时候充满了一种联想。童年时,我想云是一种渴望的梦,最好是像风筝一样,那根若即若离的线被我牢牢地攥在手里。我会习惯于自己在田野上自由奔跑的背影,让时间在脚下开始生根,周而复始且滋生蔓延。   儿时的光阴,驻足在云层底下,耕地的牛,戴着草帽的人们,白天与黑夜的交替,山与水,一切都是慢的。那是一个处于赣湘边遥远偏僻的小乡村,绿意盎然。我和一群奔跑的孩子沉浸在欢悦中,往那片绿地花开深处阅尽芳华。面对未知的高山荆棘,无疑是好奇心的驱使,让自己年少多了一个探险者的角色。那时,葱郁的树木遮蔽着人们经常走过的幽径,高高地生长着,而透过缝隙间还是可以看见斑驳的阳光。每次我都会看着阳光下的灰尘折射所散发而出晶莹的光,似宝石,似珍珠。我摆弄自己的手指,做出一个望远镜的模样,迎着阳光直上到苍穹之顶,总会有云飘进我的射线,它们奇形怪状,厚薄不一,而阳光特殊的热将白云催生得更加明亮。   在稚嫩的梦境中,山的另一端,我习惯于从平凡的生活寻找它,想让童年的生活变得不那么乏味。天马行空的我套上装束,用自己流淌热汗的肉体,彼此相拥一座山的距离。我喜欢视野里那些低矮的草木,每一个生命都有属于自身的宁静和蓬勃,让我感觉像是一朵云悄悄开出另一朵云。这样观察的时候,我握了握手心的汗,有时,我也为天空祈祷,想给它一个完整的柔软的怀抱。一阵疲惫过后,气喘吁吁的自己总是会靠着大山背坐,然后抬起头看着云,心就会变得很开阔。此刻,透亮的云层都在大自然之中完美地融合一体。我静静地观望,目光所及之处有和煦的风,有袅袅升起的炊烟,也有远处山脚下的一汪平静的湖水,让人邂逅那些不经意的美丽。   这抹在时光深处的记忆,总是可以采撷一缕沁人心脾的芬芳。人在云的那种慢节奏中,学会成长也是一节必修的课程。随着年龄的增长,云在我眼里似乎也慢慢地如同一位慈祥的老人,它有了年久的深沉韵味。在微光破晓时分,在张扬的青春那年,最让人心动的便是遇见,从而成为生命中美丽的意外,而云在我提笔书笺时如诗般真实存在。   春去秋来,冬暖夏凉,用笔记录有关云的那些年,等风,也等天亮。我一直相信云还原了一个境界,会有微光洒落,而其中必定是有颜色的。当我选择踏上行囊准备外出时,故地的风光仍然飘散着熟悉的离别之感。人们口中说起的云,有着不一样的影子。曾以为那些梦与远方的话语会在时间的冲刷之后减弱,但是每当我做起关于童年的梦时,我不禁地站在风中冥想起转角的模糊,以及想起脚下我曾产生过的幻觉。于是,我开始学着留恋,开始小心翼翼地数着那一根根触动的弦。   步入大学的岁月,我的忧虑与迷茫,在夜间总会充斥头脑。我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将云写入我的诗中,不像用眼睛去观察天边的云,写诗时的我多了一份对云的想象和自由。灵魂所理解的事物,让我久久地在南风的拂动下,感受灯光已经模糊。明月浮光,我开始不慌不忙地写道:“有一些云我至今保留着,比月亮更值得珍贵,它们没被任何打扰,它们依然浮现在生命里,一再纯白、轻薄、柔和,一再铭记于心。”是的,云在很多时候不仅仅是情感的化身,它似乎是一种永久的梦,在我的心间生根发芽。我会在接到母亲的电话时变得幼稚,说起母亲是我内心的一片云。我也会在学习之中变得认真,告诉厚积薄发的自己会是一片为梦努力的云。而夜冷寂在思绪里的一片故事中,在没有记起这些感动的时刻,我总会握着笔尖迟迟不肯下笔。   渡心最难的是自渡。那个时候,我爱上了爬山,其实是为了重拾在山顶看云的那种感觉。每周六,我都会准时去到那座山,山不高,但抵达山顶的时间大概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如今,自己不像儿时的那种淘气,爬山的装备都比较齐全,也是会提前搜索好路线。看见行人认真地抓牢锁链,无时无刻都好像背着一根骨头前行,我把危险比喻成这般,我却始终不能说出口中的言语。确实,爬山是一个力气活。爬山途中的树木都被人工修剪过,路旁的周围有很多花草,沿着水泥杂石堆砌的地板一路往上,就可以看见山顶的石碑。   山顶上,被群山环绕的城市,白云时不时地在高楼大厦间穿梭,可能此刻更多的是这种视野被占据的感觉。不像儿时双眼所见的风光都是属于大自然的模样,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豁然会在心底油然而生。我看着城市天空的白云,若有所思的开始把双手做成儿时的样子,那是更大的一副望远镜,有点粗糙,也有点痕迹。汗水从额头往下流,湿了眼睛,咸咸的,像云留下的印记。   这是个极晴的天空,云在空中显得从容与悠闲,慢慢地走着,在太阳周围缭绕成一片。旁边有一个女孩拿着手机拍照,她惊喜地说:“爸爸,这朵云像不像小绵羊!”童真的气息从我的脸颊扑面而来,站在女孩身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面对女孩的疑问,他一脸欣慰与自豪,站在她背后,拉着女孩的手对着那片云拍照说:“宝贝,真聪明!”我感受到云带给他们的温情,感受到父女之间心中深藏的默契与依恋。这一幕让我想起多年前的自己,对着父亲固执地说起把白白的棉花糖叫做白云。   我一个人靠石坐着,好长时间没有沉下心来观看一片云,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内心的情愫。城市的天空没有遗忘每一片云,白云独立行走于尘世,它的足迹坚定着希望,高高挂在空中。我没有说,我喜欢所有的事物,隔着光阴的云,不偏不倚,透过尘世的风,不卑不亢。我带着些许憧憬,渴求阳光最深处的那一朵白云,早早地为我敞开。以及在感怀岁月蹉跎时,它会呼唤我的姓名。   于是,我选择掬一朵云,喧嚣处静幽。我注视着云,一只藏在眼睛里的幺蛾子,光辉悬挂在我的眼角,我想它每一天只飞往一个地方,带走这一片丛林,而我没有片刻不在想起自己和云的秘密。在追求肉体与灵魂的时候,我学着自我安慰般说起类似于心灵鸡汤的话语。   其实这也是一种事实,我确信白云深处,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有不一样的烦恼,喜怒与否,却仍然还要活着。所以,禁闭的忧伤,让我加深对云的理解,也懂得在表面与深层中明晰自己是一种智慧。忽然之间,阳光慢慢靠近,倔强的我,对云若即若离。我抬起头看了看,云和天,树和光,细碎的光芒从头顶升起。漠漠云生,直面成长无法躲避的回忆,由心生起的波澜,把封锁的种种过往释放。我看到如此明亮的一抹白色,从容豁达地打动了我,沾满了我的衣襟。   一如从前,我站在它的面前,心里升起的暖阳,我以一种姿态去沉思且如数拾起。那一刻,那片熟知的云,又回到了心房,它一脸羞涩、微笑,在我的心里有着无尽的爱意…… 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羊癫疯不错羊癫疯能不能治好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荆州哪位中医擅长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