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浮鱼飘荡的季节(散文)

    和往常一样,一到中午我便从家里搬了竹椅坐到门前的杜仲树下去,正打算躺下,却看见老黢挑着一担谷子走到了村口。他那件破背心像补丁一样贴在身上,膀子上的腱子肉一鼓一鼓,大概汗水进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村庄记忆(岁月征文·散文外一篇)

    【红苕窖】小时候,我不知道我家的红苕窖是那年打成的。我只见过别人家打红苕窖。可以说,在那物质极度贫困的年代,北方农村家家都有红苕窖。打红苕窖很有讲究。选一个吉利的日子,在院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那一晚,我住了“冰馆”(外一篇)(散文)

    一、那一晚,我住了“冰馆”记忆是一扇门,记忆的门永远不会封尘,闲暇时,或者触景生情时,便在不经意间伸出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钥匙,轻轻地把门打开,许多曾经发生过,当时看起来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美】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散文)

    季节的风吹透薄衫,肌肤拂过丝丝凉意。一枚金黄的杨树叶,自白杨林梢悠雅地舞动几下娟秀的身姿,飘然落至眼前。波光粼粼的一池秋水,漾着阳光的色彩,让人心生暖意。心地,平和而安宁。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浪花】远去的乡音(散文)

    读一篇文章《吆喝》,忽然想起我的村庄,我童年里那些独特的声音。最先想起的,是春日里卖小鸡人的喊声:小毛鸡寥~~~~卖小毛鸡寥~~~~~声音拖得很长,带着一种悠长悠长的调子,仿佛从古画里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金色神柳树(散文)

    当我来到初冬的杨桥畔车站时,我便被一株株、一排排、一片片像金色巨伞似的树木的海洋吸引了。这些金色巨伞似的树木就是神柳树,是一种在当地随处可见的普通的树。之所以叫神柳树,是因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暗香】大眼(散文)

    大眼是一个流浪儿,不知是哪里人,也不知道姓什名谁。只因我抱着妞妞散步时,他睁着大眼,伸手逗女儿,嘴里说着“小孩儿,小孩儿。”吓得不会说话的妞妞哇哇大哭。我就叫他大眼。前有因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百味】俺的校长之牛国玺(散文)

    与牛国玺校长认识,有一定的偶然性。2011年年底,由于对所在私企办公室工作的厌倦,对学校生活的渴望,加上部分领导的劝告:“小齐,有机会了还是得考试啊!无论是教师,还是公务员,考上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冬天的故事(散文)

    一提起冬天,大家或许想到的都是雪花,那洁白的天使,从寂静的夜空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飞舞着落下,雪停了,放眼田野上,银装素裹,洁白无瑕的雪啊!带给人们多少想象,“千里冰封,万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星月】深冬,聆听雪落的声音

    无破坏:无 阅读:1819发表时间:2015-03-24 17:17:03 雪是清欢的,也寂寞,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然播撒,拉开飞舞的帷幕,落雪无...[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