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感悟照金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照金,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一年的时间里,我竟然去了两次,每次去的心态和回来的心情都截然不同。去的时候,充满着希冀,回来的途中,满腹的思索。   照金,位于陕西省铜川市西北部,自古乃要塞之地。相传隋炀帝巡游至此,被周围的美景所吸引,则大加赞扬,称“日照锦衣,遍地似金”,于是,便有了照金这一美名,一直沿用至今并传遍天下。   第一次去照金,正是火热的夏季,原本是想看看薛家寨的丹霞地貌和山上的红叶,只因去的季节不对,正是仲夏而不是深秋,所以,红叶终究未能看到。虽不能一览照金红叶的盛景,但那里葱郁的植被和白云蓝天到也不虚此行。看惯了黄土高原的丘陵,陡然间满目出现奇山异石,诧异的喜悦自然无法言表,奇异的丹霞地貌令我叹为观止。“丹霞”一词,顾名思义,宛如朝霞般美丽。听一些有学问的游客说,丹霞地貌,多以红色为主,而照金薛家寨的丹霞地貌,与国内其它地方的丹霞地貌颜色完全不同,几乎都是灰褐色的。   相传,唐代薛刚父子曾在此招兵聚将,会师反唐,薛家寨由此而得名。薛家寨位于照金镇东北的田峪村绣房沟,与西面的龙家寨相对,重恋叠嶂,密林如海。东南西三面为悬崖绝壁。站在远处望去,山寨形似葫芦,显得十分威严,气势磅礴。山的边沿,壁立千仞,斧劈刀削,巍峨耸立,地势十分险峻。登薛家寨,仅有一条千余级的台阶,台阶是近些年才修建的,解放前是没有这么规整的石阶。即便是有了登山的石阶,想顺利走进薛家寨,也实属艰难,坡陡路窄,有些地方坡度竟在75度以上,所以说具有华山之险,终南之秀。一路拾级而上,不知道小栖了多少次,方看见薛家寨。登愈高,回头眺望脚下和远方,景色愈是诱人……   1933年春,根据地党政领导机关迁驻薛家寨,成为陕甘边革命指挥部,是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了我国北方地区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薛家寨距照金镇约5公里,山寨高约1500米。山坡灌木丛生,仰视不见寨形,细看仅见一条小路藏于草丛之中。他们凭借着薛家寨易守难攻的地里优势,在这里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26军。薛家寨其实是由山上的许多自然形成的岩洞组成,其中有五个较大的岩洞,分别设立了军医院、被服厂、机修厂和仓库等单位,同时还增建了许多哨卡、寨楼、碉堡和吊桥等战略设施。由于薛家寨天堑难越,再加上年久失修,薛家寨原有的五个岩洞,现在只能到达四个寨子,五号寨子在四号寨子对面,如今只能抬眼看看,足不能抵直,甚感遗憾。站在岩洞口,薛家寨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的景色尽收眼底,心中瞬间没有了遗憾,倒是多了几份愉悦的心情……   迈着瑟瑟发软的双腿走下山,夕阳已经开始西下,沐浴在余晖中的薛家寨,呈现出渐变的瑰丽色彩,神奇美丽而壮观。北宋画家范宽《溪山行旅图》的原型就来源于这里。如今,照金的丹霞地貌,已列入国家级地质公园。   去薛家寨看丹霞地貌,照金是必经之路,只是当时天色已晚,未在照金镇停留,只好等下次来看这个红色的乡镇。   第二次去照金,是应了朋友相约,驱车而去的;与头一次去照金,中间相隔只有两个月的光景。虽说季节早已过了立秋,但满山遍野依然葱绿,路边和山上多了一些秋日里即将盛开的野花,以黄色的秋菊最多。薛家寨周围的山被浓浓的绿包裹着,没有一丝泛红的迹象,再一次无缘观赏这里迷人的红叶了。   薛家寨的山,属桥山山脉,系子午岭南延之余脉。属温带大陆半湿润季风气候,是天然植被保护最完整的天然次生林区。山上所有的灌木,在金秋季节,都会脱去浓浓的绿衣,换上火红的盛装,装扮着这里每一座山,每一道岭……   看着眼前高高的薛家寨,和那一千多级台阶,我畏怯了,同车来的另外两个朋友只好携手而上,留下我在山下等候……三个小时以后,车子已停在陕甘边照金革命纪念馆前面的广场了。   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它以耀州区照金镇为中心,横跨耀州区、宜君、旬邑、淳化等县区,面积2500多平方公里,人口将近四万。因为这里与甘肃省接壤,故名“陕甘边”。为了缅怀革命先烈,教育后人,1993年5月,陕西省省委在照金镇隆重举行了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创建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并决定在照金镇修建革命纪念馆。该工程1996年动工,2004年正式开馆,供游人参观。纪念馆陈列了大量的革命文物。这些革命文物,看上去是那么的朴素和简陋,不免让游人们想起当年先辈们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中与敌人战斗的。在纪念馆旁边的山上,耸立着一座高大的照金革命根据地旧址纪念碑。碑文在记载我党我军的战斗历程的同时,还记述了薛家寨被服厂,修械所的战斗史。纪念馆前面的广场上,那些高大的雕塑,每时每刻都在警示着来照金观光的人们……   目前,位于陕西铜川市耀州区的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纪念馆被列为全国100个红色旅游景区。国家发改委、中宣部、国家旅游局等十多个部门联合公布的全国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其中就有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   两次来照金,两次寻找先烈们的足迹,每次心灵都会得到净化。虽说没有看见薛家寨的红叶,但从内心深处,我已经看见了。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的每一片土地,都洒有烈士们的鲜血,这里的每一片红叶,都是用烈士的血染红的。身为耀州人,感觉很荣幸。 癫痫如何引起的武汉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拉莫三嗪长春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