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修竹风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现代诗歌

是谁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北宋的苏轼吧!东坡居士是文豪,他的文博,诗才,词放,书雄,画雅。他画的墨竹,大不似前人,竹枝疏放,竹叶一笔抹成,画面绝不雕饰,率性直笔,一切都在涵养中,就这样开了文人画之先河。

二十出头,我一度迷上国画,特别钟情于画竹子,自家买了郑板桥的画集临写,渐渐有一二分貌似。记得一个同学姓管的过二十岁生日,我画了一幅一尺见方的墨竹送给他,画上题了郑板桥的一首诗在上面。那首诗是: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管同学接到我的礼物,说了声好诗,然后压在他书桌的玻璃板下,以示座右。

扬州八怪的竹子不是那么容易学习,光临摹不写生更是难得妙道,结果是学画不成,渐次疏废之。

有一年,我家的租户是个老钓鱼迷,我跟他就学会了垂纶。老钓迷送给我竹竿丝线钓钩,我就学着他的模样坐在池塘边枯守,一来二去就上了路。一次午后垂钓,我迷迷糊糊只打瞌睡,恰在此时来了大鱼,我漫不经心抬竿,大鱼一顿挣断了我的线,我好生惋惜。

学会了钓鱼,就梦想着有好钓竿。可村中各家房屋前后都没有种竹子,偶尔有一点竹篁的,又十分不成材料,不可用。本家的一个大哥告诉我,村子南边林场里有竹子,钓鱼用的竿子绝对找得到,就是看我敢不敢去偷。我说:“你敢去,我就去!”于是约好改天去伐竹做钓竿。

谁知那天大雨滂沱,我举着伞去找长春应该如何更好的治疗羊癫疯他,碰见他已经穿好厚重的雨衣半路来寻。他说:“这天好,人都不出门,砍竹子不得被捉!”我们相视一笑。

竹林子我是怕进去的,早就听人说过那里有鬼,是个无头无身只有两条腿的鬼,穿着红花点子的棉裤,一会儿跑在东,一会儿跑在西,吓死人。但是为了有好竹竿钓鱼,又有本家大哥在前头,就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那天雨还真大,我身上全湿透了。仰头看他,他走的飞快,不像是带着我,倒像是要甩了我。

那一片绿油油的竹林子原本就密匝匝地,大雨之下低垂着,枝头几近接到地面。雨点打在竹林里发出极大的“哗哗”声,像瀑布的轰鸣。我见他犹豫起来,似乎也胆怯了,不敢进林子里,围着竹林边缘逡巡。

我说这可以,他不理,我说那行,他摇头。最后他蹲下身,摸出菜刀来,去砍一根跟我手臂等粗的竹子。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这样粗,我不要的。他斫断这根巨物,拖到路边,转身问我:“你看好了吗?”

我无奈,随手指了眼前的一支细苗子。他举刀就剁,长春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一不小心竟划破了手指,鲜血合着雨水从他手臂肘上往下浠。他白了我一眼,说:“好啦,为了你,手也割破了。不砍了,走了!”说完话,拖起他的竹子“唦唦”地走了。我伸手去掰那未断的苗子,怎么也弄不断。听竹林轰响,心里惧怕,慌忙跑了。

我也知道,靠着人施舍从来是不行的,可谁叫我过于弱小呢?

对于竹子我是喜欢的,它很纤细,柔条条的,随风摇摆,绝不忼直,这是我喜爱它的一点私心。前人说竹子高风亮节,坚韧不拔,好似谦谦君子,我觉得言过其实了一般。我眼里的竹子,哪里有那么高尚?分明是有人故意贴金的意思。这样的想法,我还是头一次说出来,只怕惹人讪笑了去。

无论走到哪里,若是碰到绿化地带,首先吸引我眼球的一准是竹子。修长的它们依斜地相互攀扶,总是最先惹我观瞻。在城里种竹子的越来越多,品种也不再单一,小时候见不到的竹子种类,近一二十年里见了不少。

什么凤尾竹、白竹、苦竹、紫竹、罗汉竹、斑竹等,城市花园景观里屡见不鲜。奇怪的是,这些个竹子我都喜欢,都是打心眼里接受它们。虽非本地的出产,我也能亲和它,看到它们,跟见到知己似的。

我眼下供职的公司,办公室在一楼,南边窗子外正种着稀疏的几杆青竹,竹节密,竹叶尖细,很劲拔,我想是苦竹吧。我一歇下来就扭头对着竹枝看,有时不免看入迷,现出发呆的神情。

我原来工作的公司垮台了,在我们休息室外,上下班必经路的口上有一方花坛,那里头生着一丛野竹。它不高,不成形,十分稠密,密不透风,以至于对面过来的人看不见,却可听闻脚步声。我们来来去去若干年,这竹子武汉治疗癫痫病最新办法看了若干年。就是没有一根一杆成材的,若割下来,就只能做笤帚用。

听闻公司要垮台,我不免心生惆怅。有一天起大风,要下雨,我打竹丛边过,心里沉吟道:

丛篁相依齐,风来自振衣。

惊雷顾生叹,未雨谢天低。

这既是竹子天气的写照,更是那一段时日内心的独白。那个时候公司还苟延残喘,所以只打雷未下雨,等到“已雨”时,我们各奔东西了,再想见一见那一堆竹子已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