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平凡】趣话小孔先生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摘要:随笔    小孔先生,男,年十五,与新世纪同岁,按时尚划分,应属零零后。祖籍山野,然未尝于山野生活,仅幼时随父母偶作逗留,及至五岁时,祖屋被拆,故土夷平,此后问及,已毫无印象。   父母均为教师,任职于乡村小学,住校,故其幼时,照顾不及,唯有送至祖父母处。祖父母集镇谋生,经营小本买卖,无发达之奢望,持恬淡之凡心,故时钟缓慢,岁月悠悠,双双照看,倒也融融。蹒跚学步之时,常立于门口,历数过往车辆,每过一辆,便称呼其名:小汽车、大卡车、面包车、拖拉机……   乡间运货,有一款为农用车改装,车厢较高,小孔先生不知作何称谓,后知晓,曰:四不像车。父母初不知何物,待其等到实物,方能对应。   毕竟距离父母有段时间,半月之后,父母过去看望,小孔已不识,称呼隔壁大妈为妈,父母倍感酸楚,叹生活不易。   转瞬之间,已至入托年龄。然乡间并无幼儿园,时常携至市内,每到幼儿园,观其内玩具齐全,人声喧闹,寸步难移,最后,只能以零食之类转移视线,倒也不难对付。其时,市内亦有民办幼儿园招生,条件尚可,然早晚车辆接送,实不忍心,如此幼小,不过玩耍年纪,既是玩耍,何处不可?   且看幼时如何作乱。   学校操场面积广大,里面原本平坦,每到雨天,稍许积水。小孔先生从家中找出小铲,无端在操场上开渠作沟,乐此不疲。一时间,操场上碎土遍地纵横交错,如网状铺开,积水匿藏于内,四通八达,并最终将积水引入四周下水道,只留下疮痍之地,学校校长、老师一脸无奈。   学校对面为一菜市,常年有人贩卖螃蟹,小孔常食之。后发奇想,便作践螃蟹,用一长绳,拴住蟹钳,自己在前面行走,拖动螃蟹顺操场溜达。可怜螃蟹,尾随于后,不一会儿再无气势,棱角磨完,奄奄一息,小孔于前,尚且得意于自身伟业,颇觉率领虾兵蟹将之威猛。   上小学期间,喜欢踢球。一群同学,作窝状抢球,不亦乐乎。老师闲不住,参与其间,成为决定胜负人物。小孔先生气不过,趁老师不注意,将老师球鞋扔掉,并刻意伪装非己所为,因其平素表现尚可,起初老师并未怀疑,然又想他人理应不会胆大至此,终于事发,罪过罪过   某年暑假,到某处学游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十天之后,介于似会非会之间,然而,因一帮学员已经混熟,学时也不再安分,相互戏水之事时常发生。一日,四小孩将其按于水下,其呼吸艰难,急不过,张开大口,逐一咬去,终于挣脱出来。后教练打电话说人家小孩被咬之后,在家发烧,所幸无恙,但小孔心存忌惮,再也不去,至今究竟是否学会,不得而知。   相较于零星趣事,其贪念电脑尤为突出,所作所为,更为乖张,长期以来,父母焦灼不堪。   约莫三五岁之际,时常尾随其父上班,实为电脑而去,无奈办公室之内,人人要用,可怜小娃,逐台游击,人来我往,人去我上。小小身板,唯站立方够上键盘,于是,一站数小时,刀枪剑戟,照顾不跌,其聚精会神,已忘却周遭。遇夏日,蚊虫叮咬不觉其痛;逢严寒,指尖敲打不惧寒冷。其父感慨,已知电脑之患,熟料患已至此?   某日,其父在外吃饭,携其在人家上网,饭后回家,其心有不甘。遂问:饭后不搓麻乎?醉翁之意,不言自明。   家有稚子,为不致偏颇,防火防盗,亦防电脑。电脑常年密码尾随,于是乎,近乎猫捉老鼠。起先用电话号码,获悉;改用手机号码,获悉;再用生日,亦破。每次获悉密码之后,装作不知,直到事发,倍感沮丧,估摸又开始重新揣测。   人无杂念,何至于此?也曾为此父子交流,其亦知有误,无奈难改,真不知今后如何挣脱?   后来学习任务加重,压力遂生,本学期,已接触很少,只是查阅资料使用。每每逢此,家人如临大敌,必有看护。其父戏曰:诚信至此,惨不忍睹乎。其撇嘴,斜视,后终于提出诉求:中考之后,玩一天可否?呜呼,心魔尚在,父倒!   虽有诸多不良嗜好,亦并非毫无优点,相对而言,作为学生,理应合格。   幼时,喜好玩弄卡片,也曾跟风背诵唐诗宋词之类,尽管未作要求,却也相当专注,人模人样,憨态可掬。一经熟络,喜好人前显摆。当然,三五日之后,悄然忘记,现已全无印象,然当时之投入,亦算可爱。   上学之际,态度端正,尽管年龄最小,却也不甘落后于人,自视颇高,遇难不避,几无气馁。成绩尚可,加之所有老师均为父母同事,向来关爱有加,即便偶有失手,亦相机斧正。家中奖状林立,虽有水分,毕竟有其努力在内。   其喜好冷饮,不知节制,时常感冒,每年医院诊所不下数趟,附近诊所竟单独为其开户。每次哮喘袭来,如飓风过野,无论白天黑夜,负之前往。三五日内,吊针相陪,小小手掌,千疮百孔,视之心寒,然痊愈之后,又忘却忌口,反反复复,直至少年。   某次考试,清早吊水,时间不够,可怜小娃,赶回学校,考试过半,仅用半小时做完,虽成绩一如既往,倘使自控,何至于此?   小学就读乡里,轻松愉悦。初中转学城里,人数众多,竞争加剧,其亦不太惧怕,成绩起起伏伏,大体跟上,然已脱离第一梯队,很少拔尖。于父母而言,知晓其努力即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人人争先,何人居后?所幸年龄增大,身体好转,现依然常食冷饮可乐,已习惯如常,父母稍感放松。成绩固然重要,身体才是生存之本。   其争强好胜如常,每次考试,均报喜不报忧,想来其也不甘落后之故。三年下来,偶然两次尚可,其父忽然接到电话,因其话筒传来跑步之喘息声,应是刚刚放学,跑步回家报告成绩,便知定然不错,果然。   去年年底,名次靠后,失却奖学金,回老家过年,征求父亲意见,决定虚报名次,不让祖父不喜。父不置可否,熟料祖父早已知晓,一切洞然,哈哈一笑。小小痴儿,岂知家中至亲,哪里会如此刻意乎?开学之后,果然努力,算是咸鱼翻身,然又有轻佻态势,时有放松,一旦提醒,总是答曰:我行!看起来底气十足,谁知究竟如何,只待时间验证。   行也好,不行也罢,凡事当努力,成功未必我。求学路上,平常心态,坚持为第一要义。然小小年纪,强加说理,自然不会认同,徒有留待生活慢慢打磨,方可自悟真谛。   其颇好读书,率性而读,几无选择,亦颇知轶闻掌故,喜追根求源,文史知识涉猎较广,已见愤青雏形,人小鬼大。好在其家藏书尚可,足够消化,有时父子争夺,有时午夜偷阅,虽说不抵分数,但总不失为一较好习性,其父也作睁眼闭眼之状。   从前日短,未来路长,所有过往即财富,所有未来即向往。男儿在世,坦荡无私,正大光明,一城一地得失,一朝一夕成败,无须计较。只要心怀悲悯,参悟正道,即便衣不果腹,亦不失为快意人生。   求学也好,就业也罢,虽人言艰险,道路狭隘,然思多无益,芸芸众生,自会安身立命。   有此小孔,自会有别样人生。   小孔为谁?犬子也!   缘何名小孔先生?偶晒照片,友人猜知,因某惯用“一孔”之名在网络上晃荡,便问曰:此莫非小孔先生,甚是! 湖北到哪治羊癫疯好武汉看羊癫疯好的医院湖北治疗女性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费用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