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幽兰自芳_1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摘要:每一个女子都是一朵花,或者与花有相近的习性。如果我是一朵兰,那财务科长必然是一支荷。    每一个女子都是一朵花,或者与花有相近的习性。如果我是一朵兰,那财务科长必然是一支荷。借着路灯她上下打量着身着棉麻衣裙的我,一种欢喜由内而外,神情越发得温柔,让她整个人有一种娴静柔美的光辉。   我最不喜欢你发朋友圈的那一组江山文友合影,你本人要比照片年轻好看。财务科长很认真地对我说,大大的眼睛闪过一丝疼惜,或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那一刻我是惊诧的,凭心而论,那些精挑细选的合影,比我本人美。感动涌上心头,人喜欢在意一个人是会忽略缺点放大优点的。我们单位二三百人,常去账务室的人很多,我不知道很少串门的我是如何引起科长的注意。细想,只能归于第一印象。人有时候不需要接触太多,有些感情与默契似乎是与生俱来,在彼此的第一印象里萌芽,在之后的了解中枝繁叶茂根深蒂固。   就像年少时离家读书的我,仅仅是第一印象作祟,班主任经常在人群里看住我打扫卫生,同学们谈笑着围观,很有些猴子耍把戏之感,让腼腆孤僻的我极为难堪。我知道他没有恶意,只是想改变我身上的那股娇气,却不知给我造成了较大的心理伤害。   这种第一印象带来的偏见,一直延伸到工作之中。学校分配,我的第一个单位是石油公司,身为油库资料管理员,其实只是一个挂名,完全无事可做。我所有的工作体会就是周一周四上午八点签到一次。开始我不习惯这种生活,常常会有愧疚之感,觉得自己像一个寄生虫,在分食他人的劳动成果。因此点过名并不急于离去,希望自己多少能做些什么。   同事对我都挺好,开玩笑的时候只要我在,大家都不说话,在他们心里,我还是一个没出校门的学生,不适合听成人谈话。其实这不是年龄的问题,公司有比我年轻的女孩,完全可以和他们打成一片,亲密的他们似乎才是一个有温度的团体,而我只是飘在团体周围冰冷的空气。有一天,一位同事醉了,很亲切地和我说了几句实话,他说你一看就是那种公子小姐样的人,娇气无用,你能做什么?什么也不行。   我才知道原来在他们眼里我只会点名答到,于是我再不奢望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可做。点过名立刻如他们所说,回家休息。数年后在企业改制精简人员的浪潮里,我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工作岗位,对目前的工作我早已厌倦,如果单位采取投票淘汰人员,我想第一个应该离去的就是我这样的无用之人。离职后原想实现经商的梦想,不料遭到所有人的反对,为了断绝我这些不切实际的荒唐念头,家人把我调进了第二个单位。   两个单位性质不同,但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从以前每周两点名上升到每周五点名,另外不能随意离开单位,一天的时间真的就是喝茶读报,可以像学生时代一样尽情地发呆做不完的白日梦。   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清闲的人,于是有点小事都会想到我,当单位院中新竹被顽皮的孩子折损,我竟然被付予巡查新竹的任务,这让我再一次萌生离职的念头。只是年龄渐长,没那么冲动了。于是刮风下雨都不上班,管它扣工资与否。以至后来儿子写作文从不写我,他觉得我这个妈妈完全没有上进心,生活散漫不努力,除了会享福什么都不会。   办公室的同事都被借调出去了,只剩下我一人,偶然有同事进入我的办公室,会被冷清的氛围惊到。笑称如入无人之境,甚至我这个活人也似乎只是墙上画的一部分。我知道她不是夸我,她只是在形容那种没有人气的冷寂。   我不爱热闹,不喜欢与人交往,但我打心里是厌倦这种静的。这种静不是来自内心的需求,它只是一种无法融入的悲哀。   在这种安静的烦躁中,一位同事拿来一叠仓库材料统计单,说她忙不过来,领导让我暂时帮忙。近千品种加之型号繁多用计算器进行累计确实繁琐易错,于是我请教大姐使用Excel表进行统计,化繁为简。同事看后,喜不自禁,竟然把厚厚的五本手工账全部抱给了我,请我进一步帮忙。这些全是单位仓库材料出入明细,因为中间换人积压数年。领导催问多次,但似乎越拖活越多,再难理清。   我翻了翻账本,品种繁多令人头晕目眩。于是说帮忙统计数量金额可以,但全部让我做不行,因为入账太麻烦,必须有几个月的时间熟悉摸索。同事强调是领导让我做的。我说既然如此,那就把账全部交给我,暂时帮忙我不做,因为投入精力太大,没必要。   同事闻言抱起账本就走,只是没过两天又抱了回来。我莞尔一笑,尽管很头痛但毕竟是参加工作十多年,我第一次有了实实在在的工作。   我完全不熟悉那些管材配件,名称和实物对不上,每每和仓库保管员对账总是笑话百出。明明是塑料管卡为什么实物会是铁的呢?明明三通分pe、ppr、电熔、铁三通,为什么单据上只有三通二字?五本帐,每本六七十页,每登记一笔材料的出入,我都要来回翻五本,手腕都累得疼。   入账完毕对账比想象中要顺利,之所以别人对账难,是因为时间都被聊天占去了。我对账的时候从不闲聊,我管不住其他同事说笑,但时刻盯着和我对账的仓库保管员,不让她插话,也不允许同事和她交谈。久而久之,每月我下仓库再无闲人,保管员说看你把人都得罪光了。我笑而不答,知道同事们会理解,没有人会主动影响别人工作,你需要的是让他们了解你的工作习惯,这样自然会形成你需要的工作氛围。   新帐与积压的旧账很快在我这儿理顺。万事开头难,你只要不被它的外表唬住,它就会一改张牙舞爪的姿态变得温顺起来。五本账,我再熟悉不过,闭上眼睛也可以摸到哪种材料藏身何处。就这样与帐本相伴数年,与之前相比,虽是忙碌,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我的心情也随之改观,尽管依旧不和别人交往,但内心丰盈,如秋果渐熟静谧的原野。   老领导退休,新领导上任。新任经理年轻气盛,很有拼劲。一来便对仓库材料依然是原始的手工记账很不满意。其实当时我并不太想换财务软件,尝试新事务,这就意味着要从头学起。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辛苦。三个操作权,四个查看权,结果学习软件使用的只有我一个,所谓学只是装完电脑装完软件余下半天空闲填鸭式的灌输。我知道软件公司的人教完要回外地,不免着急,拼命拿笔记录,内容实在太多了。他连连安慰不用紧张,就算他走了,我不会也可以随时和他电话联系。   第二天领导开会,我以为让我教其他人员一起操作,会后才知道几乎所有的工作都转移到我身上。没使用财务软件前,我只负责做仓库材料出入结余帐,现在除了做账,我还要负责开出库单据,工作量很大,另外回收单据由我整理查找提取每一项工程所需的用料单以备结账,最后还要手工统计出所有未结账工程。这些我都接受,毕竟更换财务软件后这样似乎是最好的流程,有利于各项工作的进行。只是建立帐套输入全部材料及数据,对尚不熟悉软件的我很有难度,摸索着好容易加班加点完成,这期间需要补入库的新单据又堆积成山。焦虑是那段时间常有的事,可是打入库的同事却不理解,总是不能按时入库。以至我无法顺利出库,影响了安装队的工作进程。不得已,我开始以挂草稿的方式让安装队先行领料离去。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督促同事打入库单,其实相比出库,入库量很少,可她就是无法改变拖拉的习惯。她不知道因为她的拖拉,我挂草稿太多,每一次过帐都引起仓库数量的变动,我之前保存草稿的所有缺货登记也随之发生了新的变化,让我措手不及。我焦头烂额又不愿意向领导汇报,只能反复查找核对。更为可怕的是,出入库时间不一致,造成单价与总金额方面的错误,虽然后期发现进行了大量的调整,但我还是心有余悸。   人的工作态度和人的好坏完全没有关系,有区别的只是工作习惯。就像我的这位同事,她是性格极好的人,从不计较我对她的大呼小叫,事实上她是正职,我只是副职。后来她亲眼目睹错误数据的发生,意识到入库及时的重要性,工作态度比我还要认真。她退休后,我偶尔遇到她,想对之前催逼她的态度加以解释并表示歉意,却被她老远一口妹子的亲热呼声打消了念头。对了解你的人是不用解释的,不了解的人解释亦无用。   就在财务软件应用走上正规之时,新经理让我到他的办公室,告诉我入户的同事退休了,这个工作很重要,他不放心交给别人。我一听,立刻紧张起来,不出所料,他希望我接下来。我解释,我忙不过来,咱们单位有能力的人很多。经理沉默不语,目光深邃。我被他看得心里发虚,低下头去。他终于开口,说初到这里,很多人他都不熟悉,他只相信我。我抬起头,他是一位不爱笑的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其实我和他也从不相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相信我,但深为感动。同意暂时接替,等他找适合的人立刻退让。经理脸上露出了笑意。   入户工作量很小,一个月的工作集中起来一周就可以完成,只是时间在月底,和我做材料报表有冲突,都挤在一起又忙又乱很容易出错。入户出错是麻烦的,几百户资料一起导入,不打印出来逐一对照很难查找。我有时急了会和生计科的科长说,新经理不熟悉其他人,你是了解的,找一个能帮到你的合适人选换掉我吧。他说找不到合适的,让我把办公桌搬到他们科室来。我拒绝,他说那就两个办公室来回跑,反正都有你的电脑和桌椅。说着他要给我申请每月补助。我说不要补助,我只是暂时帮忙,因为我实在忙不过来。实在忙不过来也要拚,我不能辜负大家对我的信任。后来随着新仓库保管员的到来,一切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在新仓库保管员(已升职仓库主任)再一次找我麻烦时,我想都没想抱起五本旧账冲进了领导办公室。   新经理上任不久,仓库保管员退休,经理从收费大厅调来新人接替仓库保管员之职。那时我挺替经理高兴,毕竟仓库保管员是重中之重,他能找到得力助手,也是开展新工作的基础。因此我会主动协助仓库保管员,希望仓库进一步合理化规范化。开始我们相处得很好,她是一个精致衣着讲究的女子,不笑不开口,很讨人喜欢。后来因为工作上她时常对我诸多要求,让原本劳累的我很是反感,觉得她是没事挑刺,常常会和她板起面孔,尽管我知道她管理仓库出色,很受领导器重,在极短的时间便直接升为正职,职位在我之上。可我从来不是以职务看人的人。   经理看我抱着一摞账本冲进来,有些吃惊。我情绪激动,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仓库保管员是不容易,做的也确实不错。而我接管了一套财务软件,也是从头开始。另外我还接管了入户,做了两个人的工作是吗?   经理望着我点头,他一直觉得我很辛苦。   那我得到什么?她虽然辛苦但直接升到正职,我呢?我气头上也顾不了许多,只是想把堵在心头的话一股脑地倒出。   经理并无气恼反而一笑,你想要什么职务?想调到哪个部门?   他这么一问我倒愣住了,我从未没想过要升职更没想过换岗位。   经理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你自己都不清楚你想要什么。他说着抽出一支烟,点燃。轻轻地吐了口气,他们经常会来和我谈心,所以我清楚他们的想法。而你从来不说,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抿紧唇,思索了片刻,我不要职务不要荣誉,我要起码的尊重和理解。经理没有说话,我迟疑下了又说,她工作出色,你相信她重用她没错。可是上次开会你好像对我的工作有不满,是我的问题我会改正。如果不是,我希望你不会因为别人的指责而否定我的苦劳。   经理望着我,黑色的眼睛越发深沉。他深深地吸了口烟,说,在这里你是我最敬重的人,一直都是。   我望着他,一如最初交付我工作的样子,不觉眉头舒展。人与人所求不同,我在意的始终是那一份真诚与信任。   然而没几年经理酒驾离职,在小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的人为其年轻为其才干而惋惜,在他任职期间为公司争取到很多工程,公司利润连年增长。新来的经理比他年长几岁,和他完全不同的风格,为人随和,满满的亲和力。但他对我依如上任经理,材供科打入库的同事到了退休年龄,经理找到并不熟悉的我,让我接受两份工作。我先是诧异随即婉拒,经理并不强迫,依然微笑,让我对他平添了一份好感。   后来经理再一次找到我,却是为减轻我的工作负担,他开口说仓库保管员哭了。我立刻明白。原仓库主任接管了材供科工作,仓库保管员再换新人,由于单位工作特别是那段时间我的网络工作繁忙,初接管微信平台,耗费了大量精力在微信制作上学习,视力下降厉害,看东西稍久,立刻模糊不已双眼肿胀流泪。我并不想拖延出库单,可是眼睛不允许我持续疲劳,以致给新任仓库保管员增加了工作上不必要的麻烦和难度。   我说是我的错,但我确实没有办法。   经理温和地望着我,仓库保管员详细介绍了你的工作情况,确实工作量大,很辛苦,她希望能给你增加人手,分担你的工作。   这就是我们的新任仓库保管员,一个心地善良处处为别人考虑的女子,她和新任经理让我感受到同事间那种相互理解与相互支持的温暖。 黑龙江治癫痫那家医院最好云南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看羊羔疯医院哪家好郑州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