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战友故事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2543发表时间:2017-06-13 22:16:08 摘要:墓前干净清爽,风水不错。两棵剑麻开着高高的两杆“白棕花”,花色柔和乳白,纯洁的让人想起嫂子年轻的模样。没多久,老兵们离开坟墓,在他们偶然回头时,白棕花在清风中摇曳,仿佛看到美丽的嫂子笑靥如花。 一、白棕花   一条碎石路通向连队的营房,路的两旁种着一些剑麻。开始我以为只有进连队的路旁,才有这些连叶片都硬硬的植物。待我知道我要在这里驻扎几年时,我发现整个营房周围,都有这些剑麻的存在。心里想,或许部队领导需要硬气一点的兵,才种植了这些硬的有些过了的植物,也许是希望战士们能在这里,都锻炼成一个有钢铁般意志的士兵吧!   起初,我并不认识这些剑麻。感觉它的叶片像剑,叶尖像针,稍有不慎便要被刺破皮肤。于是很少去碰它,还萌生一股要回避的心情。但看到剑麻开花,我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奥妙,如此硬朗的植物,却开出了柔美的乳白色花朵,真的让人不可思议。   春天来了,那剑麻的叶片丛里伸出一根结满花蕾的杆子,慢慢的向上伸展,几天以后花蕾饱满,然后张开花瓣尽情绽放,似乎是一个展示美的过程。战友看了都欣喜若狂,我依然不认识这种植物,不知道开着的花应该叫啥花。   直到有一天,副连长爱人来探亲,我才叫得上那些花的名字,尽管还是不对。副连长爱人很美,几乎具备了江南美女的所有特点。据说还是个才女,会写诗歌,她的散文也在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她的到来,引得许多战友眼睛发亮,很多士兵有事没事地往副连长宿舍跑,炊事班的战友更是天天给她做好吃的,嘴甜的战友“嫂子、嫂子”地叫得她心花怒放。   那一回,吃过晚饭,副连长携着她的手一起在路旁散步,我们几个和副连长走得近的战士,自然跟在身后。剑麻花高高的开着,乳白色的花瓣在那些坚硬如剑的叶片护卫下,温柔地拥抱着夕阳。可笑的是我们一行人居然都不知道这花的名字,副连长爱人说,叫他白棕花吧!好!战友们齐声附和。从此,我们管那些剑麻花叫“白棕花”。   副连长爱人探亲没多久就回去了,在副连长口中,我们知道他们新婚才不久。战士们自然理解副连长的那份思恋,那份真情。在许多空余时间,我们都会听他讲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也会被他们的故事感动,作为军人,我们能做的唯有祝福他们。   时间就这样,在军营里的训练和学习以及战友之间的情感交流中慢慢过去。忽然有一天,副连长跟我们在一起训练时,连队文书手里举着一份杂志,大声叫着:副连长,嫂子的文章!嫂子的文章!   待得我们看到时,我们发现杂志的头条刊登着一篇题目是《白棕花》的散文,下面署名是副连长爱人的名字。文章里描述了一群在一个小岛上服役的年轻士兵,虽然远离大陆和家乡,但依然刻苦训练认真学习,把小岛当做自己亲爱的故乡,在他们钢铁般意志的背后都有一颗柔软的心。其中一个老兵大声地念了起来,大家都听得流下了眼泪。我们知道她是以自身探亲的经历,写就了这么一篇感动人心的文字。可惜时间太久了,如今那份杂志的名字已经被我忘记,但那篇文章,那些优美的文字,以及描写我们守卫海岛的情怀,我却永远忘不了,至今依然留在脑海。   副连长爱人第二次探亲时,是在第二年的春天。那时对越反击战还没结束,老山、者阴山守卫战仍旧在继续,部队命令在每个连队抽调一批军事骨干去前线支援。副连长是我们连队的军事标兵,军事素质过硬,于是接到上级命令,要他尽快做好上前线的准备。   军人,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尽管有许多不舍,尽管有许多分别的伤感。副连长还是送爱人回到了老家,自己义无反顾地上了战场。   后来,再后来,副连长和他爱人的故事,我们只是在副连长从战场上回来,又回了一次老家以后,才知道他爱人已经不在人世。原来,副连长上了战场,在战场上机智勇敢,既消灭了不少敌人,又保护了自己的生命。几个月以后,战争结束,回到了部队。由于他一直在战场,他爱人担心过度,神情恍惚,在一次过马路时遇到了车祸,离开了亲人,包括她深爱着、等待着的人。副连长得到消息时,战争正激烈地进行着,他只能把悲痛压在心里,一直到战争结束。   副连长回到连队以后,一直闷闷不乐。经常拿着那本刊登有《白棕花》的杂志,走在连队那些开着剑麻花的地方。我们知道他是在怀念他心爱的妻子,睹物思人。过了许多日子,经不住思念,副连长向上级提出想回老家探亲。还是连队文书善解人意,说挖两棵剑麻让副连长带走。副连长一听,便知道他的好意。在战友们的帮助下挖了两棵剑麻,带回老家,种在了他爱人的坟前。   又过去了许多年,一群老兵相会在副连长的家乡。在一阵唏嘘感叹声中,有个老兵提出想去看看嫂子的墓。   墓前干净清爽,风水不错。两棵剑麻开着高高的两杆“白棕花”,花色柔和乳白,纯洁的让人想起嫂子年轻的模样。没多久,老兵们离开坟墓,在他们偶然回头时,白棕花在清风中摇曳,仿佛看到美丽的嫂子笑靥如花。      二、雷神沈阳治疗癫痫中医医院有哪几家呢?   严格地来说,雷神不是我战友。我入伍的时候,他已经走了。但雷神的名字却在我们连队里一直相传,经久不绝。老兵讲到时常常唏嘘不已,新兵们听到时则充满敬佩。   雷神的真名叫周康学,浙江诸暨人。诸暨人土话跟普通话存在差异,所以又有人叫他周康育。据说诸暨人学跟育发音相同,所以有战友在分别多年以后不明情况,很多战友难以找到雷神。甚至有些当年在一起的战友产生误会,以为周康学已经不在人世,就更加让他们产生感慨。感叹世事无常,岁月无情。感叹人生如梦,一切皆空。   我见到周康西安治疗癫痫哪些医院好点?育是在我离开部队三十多年后,虽然我从没见过雷神,但在连队里经过许多老兵的渲染,他的形象早已在我的脑海里成为一座丰碑。以至于觉得他就是一个英雄,一个最让人敬佩的英雄,就像当年书中经常描述的那样,是一个最可爱的人。   周康育如今五十多岁,高大的身躯,黝黑的皮肤,唯湖北有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吗?一让人感觉有些英气的是那双有些精神的眼睛。当我第一眼见到他时,那种原先的英雄偶像,一下子坍塌,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感觉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   周康育经营着一个生态养猪场,跟别的养猪场有些不同,走进他的养猪场,闻不到一点猪粪的气息。就像到了一个公园,在这个四周都是树林的场子里,如果不是听到几声猪的叫声,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一个养猪场。场里还有池塘,蔬菜地,竹林。鸡在竹林里悠闲地散步,鸭子在池塘里嬉戏追逐。树林悠悠,竹影摇曳,野花芬芳,看来这雷神真的非同凡响。   参观完周康育的养猪场后,他客气地邀请我们在场里就餐。席间,我们的话题自然转向那三十多年前的青春往事:   跟我一样,周康育初次来到这样一个小岛上,心里充满了新鲜好奇。四周是茫茫大海,几座小岛突兀出来,在大海中央。我们的小岛叫长涂岛,这样的小岛在舟山群岛之中有许许多多。在经过严格的新兵训练后,周康育被分到一个叫做“大龙潭”的海湾。这里是一个小海湾,两边都有一个凸出的小山包。讲实在话,要说风景,大龙潭确实美,背靠大龙山,左右两个两个山包,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湾里还有个小沙滩。周康育也觉得这里真的不错,来这里服役当兵,也算是前世有福了。   人生,有些事情真的不可理解,谁也解释不了许多偶然的神秘事件。那个晚上,在一个老兵的带领下,周康育去那凸出小山包上的哨所站岗。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形容在他的身上或许比较贴切。在老兵离开以后,天一下子变脸,乌云来袭,雷电阵阵。周康育没有被吓到,依然警惕地守卫着哨所。他知道哨所下面就是我们连队的炮阵地,平时连队干部经常教育,阵地是我们的生命,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炮阵地永远是第一位。时间过了许久,雷雨没见停息的样子。突然,一个惊天炸雷,在周康育头顶炸响,接着周康育一下子失去知觉……   没多久,天又变好。待换岗的战友去时,周康育已经不省人事,半个身体被烧焦,人已经不成样子。连队组织车辆连夜送部队医院,终于周康育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下一班谁站岗?许多战友,包括连队在场的领导都流下了眼泪。据换他岗时发现他被雷击伤的战友说:他发现时周康育尽管已经昏迷,但手中还牢牢地抱着那支钢枪。   后来,周康育也曾经作为一个典型,去团部、去师部,甚至可能去更高级别的地方做过报告,讲过先进事迹。但不知何故,再后来竟然被送回了老家。我也问过好多当年的部队领导,竟没一个能详细回答出一个所以然。更让人觉得蹊跷的问题,他居然没享受一点优惠政策,哪怕一点点补助。   直到如今,我们还一直替他忿忿不平,每逢有机会一起聚会,总有战友替他想法子争取一点福利。他总是憨厚地笑笑说:算了!谢谢战友们!那也是我人生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经历。 共 32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