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一双拖鞋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诗情画意

  天酷热,已放 暑假,闲散地呆在 家里,自然,也不怎么讲究穿着了,便时常趿拉着 父亲穿过的浅灰色凉拖鞋,合脚绵软。父亲啊,你可知道,幺儿在想你……  父亲今年正月十五夜里三点多钟走了,自去年食道癌八月十三号做手术以来,他又艰难地熬过了 生命中最后的半年 时光,最终,还是,撇下我们而去了!  很想 说说父亲,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是个农民,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却是一头不服输的犟驴。由于兄妹较多,父亲没上几年学便辍学,帮 爷爷扶持着八个兄妹成家。记得我十岁上小学四年级时,那一年,我家坡上的麦子几年来首次破天荒大丰收了,这对于十年九旱、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三亩多地收获近三千斤麦子,真是老天爷开恩了(父亲的话)。  那时,农村基础设施差,从坡上庄稼地到打麦场,只有一条羊肠路,我们冲口村的人收庄稼唯一的一条路。于是,全家起早贪黑地花了一星期,父亲、 母亲和 姐姐终于把麦子割完了。父亲一人便用一根扁担,从四五里外,把麦子一担担挑到了打麦场。那次夜里,该我家打麦了,全家人都忙碌开了,老安乐打麦机突突地吞吐着麦穗,父亲挑麦秸,母亲往打麦机里填麦捆儿,姐姐用簸箕接麦粒,我运了一会麦捆儿,不知不觉地在打麦场边睡着了……  “突突突……”不知何时,我被打麦机的隆隆声惊醒,“歇歇吧,你一晚上了!”我抬头看看满天亮亮的星星,听着母亲心疼地劝父亲。  “还有一堆没扬呢,趁凉抓紧扬吧!”望着一堆还没扬净的带麦糠的麦粒,父亲边边扬麦糠边 坚持着。  “可你已干了一夜了!”母亲带着哭腔劝着。  “你们回家吃些饭,我把这堆再扬扬……”父亲手握着木锨,头也不回地继续扬着麦。  “……”母亲看看父亲,她知道再劝也白劝。东方天边已渐渐露出了 鱼肚白,叽喳的鸟儿也开始觅食了,一个晚上,三千多斤麦粒,父亲硬是打完并扬得干干净净。  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能吃上纯白面馍,真是件 幸福的事。有一次正午放学,我看见父亲端着碗,拿着一块白蒸馍在村边吃饭,他前边路旁有个要饭的,头发乱蓬蓬的,打满补丁的衣服脏兮兮的,还散着难闻的臭气……  “朋娃,回家给他一个馍!”父亲见我回来了,便说。  “给要饭的?他恁脏……”我嘟囔着,心里十分不愿意。  “快去,可怜人啊!”父亲对我加重语气。  我磨蹭着走回家,从馍筛子里挑了一个又小又硬的黑面馍,拿了出去。  “等等,来我这儿!”父亲盯着我的馍,“去,把这块馍给他!”换过手里的白馍,父亲对我说。  “他是个要饭的,你的是白馍呀!”我们平时都不能老吃白馍!  “给他,去给他啊!”父亲毋庸置疑地对我说,我极不情愿地把馍给那个瘦枯棍要饭的,他拿住便狼吞虎咽,“给他舀点水……”父亲又命令我,“看他咽了!”不顾自己饭凉,父亲又吩咐我。  一九九二年,我十四岁考上了洛阳三师,由于上小学初中都是在本村上,一下子要在县城 学校住上一星期才回家,我极不适应。不巧的是,第一星期下了一星期连 雨,看着雨雾迷蒙的天空,我愁的直想哭,我好想回家。  “江朋,你爸来接你了!”室友海波兴奋地对我说。  我匆忙跑出寝室,只见父亲推着“二八”自行车,挽起的裤管也半节湿透,头上披着的长虫皮塑料袋,全贴在已淋湿的衣服上。  “快进屋去!”父亲见我向他跑来,眼睛亮起来冲我说,“别淋雨了!”他把车子支住,“星期天,雨大,你妈怕你想家……”父亲擦一把额头的雨水,安慰我。(星辰美文网)  “我想回去,我想回……”就像一个在婆家受委屈的新媳妇,我再也忍不住扑到父亲身上,泪水不停地流。  “好,我带你回去!”父亲扭转车把,把手中舍不得撑得黑布伞递给我,冲进了雨中……  父亲去年食道癌手术后,年前吃不成拉不出,圆规似的两条小腿也囊肿起来,只能勉强套上袜子穿拖鞋走路,我给他泡脚让他舒适些,他却总是惦记着棒棒和多多(我的 孩子),总说让棒棒多吃些……  父亲走后,他的衣服被褥都被烧掉了,我却留下了这双拖鞋,我爱穿它,穿上它,心中踏实,似父亲 陪伴我,勤劳、坚毅、仁爱……我会沿着父亲的路走!

白城市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最佳癫痫病治疗医院是哪家癫痫病要如何治疗才能痊愈
上一篇:雨夜彷徨
下一篇:请别让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