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村长传说056鬼猫子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诗情画意

黯淡的光线从外面透进来,被人工凿磨仍粗糙不平岩龛放置着东倒西歪的各式杂物,其中一排布满灰尘发黄的书本搁在格成书架样的石壁后面,一双冷冷的眼直视二狗。

二狗心里惊惶,背上泠出一身冷汗。

双方怔着半支烟的功夫,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忽地探出书头,那双放着冷光的眼紧盯二狗不放。

光线模糊加剧了初始的紧张,二狗揩了下额头的汗,着力大声吼叫。狭窄的通道回灌着二狗略带沙哑的声音,湮没下去的家伙在声音渐小之后,复又探出头来。

敌不动,我不动。

在未搞清对方底牌的时候,等待就是一场暗聚斗志的较量。

相持之中,二狗悄然踮脚一点点向那家伙移动。握菜刀的手背在屁股后面,如个木头般向下垂着。“手里有刀哩”二狗想到这里,湿漉漉的手突然有了力量,他狠狠在心里骂了自己“孬种”,有刀还啥可怕的!

靠近的二狗的鼻子要碰到书本的时候,那家伙像是突然长高起来,半个身躯都落入二狗的眼帘,它露出的绒毛棕褐色,尾巴上的毛棕黄色,一根根直直地竖着。

“妈个八子!原是只鬼猫子。”

二狗悬着的心顿时坍塌下来,握刀的手也从背后拎出来,做势向那个被他唤作鬼猫子的家伙砍下去。奇怪的是,那个家伙似村中成年狗大小,仍在直不愣愣地看着他,仿佛没有丝毫害怕,立起的身子一双前腿如同作揖般放在胸前,眼里水汪汪的。

二狗以前在村边也见过这种东西,只是没有这般大。他一直以为这是黄鼠狼样的动物,当一次和他老爹说起时,老爹告诉他,那是鬼猫子。这东西邪乎着呢,老爹就么评价它。

说到这的时候,老爹端着旱烟杆陷入了沉思。直到二狗追问,他才说,这东西还救过他的命。那是上山砍柴,碰到几株难得一见的草药,一时兴开的他,弯腰挖拾的当口,一旁树上滑下小碗粗的巨蟒,直冲他吐着血红的信子。心想这下小命难保,孰料原本虎视眈眈的巨蟒,在只到几声尖锐的嘶叫声后,竟游动着看似笨拙的身子消失不见了。泛开花的老爹说,他那一刻,由死至生,猛然惊醒感激的四下寻找,才发现不远像小孩子样后腿直立、扭动着可爱的小脑袋,拱背咆哮着的鬼猫子。

鬼猫子是蛇的克星。不论大小,一概通吃。不要看它小巧,貌不惊人,对付蛇来,使得全是巧劲,所以再大的蛇,两相碰到,避走的多半是蛇。这家伙对敌也是有分寸的,能打则打,不能打不想打,多是发出恐吓的声音癫痫病治疗方法哪些好,而且它们很多时候都成双成群活动,所以再大的蛇见着招呼声,都会闪出一条路来。

没有它,可能就没有老爹。

二狗挠挠头,举刀的手缓缓地放下来。

鬼猫子见二狗放下手,它也陡然间塌了下去。二狗知道,这家伙看来是认为他不会对它构成威胁,所以放松了警惕。

轻轻地将头挨近了,从歪倒的书本中间缝隙,二狗惊奇地发现,头小、嘴尖、尾巴长的鬼猫子平躺着,身旁拱着三四只还没长毛肉乎乎的小家伙。难怪这家伙面对菜刀毫不惧色,原来有它的孩子!

二狗想起了他娘。

癫痫怎样进行药物治疗

那不清晰的背影,连个脸模样都想不起来。他又想起他爹,自责悔恨萦绕心头。就在这时,他听到鬼猫子发出痛苦的低鸣,定睛一瞧,被小家伙扒拉开厚实的黄褐色背毛下面,赫然有一道伤口,小家伙们滚翻过程中,一缕缕的血染红了本身呈血色的皮肤。

母爱真伟大。

二狗回忆着坑道里搏斗的场景,莫非……,真是恩人呀,如果真是那样,不仅救了他爹,现在又救了他,尽管不是刻意,可终是因为冥冥之中的安排,亏了它们,才有他的活命在。

害怕、恐惧,甚至饿着的肚皮一度想杀了它吃肉,现在这么一思量,他复又狠狠骂了一声“畜生”,那可是恩人呢。

他翻弄着石屋里的东西,从找酒到现下渴望能找出一点药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既没有酒,也没有什么药,就连一星半点的粮食都没有。二狗有些丧气,隐约从外面传来鸟鸣声,使他惊醒,里面没有,外面不是有现成的草药。

想到这,他脸上露出喜色,回头看了一眼大如狗的鬼猫子,轻手轻脚地像是怕惊扰它,向外面见光的地方走去。

在接近半山腰洞口的时候,二狗鼻孔里嗅到一股似有似无的烟味。“难道哪里在生火?”

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二狗也不知道自己有几顿没吃了,刚才给鬼猫子一吓,将饥饿给吓忘记了,现在给烟一熏一燎,前胸贴后背的滋味穿刺着他的肚肠。

“兴许有人?”二狗听村里人讲过,这山是给挖矿人掏空了,公家早已放弃这里,可还有附近村民前来碰运气,“老天保佑”,二狗双手合什,口里默默念着。

烟气三下两下,二狗拼着命儿嗅,直到确认没有一息息气味后,他才死心下来,兴许是猎人在上面生火烤肉呢,转念一想,落下的绝望复又被新生的希望替代,“兴许,人就在上头!”

二狗美滋滋的想着,好像马上从上面就会有根救命的绳索扔下来一样。不管怎样,“做总比闲着强!”他爹在没铁打的时候,总会挎个筐去路上拾粪。二狗讲他,他爹便回,‘庄稼人,闲着就是等死。好肥料哩,地不肥,哪有好收成?“

二狗想,闲着就是等死,爹说的对。好歹也要做些事。不能眼睁睁地等死。

于是,他扯开嗓子,头朝上大声吼开来。

范县癫痫病医院好

“有人吗?有人吗?救命呀!”

洪亮的喊声惊得鸟儿喳喳飞起,洞里洞外回荡着他粗犷略带哭腔的声音。是的,他才是刚刚嘴唇上起了茸毛的小子,一个人孤零零地独处这么长时间,还是有生第一遭,不害怕,不紧张,那全是假的,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要是不跑,要是同意了村长的好意,他二狗就不会受这般的罪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人家村长看上你,尽管二丫长得胖的,身材不如英子,可是胳膊腿的,哪儿也不少个零件,要是用他老爹对村上人打浑的话,‘屁股大,子孙旺‘。

停住吼叫的二狗,想像着身边围着一群娃,冲他喊爹的情景。

没有人应答。他颓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使劲地搓着头发,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时冲动的后果,只能现在独自面对。

突然,他耳朵里飘进了很丝微的咋咋声,只是像是从下面传过来的,像是人声,又似乎不像。二狗如狗般竖起耳朵,这会,要是有可能,他真的可以把他的耳朵拉长再拉长,能变成狗耳朵,就不会听不清啦。

尽管这只是一厢情愿。他索性趴下来,将耳朵尽可能低的向下向下。听清楚了,听清楚了,下面好像真的有人,喊着听不太清的话。

“有人吗?有人吗?救命呀!”

二狗又拼着命叫起来。心里想着,只要一直叫下去,底下的人肯定会听得到的。他肯定也会救出去的。

乌鲁木齐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可是,他所不知道的是,下面确实是有人,只不过,他们不是能救他的人,他们也是同他一样等待救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