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此生来还前世债——英子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诗词歌赋

    有些人生来就是体验人间疾苦的天使,任凭生活的苦难和所有的不能承受的重来消磨她,她只做那个被折磨的囚禁者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英子坐在门槛上,着这比她还大两倍的棉大衣,瘦弱的脖子撑起大大的脑袋,红肿的眼睛,没有了神,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就这样,出了神的看了半天。四下寂静,如若你在边上,就能听见她的心事。似这寒风砭人肌肤,沁人心脾。屋内家徒四壁,除了一个勉强能称作炕的地方看出来像个有人住的之外,还有四面墙围起来,就跟空旷的野外没什么两样。这是母亲离家的第7天,第十四次。

随着从小的生活遭遇,原本那会说话的眼睛已经变得空洞,为了找母亲把整个庄都翻遍了,田间地头,河边山地都没有找到人。左邻右舍都劝她,别找了,你那疯母亲这会子都不知死在哪了,你还找她作甚,每次找回来又跑出来,找回来吧,天天个还打人摔东西。也有人说,英子的命是注定的,可能是前世这娃造了孽,这世老天让他还罪来的,不然,怎么会遭受这些苦。这娃太苦了,五岁那年爹就病死了,不出半年娘就疯了。刚开始一两年还好,只是整天自己说这什么神神叨叨的话,越发这两年病重了些,开始打人,摔东西,一到晚上就说家里住不得,全是死尸。

有一次英子在睡觉,她楞手里拿着一把菜刀,话说就要朝英子砍下去。幸而一个翻身英子醒了,吓得脸发青,好半天才发出声了,这一叫,走邻右舍都来了人,赶忙躲过她手里锋芒的菜刀。这疯婆子可不依了,又是撞墙又是打滚的直到闹到五点多这平息些。呼啸的北风使劲从破窗吹入屋里,邻家都去了,英子的娘也累了昏睡过去,英子坐在边上,没出声,对她而言,只要她娘不说话,不闹事,不出门,就是最大的平安最大的奢望。

  

  "娃,来,把这米汤喝了,多少暖点身子。"住隔壁的八奶奶送来一碗热腾腾的米汤,幸好还有这老婆子在,只她还想着英子,顾着英子。三五天的送些热饭热菜过来。娃出生那年,八奶奶唯一的命根在部队战死了,所以她觉得英子是老天赐给她的缘分。“我苦命的娃,别找了,睡一觉吧,睡醒了再去找。”八奶奶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把娃的头往自己怀里靠,抚摸着这骨瘦如材的背。落下泪来,一滴一滴,滴在娃干涸的心里。“八奶奶,俺娘这次是不是,是不是回不来了。昨个我在村门口看到那颗柿子树看似要死了,没了叶子,光秃秃的立在那。好不可怜。”英子呆呆的说这,目光没有转移。“看这次是不中用了,都这么多天了。庄里也没人看着。这大冷的冬天,别说个人,就连那命贱的猫啊狗啊也够是受不了的,怕是就这样了。。”英子没做回答,她知道,如果这次连娘也走了,就只剩她一个人在世上了。

  “找到了!找到了!!!"大老远跑过来一个男人“英子,你娘找到了,喜贵家的在玉米地里看到你娘了。”英子立马起身:可是真?那两眼睛立马亮起来,就跟着冬日的阳光一样暖。

  

  “你快些跟我来,找点你娘旧时的衣服,什么都好,成样的就行。”

  

  在屋里翻了好一阵,英子拿着去年在垃圾堆里给她娘捡回来的一件大棉袄跟着这个男人出去了。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只觉得两只脚就像踩着棉花一样,轻轻飘飘也不知道英子想了多少次看到她娘时的场景。玉米地里连玉米杆都没有了,很快,英子就看见了一群人。越跑越近,声音越来越嘈杂,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议论着什么。空旷的四周除了围成群的人,不见任何生的东西。拨开人群,只见一个头发蓬乱,衣衫褴褛光着脚的人躺在地上,英子连忙弄去遮住脸的头发,是她。”娘!“喊了一声、两声、三声,不见作答,也没有响应。她开始用力摇摆这个躺在地上的女人,她用尽全部的力气喊着,叫着,摇着娘!娘!你快醒醒,快醒醒。跟我回家~~~“娃啊!不中用了。你妈走了!”喜贵家的拉着英子。看着场景,围观的人都不做声,只是抹着眼泪。这风吹的更紧了,好不凄凉。英子其实在来的路上也想到了是这么个结果,但这是最坏的,她想的最好的结果是,她妈能认出她来,然后一把抱住她。英子抹了眼泪把从家里拿来的棉衣给她娘盖上,她没有想象中的伤心,也没有想象中的坚强。生活给她带来的一切,是让她早晚有能力适应这一天的到来,所以,当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在乱坟岗上,一番破旧席子英子葬了母亲。在收拾母亲的遗物时,一个箱子里的最低层看到了一件大红色的新衣服,那是娘嫁过来时穿的,那时家里还算过得去。还有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一分两分的旧毛票和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四五岁小孩的烂鞋子,破褂子。英子知道,娘疯的那年她刚好五岁,这些东西是她给她捡得。自此,这个箱子娘就从没让人碰过,护得死死。这一刻,英子再也没忍住抱着这堆东西哇哇的大哭了起来,把这一路的辛酸,委屈,都哭了出来,泪水汇成了大海,海面上有三只海鸥飞过,一前两后,海风迎面吹来,英子第一次感到心是暖的。

  

西安治癫痫三甲医院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郑州市治羊角风可靠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