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乍暖还寒,青春也可以趴在文字上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诗词歌赋

六月的雨姗姗而来,一连下了好几天,跨过了五月的轻狂,续写了七月的灿烂。你知道,有些人正在远方等着你,只是自己从不肯承认。那些所谓的不会记起的东西却在渐渐的回忆中遗忘。青春总是伴随着伤痛,过往的温暖总是会片刻停留在梦想的某个深处。它一滴滴浸透着冰冷的回忆,最后,被不知名的某段时光撬开倔强的流年。心灵在富有中流浪,泪水在温暖里干涸,留下的是青春一章一节的赞诗。

整理完自己的青春念章,发现曾经轻狂一时的我现在却再也捣鼓不起任何任何波澜不惊的东西,我问身边的人,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在成人的典礼上退去那种偏执,用类似于六月的雨水一样,洗涤五月的轻狂,日趋七月的成熟。是不是所有的不安定都会在这场自由圣战中被击败的体无完肤。我的青春,是不是也败在了这场圣战中。我,是不是还在正确的轨道上航行?

大学快毕业时,内心百感交集,忽然发现自己面对着前所未有的迷茫。我的青春献给了文字,忙碌的大学生活每天游弋于教室,宿舍,学生会,团总支,家教之间。一辆小破车成了我大学时光里最好的同伴,它陪着我度过了无数个漆黑的夜晚,推着它在小雨中,推着它在雪中,推着它走过落叶飘零的秋季,也推着它走过漫漫无期的冬天。每次想到这么多年一个人的时候,心中总是不免感觉寒冷。是不是自己哪里真的出了问题,别人都已成双成对,自己却还孤家寡人。大学里最遗憾的是没有好好谈一次恋爱。我的朋友是我的文,那些最细腻的东西张扬着我无悔的青春。喜欢与爱往往在不同的两个支点左右摇晃,当你觉得那是爱的时候,其实是喜欢占有的更多一些。

一个80后的作家曾经写过这样一本书《谁的青春有我狂》。在叛逆与邪恶的梦想间,在鲜绿与枯竭的肉体前,是不是所有的青春都可以以一种骄横的猖狂,明目张胆的在所有人的世界里肆无忌惮的放任一把;是不是都可以在有限的时光里,将自己所有青春燃放的无比剧烈,像夜空上的烟花,绽放的这般绚烂;是不是一开始,青春就是胜过一切一完成就死的艺术?用一支倔强的笔,倾泻内心里最痛却又一回忆起来就无比亲切的温暖。

我用文字摔打自己的青春,在那些屈辱,背叛,觉醒的过程中收获那不可多得的东西。有人说,大学里,你收获最多的是什么,我说是感情。即使是几段不完整的感情,也让我从中学到了很多。知道爱的表达,知道爱的区别,明白爱的占有,体会爱的付出。青春是原罪与本能的区别,那些强势和灵气,与年龄无关。

张爱玲说,在文字沟通上,小说是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出生理科的我在行文的苍白和仓促、惶恐和恻隐之间显得多么的捉襟见肘。无论内心多么庞大的渴望、梦幻、野心、理想、自由、都可以放在青春的肚皮上被两个简单的字“梦想”概括。有人问我,如果你喜欢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那你会争取吗,直到变成回忆,遗憾和后悔你选哪个?我说,宁可遗憾,也不后悔,因为那是无能为力。

我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抛弃了所有的时光,用一支生锈的墨笔刻画着我眼中的世界。我的思想,我的稚气,我的悲愤在所有文化的碰撞中全部迸出。像一个久蓄甘泉的泉眼,即使一个小小的裂缝也能将自己所有的青春喷放出来一样。在地下经历了许久个寒武时节,最后也会遇见乍暖晴天。

我的青春在文字上匍匐前进,不知道哪天,我是否还会有这时的心情,是否像多啦A梦一样,用大脚踹开过去的大门再肆无忌惮的疯狂一次。然而我的空间就像蜗牛柔弱躯体下的土地,走过每一步都会留下清晰的痕迹,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如果能让这些与我有相同感受的孩子们在呐喊与彷徨的青春里,在我不自爱的笔里赢得一番回顾,那么我的价值与所谓的此生就不觉得那么遗憾了。

郑州市治疗羊癫疯哪个好癫痫病患者首选什么药西安癫痫病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