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一支从天上跌落人间的曲子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诗词歌赋

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

  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

  但我会等你一辈子……

  ——《山楂树之恋》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次闻。

  《山楂树之恋》就是这样一支曲子。

  是一支不小心从天上跌落人间的曲子。

  是被“至纯至爱”染成了血红的曲子。

  是用洞箫奏出的深沉、悠远、绵长的曲子……如泣如诉,如歌如颂。

  自从碰见静秋,老三便在凿一座爱的丰碑。

  老三走了,他垂死之际最后一滴浑浊的泪,滴在琴弦上,拨出了最后一个爱的音符,成为生掷中最瑰丽的绝响,震颤着尘世寰界无数曲解真爱的魂魄。

  老三的爱是给静秋的,是专属于静秋的。

  自一阵风吹开恋爱之门,老三就执着地冲入了静秋的世界,冷静无声、每时每刻,费尽心血,将生命与恋爱之间划上了等号。

  老三走了,按他的遗愿,他的遗体火葬后,埋在了那棵山楂树下。他不是抗日义士,但西村坪大队按因公殉职处理惩罚,让他埋在哪里。“文革”初期,那些抗日义士的墓碑都被看成“四旧”挖掉了,所以老三也没立墓碑。

  其实,那棵开着红花的山楂树就是老三身前的墓碑,尽量他并不知晓。他的魂灵早就彷徨在树下,彷徨在他的墓碑下——因为,静秋来了。当静秋第一次去西村坪的山路上就已经瞥见了老三的未来为爱执着的魂魄:

  走出老远了,静秋还转头看了看那棵山楂树,隐隐约约的,她以为那棵树下站着小我私家,但不是张村长描画过的那些被日本鬼子五花大绑的抗日志士,而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

  这是恋爱的宿命么?

  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

  我不知道该不应用“情债的送还”来表明老三与静秋的恋爱。

  老三的爱是无私的支架,唯有奉献与辅佐,没有丝毫的索取,甚至没有丝毫索取的意识,他用短暂的一生诠释了恋爱的真谛。

  孙建民(老三的弟弟)对静秋说:“哥哥走得动的时候,我们到八中来看过你,瞥见你带着一些小女孩在操场打排球。我们也从校外的路上看过你给学生上课。厥后,哥哥躺倒了,他就让我一小我私家来看你,归去再讲给他听。他一直不让我们汇报你他在K市,也不让我们汇报你他得的是白血病。他说:‘别让她知道,就让她这么无忧无虑地糊口。’

  老三的爱是纯粹的,丝毫没有沾染一点世俗的尘土,甚至没有留下一点世俗的想象,留给读者的唯有心灵的净化和唯美的影象。他对静秋的爱与静秋的丰度、阶层、职位无关;与本身的同情、恻隐无关。老三对静秋的爱的源头很遥远,险些找不到源头,可能基础就没有源头。

  假如把老三的爱比出声音,唯有天籁。

  老三的爱逾越了时空,像一条射线在静秋的心中延绵,成为一种永恒。

  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记、写给静秋的信件、照片等都装在一个军用挂包里,委托他弟弟生存,说假如静秋过得很幸福,就不要把这些对象给她;假如她的恋爱不顺利,可能婚姻不幸福,就把这些对象给她,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小我私家,倾其身心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

  他在一个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

  “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我会等你一辈子”。

  老三与静秋素昧平生,仅仅是萍水相逢。却因此而费尽心血,抒写了一段至真至纯的恋爱,尽量是那样短暂。

  织女是神仙,七仙女是神仙。

  牛郎是常人,董永是常人。

  织女和七仙女是仙人,从天而降,给了牛郎和董永单纯的恋爱和幸福的糊口,这是人神相恋的陈腐的版本。

  老三呢,至少他的魂灵算得上是从天界下凡的,确切地说,应该是那棵山楂树的魂灵来临尘间。他洞察了人间崎岖前行的静秋,于是给以了静秋无私的辅佐和最单纯的恋爱。

  老三是神人,静秋是常人。

  这是产生在谁人特定年月的人神相恋的故事。

  一切都是宿命。

  这是一件真实的工作,不是作者的艺术虚构,是按照主人公静秋的日记整理的,是静秋三十年后对老三的回想,真是:

  天上人间魂梦牵,西风空恨绿波先。

  春蚕到死丝不尽,蜡炬成灰泪未干。

  读完《山楂树之恋》,一夜未眠,写下了上面的文字。

甘肃专科看羊癫疯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才算有效果呢惠济军海脑科医院详细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