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舞台小品剧本空巢的秘密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诗词歌赋

人物介绍:

老太太

大儿子郑铁:郑思毅的父亲

孙子郑思毅

二儿子郑刚:郑思敏的父亲

孙女郑思敏:某知名大学播音系预录学生

女儿郑洁:动车组清理员

【第一幕】

台上有一扇门,门左侧是客厅,右侧是卧室,卧室里有一个桌子,一个空摇椅

(大儿子和孙女一起回来,进客厅)

郑刚:妈,我们回来了。

郑思敏:奶奶!

老太太:回来了,回来了好啊,结果怎么样啊?

郑思敏:过几天才知道成绩呢,不过我觉得肯定没问题!

老太太:好,好,快进屋和你爷爷说一声去

郑思敏:恩……等合格证下来了我再跟我爷爷说吧。

老太太:好好好,你海东市乐都区最权威的癫痫医院在哪 爷爷没事就听广播,以后能听见你播了,还不乐坏了他了。对了刚子,你大哥说过两天思毅就回来了,这两年的兵役服完了,可以回家看看了。

郑思敏:哥哥要回来了?太好了,我都两年没见过他了,那咱可要吃顿好的了。

老太太:我想着还是在家吃吧。

郑刚:妈,你这么大岁数了,郑洁也总不在家,家里又没别人帮你做饭,咱出去吃吧,我订饭店,您就别管了,踏踏实实的在家等你的大孙子吧。

(郑洁上)

郑洁:妈,我回来了

老太太:哦,今天就跑了一趟车?

郑洁:啊,哥

郑刚:回来了,对了,过几天思毅回来,咱们一家子出去吃一顿去,你看看那天你有没有排班,要是排班了请个假吧。

郑洁:哦,这可真是亲孙子,我还要请个假陪人家去吃饭。

郑思敏:姑姑,你看,我哥哥两年回来一次,就是让您吃个饭,也没说让你拿钱不是。

郑洁:是是是,我白吃白喝又什么不好的,别不知足咯。

郑思敏张家口市癫痫病医院专家哪家好 :哎呦,小姑……

郑刚打断郑思敏:你闭嘴!大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了,回屋学习去!

郑思敏:(不屑的)戚,我是小孩,我惹不起你们这些大人,我去陪我爷爷!(郑思敏通过门去了右边的屋子,坐在书桌前看书)

老太太神色安详的翻着报纸:你不去就不去,没人拦着你,正好在家陪你爸。

郑洁:去去去,我哪里敢不去啊,白吃白喝我为什么不去,是吧二哥,我这好工作都是我大哥给找的,他儿子回来我能不去嘛,得,我做饭去。(郑洁下)

郑刚:妈,小妹不懂事,你别理她。

老太太:她啊,就是好吃懒做,你大哥有钱是你大哥的,凭什么要接济她,她要什么没什么,给她找到个工作就不错了,事业编的,还老嫌是扫火车的,扫火车的怎么了,也不是人人能去扫了,再说了劳动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郑刚:妈,你看你,这可是你亲闺女。

老太太:我知道是我亲闺女,要不是我亲闺女,我让她跟我住?

郑刚:妈,小妹够可怜的了,爸在的时候一点光也没占上,爸走,不,爸下来了,就更沾不上光了,又嫁了那么个男人,离了婚孩子也没给她,人又那么大岁数了,这以后怎样还不知道呢,你说武威专门治疗羊角风医院 她好吃懒做,那动车上的清扫员可也不是好做的,也累着呢。

老太太:不说也罢,一说她找的男人我就生气,当初我和你爸怎么劝也不听啊,你爸那么疼她,就她那个学历,找了那么好一个工作,她非要当什么家庭主妇,去伺候人,你说说,咱们虽然不是书香门第吧,但我和你爸好歹都是个文职干部,你看看她找那个,就是一个暴发户、土财主,财大气粗的样子,真是。你说我从小都是富养着她,你爸爸给零花钱什么时候不多给她好多,还是养出个钻钱眼里的姑娘,唉。

郑刚:行了行了,妈,我可是不敢和你说了,这越描还越黑了,我去帮小妹做饭去。

【第二幕】

(家里就老太太一个人,在右侧的屋子里,老太太坐在摇椅旁边削苹果)

老太太:(对着摇椅)老伙计,你孙子在部队里考上军校了,你开心不?这次回来啊来看咱们了,思毅从小就比她那个妹妹听话,小时候啊,你还记得吗,他买玩具啊,从来不要别的,就要玩具枪,家里放了一堆,你开心的说,好小伙子,以后是个当兵的料,他把思敏的娃娃当靶子,都打烂了,思敏啊骑在她哥哥头上才抓他呢,抓的脸上和胳膊上都是印子,哈哈。

唉……你说这日子多快啊,这思毅考了军校,这思敏也要上大学了,以后就是,就是播音员了,你不是爱听收音机嘛。你再多听两年,就听见你孙女当主持人了。(门铃响了,老太太站起来去开门)

老太太:这是谁啊(嘀咕)。谁啊?(大声)(打开门)

郑思毅:奶奶!

老太太:(把眼睛往下播了播)思毅?

郑思毅:奶奶,你不会忘了我了吧!

老太太:我的好孙子(开始哽咽),快让奶奶看了,瘦了瘦了,你是不是长个了?哎呀,你不是晚上才到吗?

郑思毅:我这不想给你个惊喜嘛,一下火车我就来看您了!

老太太:好好好

郑思毅:我爷爷呢?

老太太:里屋呢,一会再看他吧,想吃什么水果?我给你洗去!

郑思毅:奶奶不用麻烦了,我一会就去我爸妈那。爷爷(推门而入,四处看了看)奶奶!我爷爷哪在屋里啊?

老太太:(端着水果进屋对着空躺椅)老伙计,你看你大孙子来了,考上军校了,下了火车就来了,你们俩一块吃啊。

郑思毅:奶奶……

老太太:你们爷孙俩聊,我去厨房洗菜,今天哪也不去,就在家吃,我去给你二叔打电话。

郑思甘肃哪些治猪婆疯医院 毅:(看老太太走了,赶紧拿出手机)喂,爸,是我,我回来了,我在奶奶家呢,你赶紧过来吧,唉,我说不清楚,你赶紧回来吧!(门铃声)

老太太:思毅!快开下门!

郑思毅:好好!爸,你赶紧过来吧,我不和你说了

郑思敏:哥!我的妈啊!你回来啦!啊!!!

郑思毅:怎么样!你哥哥帅不?

郑思敏:帅呆了!

老太太:(从后台出来,带着围裙)思敏,你小点声,在厨房就听见你喊叫了,赶紧跟你爸说,不去饭店了,就在家里吃,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郑思敏:这不我和我哥心有灵犀,我预感她回来了,我就回来了!

老太太:这丫头,就会胡说八道

郑思敏:没,今天我们学校有个人来做报告,我不想听,就请假回来了,在那听那些没用的,还不如上自习呢。

老太太:行行行,就你主意最大,我去做饭,你俩玩吧,不过,功课要紧

郑思敏:知道了知道了

郑思毅:(拉着思敏进了小卧室,站在躺椅旁边)敏敏,我问你,我怎么觉得奶奶那么奇怪呢,她对着空躺椅说话!爷爷哪去了?我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呢?

郑思敏:哥,我,我要说了,你别,别着急

郑思毅:什么意思?我不在这两年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