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小满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人生感悟

在日历上看小满这个骨气,不知怎的竟然遐想到“饱满”这个词。二十四骨气中,与麦子有关的就有两个。小满是小麦灌浆,灌而未满的时候,也算是与饱满有关了。小满时候的小麦,却似初长成的邻家少女一般,丰姿绰约,在初夏浅浅的暖风中顾影自照,惹人爱怜,似乎满怀苦衷,怨艾别人的不解。她在风中摇摆,裙裾沙沙地响着,让人越觉察得苦衷重重。

  苦衷重重的尚有杜丽娘,她游春而伤春:“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亮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喜好是天然。恰三春长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乌”。又“怕的羞化闭月花愁颤。本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遥想杜小姐苦衷渐满,满怀的忧悒却只好排遣与断井颓垣,情何故堪,这也是因为她的身心已经“小满”的缘故吧。

  所以小满是一道坎,对麦子而言是如此,对人而言也是如此。但小麦是黎民衣食所安的对象,自然寄寓了人太多的但愿。祖宗能在二十四骨气中布置两个位子给了小麦,足见麦子的重要。所以当满而未满的小麦徐徐长成的时候,乡人已经把镰刀磨得霍霍地响,一面又使我们想起“伐薪如何?匪斧不克;娶妻如何?匪媒不得”的古谣——但这对小麦却是喜气的声音,险些等同于人家女儿出嫁所用的钟鼓之乐。小满时候的小麦是待嫁的女子,镰刀即是媒人。镰刀最初劝说小麦嫁人的时候,必然满脸堆笑。但嫁人也究竟不都是眉开眼笑的脸色,也非有疾苦的划分和忐忑的隐忧不行,因为万一遇人不淑呢。留在地里高坎坷低硬硬的麦茬却是小麦最后的怨恨吧。她实在不知道嫁去的会是什么样的人家。因此少女时期的幸福糊口全不作数,日子从入人新家仓房的那天起,又从头开始了。

  又想起宋朝的才女朱淑真。朱长于繁华之家,从小聪慧过人,诗词画曲皆精,是其时典范的美男作家。她的少年时期,有过一段甜美的恋爱糊口,厥后功用怙恃之命,与一俗吏结缡,却终因情趣不投,愤然离婚,以后长居母家,忧闷终身.朱在少女时期,有过与情人“联袂藕花湖上游”的甜美,更有“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到人怀”的炽烈,但流水落花,最后却只能“昨宵结得梦因缘”,空对尊酒,独忆前欢,在吊唁与哀愁中过日子。先前的姹紫嫣红,满目春景,都大概做不得数。人的运气,是何等难以掌握啊。

  亭亭的饱满窈窕的小麦不到归仓,不敢妄言收成。所以各人看小满时候的小麦,脸色却是满怀但愿而又惴惴不安,人是用望子女的脸色端望小麦的吧。朱淑真,她自号幽栖居士,我却以为“幽栖”两字中有一股寒气扑面。又想到小麦本来是秋播、冬藏、春荣、夏长的,身上本来就蕴着一股冷气。有时候,生命的悲剧也许是与生俱来的吧。

中卫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云南省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沈阳癫痫医院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