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喊一声老娘,泪涟涟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QQ签名
无破坏:无 阅读:2872发表时间:2014-06-11 15:26:35 一   母亲,是我们最熟悉、最亲近的人。从出生到出嫁,我一直未离开过母亲的视线。直到我踏上红地毯的那一刻,我才离母亲的视线,也相对遥远了一些。   婆家与娘家相隔仅4里路,记得刚结婚那几年,只要公休,我便带孩子回娘家小住。街坊四邻看到我骑车带孩子出门,总是笑着问:“又回娘家吧?”那时年轻,每每有村民这样问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一个出嫁的女儿,还天天跑娘家,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好媳妇。其实,是老妈若几天看不到小外孙,便吃饭不香,睡觉不踏实。   我天生不是作大厨的料,同样的原料,同样的方法,我做出的菜自己都不能下咽,可经了母亲的双手,便是美味佳肴。最重要的是,孩子是父母带大的,孩子与父母最亲近了,总吵着想姥姥、姥爷,所以也没理由不回家。   母亲是姥姥、姥爷的长女,有极强的个性,姥爷在部队当兵多年,家中只有小脚的姥姥和三个儿女,而母亲作为老大, 家中的大小事情都是母亲来做。地里的庄稼何时种、何时收,由母亲掌管。街坊四邻谁家有了大事小情,也由母亲去办。母亲天生善良,谁家有了困难,她是有求必应。   听母亲讲过,她的邻居一家,男主人和姥爷一同去当兵,家里只剩下小脚的女人和三个幼小的孩子。一个冬天的晚上,女邻居突然跑过来,带着哭腔说:“不好了,不好了,小石头快不行了,发烧很严重,已经昏迷了,怎么办呢?”小石头是女邻居的小儿子,长得聪明可爱。母亲一听,赶紧对女邻居说:“大婶,别急,你先用凉毛巾为孩子降温,我这就去喊医生。”母亲立刻穿上衣服,到村西头的村医家,村医一听说是发烧,急急地说:“真是不巧啊,我这没有退烧的药了。”母亲焦急地说:“那怎么办啊?”村医说:“离这5里地的郭村,村医是我表弟,他那有药,但是我这腿脚来回得半天啊,怕耽误事啊。”母亲自告奋勇道:“要不我去拿几支来,你先去帮大婶照顾孩子。”此时天已大黑,但母亲没顾多想,顶着刺骨的寒风走癫痫是什么症状了。来回10里路,中途还要路过一个坟地,可救人要紧,母亲不顾害怕,来去一路小跑,约摸一个小时,及时赶回来。因为抢救及时,小石头的命捡回来了。再看母亲,棉衣已经湿透,瘫坐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累得连话也说不出了。      二      娘家村是本乡最大的自然村,人口在1800人左右,每逢阴历初二、初七是本村的集日。一到集日,赶车的、挑担的纷至沓来,各种时令蔬菜、日用百货、鸡鸭鱼肉、穿的戴的、铺的盖的,样样俱全。这时三三两两的买主,从不同的方向汇聚到集市上,挑选着自己所需的物品。人越来越多,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叫卖,还价,聊天声此起彼伏,热闹异常。   我和母亲来到集上,别看母亲已经60多岁了,身体一向很好,走路确如一阵风。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上,一会儿便没了母亲的踪影。以前和母亲赶集,跟错人是常有的事儿。现在学聪明了,牵着母亲的手走,就像小时候母亲领我学走路的样子。我一路小跑,追赶着母亲,在人流中快捷穿行。   约摸一个多小时,我和母亲便采购了所需的物品。看着菜蓝子里青翠欲滴宁夏癫痫新疗法的新鲜蔬菜,红彤彤的苹果,活蹦乱跳的鱼,新鲜的猪肉,还有很多特意买给孩子的食品,我们满载而归。到了家里,母亲便系上围裙,将蔬菜和鱼肉拎进厨房,我给母亲做助手。比如择菜、洗菜、端端盘子、递递碗等。母亲一通忙碌后,总会有一餐丰盛的家宴在等我们享用。用餐的时候,母亲总是先喂孩子。我和母亲抢着喂孩子时,母亲总是说:“你年轻,肠胃消化的快,早就饿了,还是先吃吧。”其实我懂母亲,她是心疼我而已。母亲总是将我爱吃的菜夹到我碗里,炖猪排,炸鱼段,肉片炒饹馇(饹馇是本地一种特色小吃)等等,我每次让母亲多吃些肉类,母亲总是说胃不好不爱吃肉食,而是吃那些青菜类的便宜菜。   母爱,就像一道清泉,缓缓流进我的心里;母爱,就像一簇火苗,暖暖地陪伴着我。我总是在想,我这辈子有母亲陪着,就是幸福。等我有能力了,一定要回报母亲的恩德。可是,在我对母亲没有任何回报的时候,晴天一声霹雳,将我震晕了。      三      2000年的12月2号,我正在单位上班,母亲打来了电话,说身体不舒服,让我回家。我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我了解母亲的个性,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打电话的。我立即收拾好东西,向单位请了假,坐上了回家的客车,晚上7点多钟,我到了娘家。   因为是冬天,天黑得早,孩子已经睡下了。等我和母亲说明来意,想带母亲回县城到医院检查时,母亲有些犹豫,怕孩子夜里醒了会哭闹。我执意把母亲带回县城,在县医院,医生听母亲说胸闷、咳嗽,并有发热的迹象,怀疑是肺炎,建议拍个胸片。拍完片后,因时间已晚,医生让明天来取报告单。   第二天,我和二姐到医院取结果。医生拿着报告单,表情很凝重,用惋惜的眼神看着我,说:“已经晚期了,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回家好好照顾老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我一听,脑袋“嗡”的一下蒙了,眼前冒金星,眼一黑,便不醒人事了。   当我醒来,发现躺在医院的检查床上,二姐在一边擦着眼泪。听着医生的解释,想想可怜的母亲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我大哭:“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反复问着自己。随后,我们带母亲去唐山,然后又去北京。因为我不信,母亲,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可在北京住了一个星期后,最终确诊为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已无力回天了,医生建议回家静养。   为了让妈妈不被病魔击倒,我们隐瞒了病情,说是肺炎,回家静养再吃些消炎药就好了。我向单位请了长假,回家照顾母亲。刚回家时,母亲的身体还很硬朗,一切皆能自理,但我们不让母亲做任何事,就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着母亲。母亲对儿女的爱,我们无以回报,唯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心安一些,愧疚少一些。我们买各种各样的营养品,只要是我想到的,看到的,我都会买回来,母亲说好吃,会让我们开心一些。按医生说的,母亲已经开始倒计时了,要让母亲在最后的生命里,感受到儿女的爱。   到了2001年的4月,母亲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喝水喂饭,端屎端尿全凭我们侍候。我把母亲弄脏的被罩拆洗凉干,到对门的卧室为她缝制。因为是第一次做针线,每缝一针都很费力。我手忙脚乱地忙碌着,满头大汗,手已经被扎了10多针了,很痛啊。我正想放弃,听到母亲和大姐的对话,母亲说:“凤儿(我的小名)从小没摸过针,没想到今天为我缝被罩,看来也知道心疼我了,这辈子真的没白活啊。”我含着泪,为母亲缝好了背罩。   母亲,也太容易知足了,您就没想想:你为儿女付出了多少心血吗?从我一出生,就是个柔弱之躯,大病不犯,小病不断啊。我就像个豆丫菜一样,长得细细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听大姐说:在我14个月大时,高烧不退,乡医不行,就到县医院住院,在医治了半个月后,不但不见好转,反倒严重了,医生一纸宣判,将我从医院驱逐回家,让我回家静养,其实就是等死。回家后,母亲看着我消瘦的小脸,既心疼,又不忍,于是抱着我去求村医,村医听说医院都治不好的病,没人敢接,怕治不好坏了自己的名声。在母亲苦苦的哀求下,终于有一个老医生接收了我,经过重新检查,为我打了一针后,我真就见好了,连打三针,我就恢复健康(原来是医院误诊,用错了药,差点要了我的命)。是母亲的大爱,母亲的执着,让我重获了新生。   可如今,母亲已病入膏肓,饭吃不下,水喝不进,看着母亲消瘦的脸旁,我心如刀绞。我想听听母亲的叮咛,我还想听听母亲的唠叨,可是此时的母亲,已说不出任何话了,每天都处于昏睡状态,好不容易清醒了,浑身就像有千万只小虫子在爬,奇痒无比。于是,我们姐三个前胸后背四肢,不断的按摩,以缓解母亲的痛苦。姐姐见母亲极度痛苦,简直生不如死,几次和我商量想拔掉母亲的输养管。我坚决不让,这是维持母亲生命的唯一办法,是母亲的命脉所在。有了这氧气,母亲才能呼吸,母亲才有生命体征,我才能摸到母亲柔软温暖的手。母亲还有呼吸,我就不可能放弃,我求着医生给母亲输营养的药液。母亲当年没有放弃被医院判死刑的我,我们有什么理由放弃母亲的生命啊?   娘啊,睁开眼睛看看女儿吧,女儿就在您的身边。您的凤儿放弃了工作,离开了视如珍宝的儿子,日夜陪在您的身边,就为了多看您一眼,就为了多尽尽孝心。娘啊,您知道吗?女儿不能没有您啊,是您陪我走了30年的风雨,娘,女儿不能没有您啊,真的不能……    5月11日下午1点多钟,母亲突然从昏迷中醒来,睁开了双眼,我看到母亲的眼睛是那么明亮,那么有神,我欣喜异常,难道我的母亲感动了上天,病好了吗?母亲用那双慈爱的双眼,巡视着她的几个亲人,把眼光定在父亲的脸上,幽幽地说:“你们的父亲不容易,以后把对我的爱都给你们的父亲吧。”我们含着眼泪,重重地点着头,答应着让母亲放心。最后,母亲用眼光定定地看着我,对几个姐姐、哥哥说:“凤儿也长大了,我也享受了闺女的爱了。但是她在我眼中,还是个小孩子,以后你们几个做姐姐、哥哥的,一定要多照顾她啊。她从小身体弱,是我最不放心的。”母亲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我的手放到老公宽大的掌心里,轻轻地说:“我把凤儿交给你了,以后,你们要好好地过日子啊。”老公对母亲说:“妈,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母亲最终还是走了,是含着笑离开人世的,在这个满世飘香的五月,母亲走完了她64年的人生。      四      今年的5月11日,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也是母亲去逝13周年的祭日。今年春天一直干旱无雨,而11日这天,一直下着绵绵小雨,难道是为母亲的早逝而悲泣吗?老娘啊,每每想起您,我河南哪里的医院能治癫痫病都会悲痛万分;每每看到母女相依的画面,都让我泪流满面。老娘,这么多年,您一直没走出我的视线,我把您的照片放在最明亮、最温暖的房间。每天我都会跟您说说心里话,您也一直在用微笑的眼睛望着我。   让我再喊您一声:“老娘啊,您是我永远的娘亲。”   我已是双泪涟涟。      共 38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沈阳哪家专科医院能治好癫痫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