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新文学】蛐蛐王别传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奇幻玄幻
无破坏:无 阅读:2371发表时间:2014-09-26 13:21:35 摘要:只因“蛐蛐王”还健在,故将真名隐去。    这蛐蛐王是个人,而不是蛐蛐。   因为他爱耍蛐蛐,那种爱还不是一般级别的爱,而是一种空前绝后的超级的爱。在长安城之西这片天地,只要一提与这秋虫有关的事,自然也会提到他。故而他无意间也就博得一个蛐蛐王的头衔。      【“蛐蛐王”这个人】   他这人身材魁梧,天生一个标准的关西大汉形象。国字脸,鼻直口阔,有着一双微微凸出的大眼,那双眼放射出的目光很犀利、有些逼人。而那双眼的眼角上时常看上去却有些发红,再配他那副天然的红脸,看着象是喝了酒似的,有些微醺之意。其实他这人并不贪酒。   他一直是板寸的头势,加上生性乐观、爱说爱笑,好象岁月的剃刀对他留情,每每剃去了别人的满头黑发,而他那板寸却总是油黑油黑的,多少年都没见有什么变化。在大家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小伙子。就是这个有着雄健的关西大汉形象的“小伙子”,却对夏秋之际那小小的蛐蛐情有独钟,很稀奇!把这一大一小两种事物牵涉到一块儿,相映之下,还的确让人哑然,甚感趣味良多。   他打什么时候爱上了蛐蛐?说不清楚。或许他这爱好打小就有?人们似乎一时两时也想不起来、一句两句也说不凊楚。但对于他这个人的重大历史,村里自上而下、老老少少却没人不知道,因为他这人的确有几分传奇的色彩。   农民身份的他,却并不是地道的农民。他的经历也比别人复杂一些,当过兵、坐过牢、一辈子没结过婚,号称“蛐蛐王”,别号叫“十二能”。私下里还有个外号,叫“狼”。这外号只是有些人在暗地里这么代称他,好象含有一些不雅的意味重庆治疗小儿癫痫病好医院。   他参加过志愿军,是汽车兵,当年跨没跨过鸭绿江不大清楚。只是从没听说立过几等功。   坐过牢,可那牢坐得太冤。那牢狱之灾是因了他的张扬,有些能不够。只因说了几句很敏感的话,虽当时也是有口无心,但这张嘴到底还是给他引来了牢狱之灾。“林彪是毛主席的定时炸弹”,这是一句名言,自然不是他创造的。当年这话也不知他从哪里听来的,然后口无遮拦得在人前这么一显摆,好了,公安局找上了门,把他专了政、下了狱。虽说半年后真的发生了“林彪事件”,他也被无罪释放了,但却并没给他任何说法,似乎也从未提过有关什么“平反”、“国家赔偿”等等纠错和补偿的情况。   他这人的能力在村里几乎无人比肩。当然,这指的是技术能力。凡是农机,没有他不会修的。什么水车、水泵、播种机、铡草机、磨面机、电风扇、电碌碡、打麦机等等,没有他不精通的。而且,连当时最顶端的拖拉机、汽车,他不但会开,还会修。   前面说过,他当过汽车兵,他的那身“十二能”的本事,就是从当兵时开端的。再后来,转业到一家工厂。再再后来,也就是国家困难时期,他又被“精减”回了农村老家。从此也就开始了他一生的农村生涯。同时,他也就把当年在部队上、在工厂里练就的那身本事带回了老家。   他这身本事在当年机械化欠发达的农村是很需要、很实用、也很吃香的。正因为有这身本事,他也就不用与大家一样顶着大太阳在田地里黑水汗流地耕作劳动了。不用出大力、流大汗,甚至看起来还悠哉游哉,但他还得拿着最高档次的工分。这特权有人虽看着眼红,但又没有他这身能耐,于是乎也就只好干瞪眼了。   另外,他还有一手出色的泥水匠手艺,盘炕、砌炉灶更是绝活。平时大家少不了让他帮忙,他好象也没拿过什么架子,乐得帮人一把。给他抽支烟、弄俩小菜、呡口小酒都行,饭就不吃了。当时人们的日子都紧,平时生活总是抠抠掐掐的。没几个庄户人家能象他一样,天天油泼辣子粘面。也是,他独自一身轻,毫无负担,又是个强劳力,还有令人眼红和妒忌的特权,那日子没人能及。   更绝的他还是一个祖传的鼓手,特别是那阕《十家景》的鼓乐,其精彩纷呈的表现力和无比丰富的内涵,我以为足以申报民间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逢年、过节,以及众多的庆祝场合,绝对是少不了他这个灵魂人物的。一场《十家景》完整地敲下来,至少得半个小时!那鼓点、节奏十分复杂,往往有人一辈子连单个的铙、锣都敲不会。那威风八面、充满喜悦、催人奋进的传统鼓乐,沒有他在是根本开不了场的。锣鼓场中心的他,也往往会表现得更加神采飞扬、一副唯我独尊、洋洋得意的样子!那完全是他的世界,大家也乐得沉浸在他主导的这个欢乐的世界!   他这人的性格里的确有几分张扬,从没服过人。不过,张扬是张扬了些,但却从未以技相挟,摆个臭架子什么的。相反,他做事一直都是兢兢业业,不折不扣。再加上生性爽朗、风趣幽默,而且还有求必应,在村里的确也很有些人缘。“十二能”,这名号有时有几分调笑的意味,但之于他,善意的成份应该是占了主流。总之,他头上这头衔也绝非虚浪、是真材实料的,别人再不服也没用!      【蛐蛐的故事】   他这人最大的爱好是耍蛐蛐,自从夏天里有了蛐蛐的动静,他的房间里也就有了蛐蛐的叫声了。他对这小虫的爱好可真是入了骨。屋子里有没有女人的声音他似乎并不太在意,但绝对不能没有蛐蛐的叫声。在当年那个十分正统的时代,爱耍这虫虫儿。放到别的人身上的确有些不务正业之郑州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专业嫌,但放到他身上好像就没那么严重了。平日里别人有家、有口、有女人,有干不完的活、说不完的话、吵不完的架。而他,独身一个,一个精壮壮的光身汉,平时除了上工、吃饭,那么多空闲的时间都能干些什么?也多亏有蛐蛐们给他弹琴、给他解闷,否则这漫漫长夜还的确不好打发。   也别说,这斗蛐蛐虽是在小瓶、小罐里,是小天地里的小虫之间的小格斗,可放大一些就酷似比赛场上的拳击了。如果进一步放大,这场面就变成了古罗马的斗兽场、甚至是人类之间争斗的战场了。那激烈精彩的场面确也引人入胜,有时让人觉得比足球世界杯的比赛还要精彩。   因为有他这个蛐蛐王,村人不少也受了他的熏陶玩起了蛐蛐。工余之时,好多人都汇聚到他家,有的斗蛐蛐,有的看热闹。一时间,他家就变成了村里的娱乐中心,人气很旺、热闹非凡。   当年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非常单调,连看露天电影都得跑不近的路程去赶场,其次就是听广播了。广播里口号之外的那些内容甘肃羊羔疯正规医院和剧目,虽有京剧的,也有秦腔的,但总是那几个样板戏变的花样,的确还没有这斗蛐蛐更吸引人。   夏秋之际,他家里几乎每天的工余时间都有这种比赛。每每此时,他就会把比赛的场地换到更大、更透明的大玻璃罐中,还用凳子架高,让大家看个过瘾。   一场比赛有时一个回合就决出高下,有时却需要好多回合的。蛐蛐这虫子很刚烈,它们之间绝无和局,一定要拼出个结果的。一番恶斗,胜利者绝不放过对手,会奋力地穷追猛打,直到对手丢盔卸甲、甚至伤残毙命,然后胜利者才会威然振翅,发出得意的骄矜。导演和裁判这场比赛的就是他。此时的他,完全一副大将军的态势,一切生杀欲夺都归他指挥,听他号令。   我小时候也很爱玩蛐蛐,往往从蛐蛐尚未长出翅就开始逮着玩,有时还养起来。其时,蛐蛐还是幼虫,甚至连品种、雌雄都还分不清,也根本不斗。蛐蛐成熟的季节当在秋高气爽,庄稼挂果之时。成虫的蛐蛐是食果饮露的。当年伙伴们也都养蛐蛐,夏秋之际的最大乐趣大概就是逮蛐蛐、耍蛐蛐。   初捉的蛐蛐根本没资格去“蛐蛐王” 那里的。只有反复选拔之后,才敢拿去让他鉴定,然后由他决定能斗与不能斗、或与他的几号选手斗。通常,总是他的选手获胜,斗过之后,他会把我们斗败的蛐蛐不由分说就轻巧地撩出去,任由那小虫逃走。然后给自己那个胜利者加上食,再放入喷了水雾的小白菜叶,轻轻地盖上盖,放回屋脚的蛐蛐架上。好不容易有了斗胜他的机会,这时,他会夸我们很能干,居然逮了个好万货!然后会拿出一个比我们的蛐蛐罐精致许多的陶罐,小心翼翼地把这蛐蛐装了,对我们笑着说:“ 这好万货你们小孩子家家养不好,我替你养着吧!”再从板柜里取出三两颗水果糖,不由分说地塞给我们。虽这有些強制交易的色彩,但能够让自己的蛐蛐在他这里安上家,坐上一把交椅,自己也觉得有种成就感、很自豪。因此,好象也没觉着这交易有多大的不公了。自己的蛐蛐当然自己很上心,会象探亲戚一样三天两头过去探望。往往等再次见到那蛐蛐,那变化大的几乎都认不出来了。明显有了形象、有了官样,个头比当初大了许多,显现出大将般的八面威风,那骄矜的态势真有几分咄咄逼人呢!   最让人钦服的是他对蛐蛐的习性了解,比如吃喝的内容与质量、喂食的时间、蛐蛐生活空间的温湿度等等,好像都很熟悉、也很讲究。有趣的是到一定时候他还给蛐蛐配上对,给蛐蛐营造出一个清静而优美的环境,让它们享受“夫妻”生活,进而完成一个生命的历程。   一个从未娶妻成家的大男人,不去完善和完美自己生活、不为自己的婚事操心,却醉心于让蛐蛐享受有情、有爱、甚或甜美的生活,这很有趣,也很让人费解。   至于蛐蛐,在真正完成了充满激情的有关青春的历程之后,其生命好像才会进一步得到升华,然后才更成熟、更欢快,也更好斗、更善斗。   我记得他的家里整洁是整洁着,只是也很简陋。除了睡觉的炕、吃饭的家什、一件未上漆的大板柜、以及几只盛米面的鳖肚瓮,其余就全是铁的、瓦的、玻璃的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了。当然了,那里边都养着蛐蛐。   一到晚上,他屋里可热闹了,仿佛是乐团在活动,有独奏、有重奏、还有合奏;有美声、有民族、还有通俗;有抒情、有咏叹、还有原生态的欢唱。别说,这些瓶瓶罐罐里的斗士兼小小艺术家此起彼伏的表演,还真让他这小屋弥漫了浓厚而天然的艺术气息。在这氛围中做出的梦必定会带有浓厚的童话色彩,时常有这好梦相伴,难怪他脸上总是红红的,那头发也总是油黑油黑的。   世上有以武会友、以文会友、以酒会友,而他却是以蛐蛐会友。他的朋友中有好些都是同道 。—蛐蛐爱好者。与他过往较深的,是长安城西大街的几个回回。那些戴白帽子信伊斯兰教的回回,通常不大与汉民交往的,可他们却成了“蛐蛐王”的座上客,其中的原因却是因了这蛐蛐。   夏秋时节,那些回回时常与他相聚、切蹉,他也每次都用粘面招待他们。据说回民爱斗蛐蛐,但不只是斗,还要赌的!他们之所以时常来作客,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淘回一些精品的货色。再把淘回的好蛐蛐精心梳理调教之后,最后派上格斗场,以期博得彩头,获取利益。“蛐蛐王 ”是否也是圈內的人?这事还真有些说不清楚。不过,确实有人曾在城里西大街一个背巷里见到过他的那辆烂杆自行车,只是没见到他的身影。他的经济状况的确比别人好,手头一直比别人活泛,这却是事实。平日里,好些人家许多天才能吃上一回粘面,而他却天天吃粘面;别人抽着八分钱一包的“羊群”烟,他却抽着一毛八的“宝成”,有时还抽“大雁塔”!   蛐蛐虽说有时暗地里能“创造”点利益,但沾上了赌,沾赌的事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不正当的、是地下的。“蛐蛐王”也许也玩那么几把,但实际还是耍的成份不大,他的生活主要还是依靠劳动。   谁都知道蛐蛐是夏虫,与蝉、蚂蚱的生活历程相仿。但在“蛐蛐王” 这里,蛐蛐可真是享了大福了,其欢乐时光不但会延伸至冬月里,而且其生活条件甚至比人还好,人能吃上的它吃,人吃不上的也得千方百计给它弄来吃。还与人同住一屋、同睡一个热炕、同盖一条被子。   能享有如此高规格待遇的,若是个人,这人会是什么身份呢?不用说,大家肯定也知道的。   有人说这个“蛐蛐王”上辈子一定是个蛐蛐,否则他怎会对蛐蛐那么亲?还几乎是同床共枕呢!      【“狼”外号的起缘】   秋高气爽的日子里,他天不亮就出门了,太阳初升时才回来,回来时除了见他兜里左一个右一个的蛐蛐瓶,还有就是一身的露水了。夜里,人们也时常见他披着月光在田间地头轻手轻脚地踅来摸去,一会蹲、一会站,手电筒的光亮也一会明、一会暗,一会高、一会低,有时还在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钻来钻去,弄出沙沙的响声。   他这人天生好热闹、也爱调笑。他时不时地会捉弄别人,癫痫这种病好治疗吗因此别人也会找机会捉弄他。就在他专心致志捉蛐蛐的当口,猛然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一声高喊:“狼来了!”被这一惊,他有时也会不自觉地跳起来。他这一跳不要紧,往往又会把过路的人吓得毛骨悚然,真以为有狼来了!   号称“十二能”的他,却没结过婚。一开始,人们都说是因了他对这秋虫的情有独钟、玩物丧志,最后耽搁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本来照他这副人才、貌相,讨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是毫无困难的!据说前前后后也相过几个对象,但都没成,看到他对婚姻大事漫不经心的样子,人家女的心先就凉了。更有甚的是,在一次相亲时,到了饭点并不问人家女的吃了没、喝了没,而先去侍候他的蛐蛐吃喝。人家一跺脚出了门,连头也不回就拜拜了。身后往往还撂下一句狠狠的言语:让蛐蛐给他当女人去! 共 1669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