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雀巢】美丽的蝴蝶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奇幻玄幻
无破坏:无 阅读:1198发表时间:2015-02-08 07:12:53 摘要:大爱 一   让我们先看看这些孩子的处境:小玉,9岁,镇江市河家湾小学二年级学生。其母亲离异后与一残疾人重组家庭,一家人无工作,靠残疾继父的零星收入勉强度日。   小斐,10岁,镇江市福寿桥小学三年级学生。其生父患癌症,母亲种田,收入微薄。   小娟,11岁,镇江市丹徒区谷阳镇三山中心小学六年级学生。其生父去世,母亲离家出走,现随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年岁已高,无经济来源,靠他人资助维持生计。   ……   他们中有的一周伙食费只有9元钱!我们不知道9元钱能不能为他们提供维持生命的起码热量,更不要说蛋白质和维生素了,更不要说百般诱人的生活滋味了。   并非是精确统计,从2003年到2008年,这样的孩子在镇江至少有1700多名。也许数字并不惊人,但如果你有能力深入到其中一位孩子的心灵深处,贴着他的内心在如今到处开放着幸福花朵的生活中走一程,你是否会感受到乌云压顶临渊孤悬的苍凉和无望?   如果你是一位母亲,或者是一位父亲,你是否会感受到揪心扯肺的痛楚?   这些孩子或许将沿着他们的命运轨迹惯性下滑。然而,就当他们像幼苗在焦旱中悄悄脱水泛黄时,一双温暖的大手小心翼翼地伸向了他们。   他们的天空绵绵密密飘落下爱的雨水。   一点,一滴,一丝,一缕。幼苗渐渐变得饱满,舒展开来。孩子们抗争命运的努力被注入了一股成长的力量。      二   2002年底一个寒峭的深夜,一位老奶奶由一位小女孩搀扶着来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她们身无分文,但在小女孩的哭诉中得知她们的身世后,医院连夜给老奶奶做了急救手术。术后确诊老奶奶患了结肠癌。   老人叫杨兆英,年至古稀。女孩杨路是17年前她在路边捡的。捡来3天后,襁褓中的女婴才断了脐。从此,孤身一人以拾荒为生的杨兆英向小路倾注了全部的母爱,用爱和清贫养育着杨路。拾荒难以维生,17岁的花季少女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而头发已杂白。   奶奶大病不能拾荒,手术还要用钱,小路只能辍学打工。   救助老人!救助孩子!救助这份人间真情!《京江晚报》抱着炽热的愿望,迅速刊发了拾荒老太倾情育弃婴、祖孙两人患难陷困境的长篇通讯。   古道热肠的镇江人被刺痛了。一时间,人们敞开了大爱情怀,唱响大爱之歌。工人(包括下岗工人)、警察、法官、银行职员、个体业主、医护人员、记者、学生以至市长……一个多月时间里,社会各界捐款达到6万多元。   市妇联的同志惊喜地注视着这一切。他们以职业的眼光透过感动了整个镇江的热泪,看到社会上充蕴奔涌着丰沛的人间大爱和热心助人的中华美德,同时也看到不少背着书包的贫困孩子在学业的边缘惶惶徘徊。于是,一个发动社会力量助学贫困孩子的创意,在弥漫着春天暖流般大爱美德的精神文化气候中萌发。   妇联与京江晚报决定联手行动。灵光一闪中,产生了“社会妈妈”这个温暖亲切的活动名称。   大年初一,市妇联主席武白萍、副主席树世萍带着杨路走进广播电台直播室,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像杨路一样需要救助的弱势儿童群体。   策划是精心的。2003年3月5日,市妇联和京江晚报发出捐助贫困学童的倡议,连同第一批待助孩子情况在晚报刊出。倡议书说,贫困女童呼唤社会妈妈,在“向雷锋同志学习”40周年纪念日,倡导全社会积极行动起来,真情扶助幼苗成长。   在此前一天,一篇《我要上学,我要妈妈》的通讯,让8岁的孪生小姐妹晶晶、莹莹发出渴求母爱的呼唤。她们刚出生9个月母亲就病逝。几年前,父亲所在的搪瓷厂倒闭,每月收入只有195元,家庭生活陷入极大的困境。   怎样对待面临失学的孩子,是水火立辨的灵魂拷问。而对这些孩子的倾情和援手,则是最本真的良知告白。   社会妈妈,一个充满大爱的称呼,一个具有巨大感召力的称呼。   一阵强似一阵的花信风吹到哪里,哪里就绽开妈妈那春意融融、草长莺飞的爱心情怀。   妇联和晚报的热线电话响个不停。接插件厂退休职工王玉明要求结对资助一个也叫玉明的孩子。她说我并不富有,但有帮助孩子的能力。消防支队政委沈宣东径直跑到妇联,要求资助晶晶和莹莹。但他们迟了一步,3个孩子都已被认助。他们转而选择了别的孩子。沈宣东定下的是丁惜佳。他边填表边说:“从这孩子的名字就可看出,她也是父母的宝贝啊。”   志愿者们排起了长队。到2008年,社会妈妈扩大到500多个家庭、个人和团体,认助孩子1700多人,有50万元打入专用账户。全市妇联系统共收到助学善款240万元,有5000多名贫困学童得到资助。   每推出一批孩子,人们的心中都会涌起涓涓热流,社会上就会掀起大爱风潮。   这使人想起混沌理论中的蝴蝶效应。镇江市妇联和晚报的一个创意,一个举措,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饱含着爱的温度、湿度和压强的气候中扇动起翅膀。一时间镇江的天空绿滚红翻,温暖明亮的阳光雨纷纷扬扬,洒向这座江南古城的每一个角落。      三   社会妈妈的捐助,是把钱汇入专设账户,由妇联转到孩子所在学校。但这种做法并不圆满,并不是组织者理想的情境,也满足不了社会妈妈们浓炽的情感。   “我多想见见您呀!自从爸爸患了重病,家中就像天塌了似的。现在,将来,我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是哪家该怎么办呢?”2003年4月3日,晚报登出小斐的一封信。信中说,是社会妈妈为她继续学习提供了条件,让她勇敢地面对一切。   “我多想见到您啊,只是为了说声谢谢,只是为了深情地喊一声:‘妈妈’!”   继而,妇联和晚报组织了社会各界大讨论。“精神关怀”成了关键词。大家看到,受助孩子有的父母双亡,有的父母身体残疾或智障,有的家庭遭遇不测,有的是单亲家庭且没有经济来源。这些孩子身心难免受到创伤,需要心理疏导,亲情呵护,精神关怀。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家的气氛,帮他们建立起生活的信心和希望尤为重要。   萌动在社会妈妈们心里的愿望又一次被激发和集结起来。   爱,在往深处走,往血液里走。社会妈妈有的把孩子带回家住上一段,有的给孩子过生日,有的照料孩子到医院看病,有的以家长身份与学校保持联系。在社会妈妈的亲情呵护下,孩子心里的阴影一点一点散去。他们渐渐地把身子偎向“妈妈”,认同了妈妈温暖的怀抱。杨路奶奶走的时候,学校老师连夜给社会妈妈报丧。市妇联领导带着花圈来到杨路家,帮助采购丧事用品,布置灵堂,料理后事,尽了子女的义务。   社会妈妈是一项独具创意的社会公益活动,2006年被江苏省文明委评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创新案例一等奖,成为本市和全省的帮困助学品牌。但凡新生事物,在发展中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正是这些问题,为改进工作、把活动推向深入提供了契机和动力。   捐助人的感情旋律中混入了杂音。比如开始搞活动时,选的是品学兼优的孩子,后来发现这种选荐标准并不现实,也不合理。   武汉专业治癫痫医院 活动开展以来,市妇联和晚报多次组织研究新情况,探讨深层问题,不断深化内涵、拓展空间、提升境界,让社会妈妈活动更富感情,更有脑子,更具强大的生命力。比如对如何排解孩子的心理困扰,增强受助家庭的“造血”功能,扩大受助孩子的范围等问题,都采取了相应措施。选荐孩子的标准也明确为贫困生,社会妈妈要的是雪中送炭。   对于表现不如人意的受合肥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比较好?助孩子及家庭怎么办,也形成了共识。   一方面加强引导,比如在社会妈妈五周年之际,以“大爱”名义,开展给“妈妈”写封信活动,引导孩子及其家长感悟“爱”的真谛。   另一方面,大家认为,不知感恩不独是贫困家庭,而是当今社会一个普遍现象。经济贫困不是孩子的错,精神贫困也不是孩子的错。每个儿女都是妈妈的心头肉,在妈妈心中,每个儿女都是平等的,每棵幼苗都有生长的权利。不懂感恩甚至有一点劣迹的孩子,自控能力和成长能力弱,更是弱势群体里的弱势群体,更需要爱心呵护。   还有另一个角度,就是他们的自尊心因贫穷而更加敏感易伤,在捍卫自尊时也许会有过度反应,而这背后恰恰是一颗未死的心。   对这样的孩子看着不管,那才是真正的错。      四   市妇联的张碧云喜欢跟人讲一个救助海星的故事:清晨,当潮水退去,许多小海星遗落在了沙滩上。一个孩子走过来,他把小海星一只又一只捡起来,扔进大海。一位路人问,谁在乎你这么做呢?孩子举起手里的小海星说:这只小海星在乎。   农村小学老师毛芊就是这个孩子吧?她有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在40年的从教生涯和退休后的16年里呕心沥血教育孩子,还尽力在经济上帮助贫困儿童,直到患癌症去世。她去世时,孤儿小新泣不成声地喊道:“毛老师,你怎么离开我了,我还没来得及长大,还没来得及报答你……”   毛老师病重时,孩子们含着热泪在她的病床边表演了自编自演的歌舞节目。还叠了1000只纸鹤,挂在她的床头。   在一点一滴的爱的滋润下,幼苗在努力地成长。   人们欣喜地看到,在社会妈妈活动的一次汇报会上,晶晶和莹莹自信地走上舞台,用大提琴优美的旋律来抒发她们的成长心路,表达对社会关爱的理解和感恩之情了。   人们欣喜地看到,最早吮吸着社会妈妈乳汁成长的杨路,已经职高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结婚生子,并且也当上社会妈妈了。她长得滋润了,头发也转黑了,当你与她对视,想起她当初那双胆怯、茫然的眼睛时,你会为她今天透出的真诚、从容和平等而感动。   人们欣喜地看到,秀秀的成长一路传送着开花的消息,把爱心意愿描绘成美好的现实。“记得第一次因交不起学费而流泪,我才8岁。此后父亲常常对我说,他只能供我念完初中。”2007年,秀秀考上南通的一所大学。暑假期间,社会妈妈还特意安排她到工厂打工,让她在现实生活中校正人生航标,扎扎实实地走向未来。   社会妈妈让爱和梦想回到孩子的心灵。秀秀说,“我觉得社会妈妈就像一扇窗,让我有种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   “感动”,是衡量社会妈妈活动的意义和价值的一个尺度。那么,仅仅是受助孩子感动了吗?   市妇联副主席树世萍说,我们被凡人大爱的事迹所感动,这成了我们继续做好工作的动力。我们是组织者,又是受益者。   人们用炽热情怀拥抱贫困孩子的时候,更在以高度的理性践行着这个活动的社会意义。   前不久,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呼吁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应更关注弱势群体。“过去60年来,我们看到市场怎样使亿万人摆脱贫困。但是,我们也看到不加约束的贪婪和轻率怎样使这些成就毁于一旦”。他认为人际关系的质量是最重要的幸福源泉,必须停止对金钱的顶礼膜拜,创造一个更人道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除了生存之外,所能提供的最佳体验,是其他人与你站在一起的感觉。”   不可否认,佐利克的锋利一刀,在中国也感到了痛。随着中国经济近几十年的高速增长,功利诱惑加剧了一些人心态失衡,社会风气受到严重污染。人们在思考,道德滑坡会不会成为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瓶颈?   作为“大爱镇江”工程的一部分,社会妈妈活动就是要在市场经济大背景下,用凡人大爱来感动自我,感动世人,感动社会,促进社会文明和谐发展,在民风纯朴爱心丰沛的精神水土上,用大爱营造一座城市的软实力——洋溢着爱、善良、理想和信仰的文化生态。   爱,是一种生命,是有历史,成长着的生命。那位救助小海星的孩子在救助小海星的同时,也在救助自己的精神家园。   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捐助的是人心,受助孩子的心,受助家长的心,社会妈妈的心,社会的心——天地人心。   烟花三月下扬州。社会妈妈告诉我,这个花就是琼花,也叫蝴蝶花。   眼下镇江城处处盛开着蝴蝶花。洁白的花团缀满枝丫,蝴蝶似的花蕊在春风中翩翩飞舞。   我看到了质朴素雅的大爱之美。   共 44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