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再远的路,我们都要勇敢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奇幻玄幻

  再远的路,我们都要勇敢

   和小童相识,其实也算是一个偶然,由于兴趣相投,我们互加了QQ,但一直都没有聊天,那时候的我果真认为,我们就像小说里说的过客那样,充其量就是一个步履匆匆,连邂逅的停驻都没有。

  再次见面我们居然是在大山西的面馆,其实我一直都以为吃面是一个北方汉子独有的品味,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小童会在面馆,点了一大碗三鲜面,旁边放着面汤,我说你好,她微笑,我说再见,她起身说给你拿个饮料吧,大夏天的。

  我们就这样照面,对于所有的未来一无所知。

   毕业的时候,我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天南地北,各自安好就好,谁知道阿远搞了个什么单身狗聚会patty,我们还都列席,小童不是毕业生,但她会唱歌,为了活跃气氛,加点所谓的营养,她还带了两个小伙伴,席间,小童很自然地坐在我的对面,一个大圆桌,我们好像隔了几个光年的距离,对视,举杯,示意的微笑,一饮而尽,那是我第一次认真的跟一个女生喝酒,其实我一直都不赞同女生喝酒,后来在单位,销售人员说喝酒是她们的必修课,我曾鄙视过,但命运就是这么的阴差阳错,小童说不是人人平等吗,那喝酒最起码就是平等的。那晚的席间,我们喝的尽兴,大学生涯中,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很文明的酒局,不知道大家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内心深处有点珍惜这以后不曾谋面的机遇,喝到尽兴处,小童端着酒杯向我走来,她说,哥,咱俩碰一个吧,这年头能真心喝酒的没几个,你看他们让来让去,不知道给谁演戏,咋俩没必要,我笑着,凑到她的耳边说,女娃娃,少喝点。

   但我们都没有喝多,我说我酒品好,她说体会到了。其实我喜欢喝酒,喜欢喝白酒,但我从来都不会喝多,人说借酒消愁愁更,我总以为酒这个东西不是用来消愁的,而是用来调情的,调节气氛的意思。

   酒场散了之后,我们按部就班,ktv唱歌,好像这是这些年的必修课,小童成了当晚的主角,她唱酸酸甜甜就是我,也唱转角遇到爱,她唱凤凰传奇,也唱邓丽君,突然,她对我说,让你结束单身吧?我很诧异,惊呆了一样的看着她,但我也完全想到了,她说的这个主角肯定不是她,原来是她身边的那个姑娘,她们同班同寝室,我看了看那个姑娘,瘦瘦小小的,眼睛笑着眯成了一条线,我说不好吧,她说,哪里不好了,这姑娘可温柔了,这年头你们男生不都喜欢温柔的姑娘吗,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她继续唱她的歌,我却斜眼瞅了一下那姑娘,那时候,果真对拥有女朋友充满了期待,但秉性内向的我却始终不敢对这事大张旗鼓。

   晚上回到酒店,我却不走自主的担心起来,其实星级酒店足够安全,又是熟悉的老板,但总不知道心里有什么琐事,我说小童,我们聊聊天吧,她就带着她的姑娘跟我们大老爷们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那晚我们玩的很尽心,很放纵,彼此都问了很多很多问题,但我只记得一个,那姑娘大冒险的时候居然跟我表白了,我无所适从,只不过后来,我们简单的聊过一段时间,也确实心生好感,但毕竟没有深到内心里,刻到脑海里,感情的事,我们总不能将就,对不起彼此,对不起人类的爱情这个伟大发明,但我对现在我们好朋友的关系还会心生感激。

  那天之后,我和小童的关系突然就有了大的转变,她还在给我说她的姑娘,她有千好万好,她给我发照片,说着我们有多么多么的般配,但我总觉得我们的般配终究抵不过有缘无分,但在渐行渐远的旅途中,我却对小童开始迷恋起来,只不过我们的迷恋日久生情。

   新年美展的时候,小童说让我投稿,晾晒一下我的书法,我说行吗?她总说没有问题,凭借我的厚重,定能多个荣誉,不知怎的,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寄了快递,但未能如愿,美术馆打电话通知说很遗憾,我说好的,我找人过去领退稿,我跟小童说,你看看,我就说不靠谱么,她却喜笑颜开,那我以后跟你学书法吧,你当我师父怎么样,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庆幸自己。

  新年美展开幕的时候,我们如约而至,整个会场淡雅清香,墨香弥漫,我指着那个长发艺术家,说,小童,你说我以后要是也长这样,你还认我这个师父吗?她白了我一眼,为什么艺术家非得要留长发,短发就不行么?我说那你看不都长这样吗?我们漫步在整个长廊里,看电视台对那些人的采访,累了坐在长椅上看茶女斟酌一碗又一碗的茶水,我说你喜欢喝茶不?小童盯着我看了一会,说我爸喜欢,但我想我以后一定会去茶馆品茶,我说,你这个女生不一般,到时候记得叫上我。

   后来漫长的岁月里,小童果真去了几次茶馆,每去一次,都会给我拍照片,告诉我那里的桌椅是如何奇特,那里的龙井是怎样润口,她一个人也不会太过孤单,我说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去,怎么忙着一个人去偷乐了,她说,你来呀,你倒是来啊,无奈工作之后的我总是时间紧张,时至今日,一起喝茶还只是一个梦想,一个近在咫尺的微不足道的梦想。

   寒冷的冬季随之光顾着北方,那一年的雪花飘落地格外迟暮,我终于学会了忙里偷闲,休假日总是想着能去小童的城市,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说是不是喜欢她,我说不是,但就是想看见她,她懂我的足迹,知道我喜欢去博物馆,知道我爱在马路上闲逛,知道我涂鸦画画却没有神韵。

   夜色弥漫,小童突发奇想说我们要不要从这冰湖上踏过去,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说走吧,冰湖的周围两面环山,空旷的地方围着一些木桩子,其实没有一个人会冒这险,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冰湖中央掉下去,但我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踏了上去,这一步,好像一个世纪,走着走着,我突然问她,你怕不怕掉下去,小童牵住了我的手,说不怕,这不是还有你陪着么,我的心,就在这一刻,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悸动,几年之后的我才明白,那是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恋,只不过当初年少的我们不曾点破,也未曾继续。走过冰湖,我们回过头来,都说像是经历了生死一般,但也说以后不在冒这种险了,真的,万一中间掉下去,这长长的一生岂不是缺少了太多的精彩。

   小童比我小两岁,以致我总想惯着他,跨过冰湖,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游乐场,龙城的人总喜欢在这里寻找刺激,过山车蜿蜒崎岖,惊吓的呐喊声响在高高的楼宇之间,蹦极伞疏忽而下,跳跃的心脏在这里火热澎湃,碰碰车火花四溅,摇曳着每一个人的朝野,旋转木马慢慢悠悠,那是所有情侣眼中最真实的童话故事……我说小童,你玩过么?她说这些都是小儿科,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刺激过了,我哦了一声,她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不会每玩过吧,我说真没有,看来我的童年比较残缺,“那我陪你疯狂一把。”我说不要,都这么大人了,再说看起来挺可怕的,小童二话没说,直接奔向了售票处,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该乘坐过山车了,工作人员在念叨着注意事项,小童说,不用怕,实在不行闭上眼睛就行,稀里糊涂中,过山车就开动了,它走的好慢好慢,每走一步就咯噔一下,好像在说,注意安全,做好准备,等我的心放平了,倏忽而闪,天旋地转,尖叫声,欢呼声,此起彼伏,我的手居然自然地抓住了小童,只听着她的尖叫随风飘逸,就像放纵了一个世纪一般,但我没有闭眼,看着下面的冰湖,甩着远方的灯光,我突然就想到了死,万一,万一这一瞬间突然摔下去,那我们会不会在另外一个世界依旧手牵手,如果我们真的死了,墓志铭上会写什么,会不会有人来祭奠,祭奠我们逝去的青春与未来……想着想着,平稳的构架再次出现在了眼前,解开安全带,晕晕乎乎的走了出来,小童说感觉怎么样,我说后怕,她拍了拍我,“怎么没听见你喊叫呢?”“不会吧,我一个大男生的。”她哈哈哈的笑了,后来我们又玩了好多,原来每一项娱乐设施都很精彩,我们有欢笑,也有惧怕,有今天,也期许未来,黑漆的夜晚,零星点缀,小童拍了一盏路灯,孤鹜地站在那里的路灯,它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黄晕微弱,她突然说,你看它多孤单,没有人陪它说话,没有人陪它站成永恒,我突然看到了小童迷离的眼神,我说我陪着你,你不会太孤单,“但你终究是你。”我们就这样走着,有人说,当一个人恍惚的时候,定是他最迷离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多希望自己是一个盖世英雄,即使没有踏着云彩,也能拯救这一个苍生,我说,小童,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记得帮我刻墓志铭,上面就写“这里埋着一个伟大的人”,他看着我,足足有十分钟,然后说行,我一定买块上好的石料。

  人生好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我们想要的太多,期许着太多,糊话连篇,但也淡然安存。

   临近春节的时候,工作越发忙碌起来,我接着各种应酬,喝酒K歌,好多闲暇时间都被占用起来,隔三差五的电话粥成了我们的生活调节剂,而在这稍纵即逝的电波里,我开始习惯在斑驳的树影里踱步,但就是没有时间见面,一个小时的车程居然成了奢望,后来收到快递,上面写着小童的名字,她总是这样,从来不告诉我,连我的收货地址都是细心弄来的,只有意外的惊喜与深深的祝福,是两块新年纪念币,她知道,我喜欢收藏这些,只是藏起来。

  除夕夜晚,她的朋友圈里发出了放烟花的小姑娘,我想祝福她,但不知从何说起。就这样,年味淡然的时候我们在彼此的世界里安然若素,酒肉充斥着白皑皑的雪地。

   新年一过,我辞去了工作,又开始在龙城奔波起来,火急火燎的我窘迫到连电话费都交不起,渐渐地,渐渐地,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等我稳定的时候,小童也开始过起了她的小生活,朋友圈的水果拼盘,精致美丽,爱心早餐,别致有营养,新学的电脑软件高大上了不少,我们总开玩笑的互相吹捧对方,但也就是那么一会儿,哦,对了她还答应要带我去吃本美味的玉米饺子。

   筹划工作室的时候,我匆匆忙忙去了离她不远的批发市场,老板娘夸她懂事,做事很调理,说我得珍惜她,我笑着,不曾言语,午餐我们又吃了她喜爱的三鲜面,只是时至今日,我依旧不懂她是不是真的爱吃,还是为了陪我这个地道的北方男孩。

   再后来,真的是再后来了。

   小童又给我寄快递了,拆开包装是个大大的平安果。

   小童说她升职了,别人开始叫她童经理了。

   小童又去了茶馆,那家的茶很清香。

   小童在车展上拍了好多模特,问我哪个漂亮。

   小童说她失恋了

   ……

   我说我恨不能马上飞过去,那时候的我已经到了另外一座城市,夜幕恢弘,霓虹闪烁,小童说要不要陪她喝一杯,打开视频就好,我说女孩子还是别喝酒了,我们相识的时候喝过太多,酒这东西,自能醉人,但不能醉心,她居然说,好,我突然就为她这一乖萌的动作怔住了,她说她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我想问为什么要分手,但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有些事,不适合追究,有些情,藏着掖着最好。

   我的不擅长发问也开始显得很珍重,零星的朋友圈见小童又发出了她的美食图片,撸串到深夜过着一个城市青年的生活,偶尔很有艺术味道的摄影也会跃出屏幕,看着这些,我突然想到了曾经,想到了未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当初大张旗鼓的追求她,那会怎么样?未来的年岁里我们相伴左右,那会怎么样?但真的只是如果,我们都太笨拙,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陕西正规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