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泪流,在荀子墓前_1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荀子哪年哪月走进这座坟墓,至今没有明确的论断。   我查阅过,《史记》中,《孔子世家》近一万字,《孟子荀卿列传》不足千字,总共写了12个人的生平。司马迁用了不到200字,就把荀子的一生匆匆掠过。对此,荀子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因为,他可能是为数不多的生卒年月不详的历史名人之一。   拂去历史的尘埃,从模糊的碑文中,从零散的文字中,大体还是能够捕捉到荀子的身影。在时间隧道里,他依然在奔走着,为了自己的主张能够被人接受。      (一)洒满泪水的脚步   公元前255年,香气馥郁的兰花,开满了兰陵大地。52岁的荀子意气风发地站在高地之上,眯着眼睛,欣赏着美丽的兰花,吟诵着孔子的“与善人处,如入蕙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俱化。”他知道,屈原将这里命名为兰陵,就是想实现“王道乐土”的梦想。   荀子又何尝不想?为了梦想,荀子像先辈孔子一样,不遗余力地到处宣传自己的主张。遗憾的是,生不逢时,虽然不像孔子一般“累累若丧家之狗”,可也是碰得鼻青脸肿。   两年前,荀子到过齐国,曾先后三次以宗师的身分担任稷下学士的祭酒,似乎梦想的阳光照亮了荀子的人生之路,宣扬着儒家治国之道:“儒者法先王,隆礼义,近者歌讴而乐之,远者竭蹶而趋之。四海之内若一家,通达之属(人迹所到),莫不从服。”   可惜,不论是齐襄王还是秦昭王,赞许他的主张,却不肯采用。不久又遭诽谤,只好灰溜溜离开齐国。他无法理解,这个世道上,真的没有我的知音,真的没有我的用我之地?   终于,在楚国,幸运地遇上了春申君,被任命为兰陵县令。荀子知恩图报,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将兰陵治理得物阜民丰,夜不闭户。培养出一大批人才,养成求学上进的风俗,至今不衰。应该讲,这段时光,是荀子一生中最光辉的一段光阴,这比起孔圣人幸福多了。   不料,有人警告春申君:“商汤依靠七十里土地而称王,文王凭借百里土地而雄霸天下,荀子是世间少有的贤能之人,现在你给他百里土地,楚国恐怕很危险了吧。”   这就是荀子的命运,竟然因为才华出众治理有方而被怀疑。作为政客的春申君不得不警惕,即使再怎么求贤若渴,也只能婉言谢绝了荀子。   走出县衙,荀子漫步在泇水之畔,看东流之水,想自己一路苍茫,壮志难酬,两行浊泪,簌簌落下。荀子凑近一株兰花,闭上眼睛,慢慢将丝丝清香,沁入心脾,然后,长长呼出满腔浊气。然后,转身,向赵国走去。   赵国,不是荀子的故乡吗?不错,可惜祖国好多年不要他了。至于为什么,史料中没有记载。但可以想象,有着治国抱负的荀子,如果有为祖国奉献的机会,是绝不可能在50多岁的时候,还到齐国游说。不是我不爱国,是祖国不要我。   祖国的山河依旧,夕阳依旧,似乎他的前途也依旧。到了赵国,开篇是不错的,赵孝成王把他尊为上宾,大概是因为,这些年荀子在外国嘚瑟的不轻,挣得一些名声,算是镀了金的“海龟”。荀子误以为可以大展宏图了,不料,跟临武君在赵孝成王面前议论兵法的时候,荀子侃侃而谈,阐述着自己的治军理念:“士民不亲附,则汤、武不能以必胜也。故善附民者,是乃善用兵者也。”而临武君斩钉截铁:“所贵,权谋势利也。所行,攻夺变诈也。”   正在谋划拓展疆土的赵孝成王,还是认可了临武君的观念,把荀子客客气气地晾在了一边。荀子被当头一棒,立刻就蒙圈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赵国依然是一个穷兵黩武的国家。荀子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梦想的边缘。   没想到的是,就在荀子在赵国议兵的期间,春申君的一个门客提醒春申君说:“伊尹离开夏朝到了殷商,商汤称王而夏朝覆灭;管仲离开鲁国到了齐国,鲁国变得衰弱而齐国强大起来。荀子是天下贤能之人,她离开的国家,大概会不安全了吧?”   春申君惊出一身冷汗,马上派人高薪聘请荀子。荀子在即将沉下去的时候,又抓住了一根稻草。提起笔,洋洋洒洒给春申君写了一封信,批评了楚国的政治。春申君看后,很是悔恨,诚恳向荀子道歉。荀子的心底那入世的激情又被点燃,重新做起了兰陵县令。   天有不测风云,公元前238年,春申君被门客李园杀害,荀子也就立刻失去了这棵大树,失去了阴凉的梦想之花,很快就枯萎了。不知道荀子是否泪奔,我早已是泪流满面。   心灰意冷的荀子,就此刹车,再也不去周游,再也不去奔走,毅然定居兰陵,开始了伟大的创作生涯,将满怀谋略,满腹经纶,化作了锦绣华章。      (二)孤寂苍凉的墓冢   明朝诗人李晔专程来兰陵拜谒荀子墓,见荀子墓孤寂荒凉,感慨万千,曾赋诗一首:   古冢萧萧鞠狐兔,路人指点荀卿墓。当时文采凌星虹,此日荒凉卧烟雾。卧烟雾,秋黄昏,苍苍荆棘如云屯。野花发尽无人到,惟有蛛丝罗墓门。   荀子墓究竟孤寂苍凉了多少年,史籍中没有记载。也正因为没有任何记载,越发显得悲凉,因为无人问津的孤独更加孤独,无人光顾的荒凉是真正的荒凉。   荀子墓在兰陵城东南二里,本来,周围很大范围内都是祭田,盛极一时。我想,贵为一县之长,学生故旧不在少数,仅著名的学生就有韩非、李斯、浮丘伯,为兰陵本土培养的人才也是不计其数。荀子死后,厚葬说不上,与平常人待遇不同是应该的。   可惜的是,时光荏苒,岁月无情。荀子的文章依然在传诵,荀子的名字依然在流传,荀子墓的祭田却被蚕食一空。蚕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却是一个惨烈的结果。   孔子被奉为圣人,墓地越来越大,越来越辉煌,接受着历朝官员,乃至皇帝的拜谒。孟子被奉为亚圣,庙宇也是非同凡响。虽然司马迁将孟子与荀子列在同一列传里。但历史不以司马迁的意志为转移,“孟母三迁”的故事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荀子的故事有几人知晓?荀子的抱负有几人懂得?   应该讲,荀子的思想,经过历史长河的洗涤,越来越鲜亮。可是,从读书开始,到今天就要从三尺讲台退下来了,我仅仅学习了《劝学》中连标点符号在内的区区362个字。这362个字,根本就不是荀子思想的精髓,而是原文中最为粗浅的部分。   郁达夫曾说过:“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我想说,没有思想家的民族是愚昧的民族,有了思想家却不懂得学习和敬重的民族是可悲可恨的民族。荀子留下来的著作32篇,难道只供几位专家学者?荀子的影响,难道只在兰陵一县?   荀子墓东西长10米,南北宽8米,东西两端高7米,中间高3米,上面遍布刺槐,就像荀子当初的昂扬斗志,也像今日依然光芒四射的思想,可惜,这短小的刺儿,戳不到历史的天空。倒是那几棵苍劲的松树,很像荀子的臂膊,伸向历史的天空,送出一个大大的天问——哪里是我的用武之地?   荀子的安息之地,无可置疑。而去世的时间,竟然至今没有定论,也就是说,荀子去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个有权威的机构做过记录,甚至,也没有一个亲朋故旧写过悼念文章,或许,连个墓志铭都没有吧?这种境地,如何不让人垂泪?   现在,荀子墓前有两块古碑,一个是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由增广生等几位员生首倡,众人共同捐立。碑额篆书为“补建荀子墓碑”,碑文及署名已不清。另一块是清光绪30年(1904年)山东巡抚周馥立“楚兰陵令荀卿之墓”。碑侧有周馥捐俸重修荀子墓的记述,碑文下令保护“荀子墓”,严禁闲杂人等在墓园附近放牧和樵采。这就是对思想家敬重的表现,这不是一个单纯的行为。   要注意,这两次立碑,都是私人行为。孔子之所以世代昌隆,乃是为政府所尊崇。一个民族,不是全员尊崇自己的思想家,必然暗淡了哲学的光辉。一个国家,不是人人都有信仰,一定荒凉了灵魂的山冈。   我们能够出重金修起金碧辉煌的龙王庙,妈祖庙,土地庙,却将伟大的思想家扔在了荒郊野外。我们放弃的不是荀子墓,而是荀子的思想。   周馥之后,再无人修缮荀子墓。终于,荀子有幸,兰陵有幸,民族有幸,1977年,荀子墓被列为首批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虽然只是一个省级,虽然荀子是继孔孟之后的一代儒学大师,理应举国尊崇,但好的开端,就会有个好的结局吧。      (三)辉煌阔大的陵园   荀子墓得到了修缮,得到了保护,也建成了庙宇陵园,成为规模比较大的景点,变得富丽堂皇起来,我却还是流泪了。   走进陵园,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有高大的牌坊,还有两面阔大的状元墙,一面是考入清华的学子,一面是考入北大的学子。每面墙都留下了很大的空余,意味着,将来还有源源不断的名字会刻在这里。   我在想的是,这些学子,除了读过那362个字以外,还有几个读过荀子的其他文字?有几个懂得荀子的治国理想?有几个懂得荀子的人文情怀?竟然恬然自安,陪伴着几百年前那个伟大的灵魂。   陵园里有一处封闭的建筑,立一块石碑,上面写道:圣井为荀子庙建设过程中形成的景观。打井队打井,6天6夜,更6处不见水出。打井队队长犹豫之际于梦中得一长者启示,移于此处开钻。未足两天即得泉涌。队长告众人梦中之事,皆言荀老夫子显灵。得圣者点化凿成,称“圣井”最宜。   我探头探脑半天,实在是想一睹圣井容颜,可惜拼尽了力气,才发现圣井已经被锁起来了。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因为至少,兰陵县的人们至今还在心中把荀子当作圣人看待,他们心中依然有着敬仰之情。我想,对于兰陵人民的尊崇,荀子的在天之灵应该是能够感受到的。   有一六棱形石柱,底座上用朱红镌刻着“梦花笔”三个大字。大概是取自李太白“梦笔生花”的故事。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无可非议。但是,真正想拥有生花之妙笔,必须领悟荀子《劝学》里的精髓。《劝学》一文,不仅仅适用于狭义的文化学习,更适用于广义的学习。   三大牌坊:博雅坊、知明坊、长青坊。我没有研究过,不敢说全取自《劝学》。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设计者就根本没有全面读懂荀子。或者说,荀子的悲剧就在于,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人们只看到了《劝学》。   你看,还有一个“劝学广场”,东西长90米,南北宽50米,是荀子庙的祭祀区。在网上看到一幅照片,横幅上赫然写着“清明节,拜荀子,诵劝学”,下面是清一色的学生。但愿,他们诵的不仅仅是那362个字符,不仅仅是如何学习。   就在我有些黯然的时候,遇到了一座“巨擘门”,心中有了些安慰。这个名称,来自梁启超。梁启超力荐的四部国文必读书中,就把《荀子》排在第一位。认为荀子是“中国社会学之巨擘”。可惜的是,经年而下,真正领会梁启超的苦心的,寥寥可数。可喜的是,兰陵人知道,没有荀子就没有兰陵文化;没有荀子,就没有兰陵在中国历史上的巨大影响力。   也许,荀子为了报答兰陵,是兰陵给了他一方水土,一方蓝天。岁月虽然不长,但足够他享用一生。他在在兰陵传经授徒,整理一生的言论著述,把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扎在了兰陵,开创了“兰陵多学”的伟大基业。   让我最为激动地,是看到了那座“后圣殿”。东西长36米,南北宽19米,高13.6米。是荀子庙的主体建筑。清末民初著名学者章太炎认为,孔子之后最能代表儒家发展创新的人物是荀子,推荀子为“后圣”。   荀子陵园,不是最热闹的,却是最干净,最纯净,最能让人静下心来沉思的地方。你有大把的时间和空间,阅读《劝学》,阅读《荀子》和荀子。在孔庙里,鼎沸的人声,喧闹着你的心;如织的人流,让你身不由己。你无法聆听圣人的教诲,无法领悟圣经的真谛。   我静静地,慢慢地围绕着荀子墓转了一圈,想象着荀子的音容与笑貌,体味着荀子的艰难与苦闷。其实,我是没有资格拜谒荀子墓的,我也没有读完《荀子》32篇,我的眼泪有些假惺惺的,应该说,我是在向荀子致歉。   荀子是不幸的,壮志难酬,客死异国,生卒年不详,连自己的姓氏在百年之后被改成“孙”……荀子也是有幸的,虽然被尊崇的有点儿晚,有点轻,但终归是迎来了曙光。   荀子什么时间走入这座坟墓的,看来已经不重要了。他思想的光辉,什么时间真正光耀中华,才是最紧要的吧?   阳光,很灿烂,普照着荀子庙的每一个角落。当我回首之际,仿佛看到了荀子欣慰的笑脸……   我又一次流泪……   玉树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癫疯河南癫痫治疗医院哪家较好武汉癫痫病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