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心灵】亲亲的土坡坡 亲亲的人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女生悬疑
无破坏:无 阅读:1153发表时间:2014-04-14 20:03:32 摘要:谁亲,有我的黄土亲?谁亲,有我的故乡亲?谁亲,有我的亲人亲?什么情,能抵我故乡情?我爱你,土坡坡!亲亲的土坡坡,亲亲的人…… 荆州哪些医院可以看羊癫疯 (一)最美的女人是妈妈   妈妈来电话了,母女俩唠了半个多小时,妈妈说:云,你累了吧?忙了吧?要不就挂了吧。你看,握电话都怕把我累着!忙,即使跟前站几个人等着买货,妈妈,我也想跟你多说几句。其实,我知道,妈妈想跟我说的话很多很多,不仅仅是对远在他乡的女儿的叮咛和交代。这两年,家里接二连三的不幸,还有目前仍处的困境。妈妈心里有很多的苦和无奈,有时候,她就想跟我商量商量,欲言又止,又怕我多操心,夜里睡不着觉,能猜测出:电话的那头,是妈妈焦虑的神情,忧郁的目光,无言的叹息。   惭愧,作为老大,我没把家里领导好,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爸爸妈妈含辛茹苦把我们姊妹几个拉扯大,只希望我们能够过得幸福,活的安宁,可,究竟是天意呢?还是什么?日子怎么就那么的不太平,小弟弟英年早逝不久,一家人还未从悲痛中走出来,大弟弟受惊吓到如今一直还在病中。而妈妈,去年也是刚从医院化疗出来。生活的阴影,怎么就那么的难以摆脱?自认为自己还够坚强,不能倒下也不敢倒下.每天依然辛苦的工作,必须的开心。因为,我是全家的希望和力量!是亲人心中的太阳。其实,我真的好累!好想像小时候一样依偎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好想吃妈妈做的饭,喝妈妈熬的小米粥,而现在,连回家跟妈妈见上一面也那么的奢侈,最大的安慰,也就是每天通电话了。   妈妈一辈子省吃俭用,为的就是我们。如今,她虽然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可还要复查,吃药维持。那天她跟我打电话说:云,你跟医生讲讲,问我一顿吃两个药粒行吗?她说那药很贵,三瓶就是四百多。妈妈呀,你为的就是省那一粒药的钱吗?你可知道?只要你在,就是我们的宝,只要你在,我们才有家的感觉!   妈妈的头发白了,不再年轻。脸上布满了皱纹,妈妈老了。小弟弟去世,妈妈未能见上一面,那歇斯底里的哭声,悲凉凄惨,痛彻心扉!我未能好好的多陪几天,就匆匆的又出门了。妈妈,你娇小的身影,瘦弱的肩膀,疲惫的心,能装下多少沧桑?你说,小弟弟去了就去了,咱活着的安宁不就好了么?可咱这个坎,怎么就这么的难越过呢?妈妈,不要着急,医生不是说了吗?大弟弟没事,就是受了惊吓,精神错乱,慢慢调调就好了。我想,我们一家这么善良的人,老天爷不会无情,马上就会云开雾散的。   妈妈的好,并非浅薄的语言所能表达,什么比天高,比海深,都是苍白无力的,都不及;妈妈的美,就算天女散花也无法形容,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就是盛开的最灿烂的最神圣的花。对妈妈的报答,不只是一句形式上的“母亲节快乐”,不只是一束追求时髦的“康乃馨”,一句口头上的“我爱你“,妈妈最需要的,我们最需要给的,是对妈妈最真切的关怀和疼爱,就像小时侯妈妈关怀和疼爱我们一样……         (二)亲亲的土坡坡,亲亲的人   土坡坡路,久违了的塌实与亲切。就算几世不回来,再见,感觉依然如初,依然如故.沿着土坡坡路,曲曲弯弯,弯弯曲曲,再陡峭,走下去,依然行步如风,不会跌倒,不会栽脚。这是我从小到大,摸爬滚打了无数次,家乡的土坡坡,门前的土坡坡,亲亲的土坡坡…….   半山窝上,不知谁家男子在放羊,羊儿咩咩叫,他在后边赶,纯朴自然的交响乐.走走停停,停停望望,只几分钟,下坡了。河滩上的石子,光怪陆离,干净光滑。踩在上边,天然的按摩。想起了小时候,邻家的小男生,掉进了小河里,依稀记得他当时在水里挣扎,后被不知谁拽上来的情景,后来,他曾经成了我的情哥哥。那时,我们一群小女生,经常在小河里洗衣服,小河里的蝌蚪,游来游去,自由欢快,洗着洗着,我们便会捉了它们玩。只是,如今小河已干枯,没有了水,山根里没有了汩汩冒水的山泉。我只能踩着河滩上的石子追寻昨日的影迹,嚼着回忆甜蜜。   河滩边的土地上,一杆杆直挺挺的钻天杨,气势雄伟,树叶纷纷落下,哗哗一地。踩在上边,沙沙做响。曾经的时光啊,曾经的那些时光。我还拿着大麻丝袋,装满落叶背回家,给家里的兔子过冬吃呢。看见了那边的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那口不变的井,曾经,村里人都吃那一口井里的水,是那口井里的水把我养大的。难忘的情怀……   走着走着,过了这一道沟,对面便是又一道山坡了,难得回家一趟,难得亲近的家乡,难得亲近的土坡坡,我是来了兴致,自顾自的朝上走,专拣羊肠小道。羊肠小道,其实就没有道,就是人们走啊走,爬啊爬,踩啊踩出来的,爬着爬着,随时都会滑下来些土,松松的,软软的。遇到陡的地方,我便会找了些结实的牢固的草根拽着上去。独自在久违了的亲和感觉中开心的笑,那管身后的坡坡上有人喊我回去。   这边的半山窝里,犹见当年沈阳癫痫病可以根治吗?村里有魄力的人开采煤窑的痕迹,听说,投了不少钱,不只一个人尝试过,那个曾经很得意的支书,为此,赔了不少呢.后来是彻底倒了,官没了,煤窑也没打出煤来,白辛苦一番!爸爸曾经还在这里看过门,做过饭,若是真能挖煤出来,我们家,我们村里准富了呢?唉,谁不想好呢?谁又能永远好呢?不过,村里人现在过得不错,冬季一家两吨政府免费发放的煤,屋里暖融融的,个个轻松松的,你们难比的悠闲自在。   半山上的荒地里,高高的杂草直抵胸前,粗得象树杆杆一样,不愁没柴烧。东张西望,继续拐拐弯弯的行走,其实,走上去,对面山坡上不远处就到了我最好的初中同学红丽姐家了,她在村里的学校教书,很想念我,我也想她,只是这趟回来又是个仓促,很快就要走的,想一想,不去了吧。她不会怪的。   下坡,沿着河滩一直的朝东边走下去,初冬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竟微微出汗。走着,看着,想着,恋着,七拐八弯的绕了一圈,路过当初自家的棉花地,踩着已是没有路的路,又绕回了上坡回家的路,真想,躺在山坡旁绿油油的麦田里,晒着冬日暖阳,眯上一会。感受一下这常日里享受不起的亲和近,温和暖……   这时的家乡,虽然没有绝美的景色,在我的眼里,怎么这么的美啊?一把土,一块石,一根草,一片叶,一丝微风,一缕阳光,都让我情不自禁的兴奋,喜悦,不舍。天空是那么的湛蓝,宽广,宁静,随和,就连飞起的尘土,也那么的干净!眼前,不正是心灵所期盼已久的世外桃源么?   不知不觉间,已是重返山头,站在邻家爷爷奶奶曾经居住过的土窑洞的房顶上,向下,向对面回望,深深的,呼吸一下自由新鲜,清澈干净的空气,恋恋不舍。妈妈搬回了小院里,和侄女俩人相依为命着,小院里祖祖辈辈不知住过了多少人,依稀记得当年很多很多的人,很多很多的故事。妈妈说,现在她住的这屋,爸爸曾经还是在这个炕上出生的呢!千年房子万年窑,那时的建筑真牢固!晚上站在小院里抬头望,满天都是亮晶晶的星星。   就这么两天,妈妈上顿煎饼,下顿饺子,左顿烙饼,右顿面条,变着花样的张罗着给我吃,坐在或者躺在炕上,幸福温暖的滋味……   邻里乡亲的闻讯赶来,亲切的问候,好暖!   奶奶靠着门口小庙的墙边,坐着石头凳,拄着健康长寿的拐棍晒太阳,她87了,另外一个也是80多岁和她不相上下的奶奶和她一起有这句没那句的说着,和着,应着,声音很高,生怕对方听不到,实际是自己听不到。想当初,她们也是健步如飞,精神十足呢,岁月无情不饶人啊!   妹妹来电话了,说在城里把票买好了,唉,又要走了。妈妈在老同学家里给我买来了几斤自养蜂酿的纯天然蜜,还买了老黑酱,家里的胡萝卜,脆生生,甜润润的,还有,还有,什么都好吃,可惜路太远,带不了哦……   谁亲,有我的黄土亲?谁亲,有我的故乡亲?谁亲,有我的亲人亲?什么情,能抵我故乡情?我爱你,土坡坡!亲亲的土坡坡,亲亲的人……   共 29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