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高原上的水上民族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一      我去云南丽江的时候,因天不作美,没有登临那海拔5000米的玉龙雪山。只是在头一天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遥望了那巍峨的玉雕似的玉龙山处女峰。翠绿山屏上面擎托着一片银光闪闪的雪峰,不时从高天流云中露出脸来,像揭开了羞涩的面纱展现给世界。此时,多么渴望一步登上雪峰看个究竟啊!   可次日凌晨起了个大早,驱车赶往玉龙雪山时,却下起了绵绵细雨。那里的天气就这么怪,像小孩的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变化莫测。滚滚黑云将山罩了起来,什么也看不到了。我们只好放弃了瞻仰雪山的计划。可过了几天,有兄弟到丽江时登上了玉龙山,看到了雪花飘飘的雪峰。他们发手机短信传给我喜讯时,我在祝贺的同时,不无遗憾之情,即 成拙句:      丽江遗憾事,烟雨淹玉龙。   君幸会雪山,稀客醉胜景。   虽未赏雪舞,分享追幻影。   机遇匆匆过,锁定乃英雄。      二      看不上雪峰了,我们只好改道走进了玉龙山下的玉水寨。   苍翠的山腰缠绕着白生生的云朵,悠闲地飘动着,像翡翠的裂缝里冒出的袅袅仙气,与周围的山水是那样和谐一致。   山腰有一棵千年五角枫,枫树旁奔涌出一股泉水,如海眼一样,长流不息。这涓涓流水,是从山体的岩洞里渗出来的,充满了圣洁和灵性,纯洁而透明,流成次第下泻的一个个渊潭,潭湾珠连,形成一个个高山明珠。潭潭溢水,构成一道道长长的白练;高差较大的地方飘起了瀑布群,十分壮观。身临其境,如同生活在纯洁安静的世界里,到处是明快的感觉。   玉水寨坐落着一个木墙青瓦的东巴村,居住着几户纳西族人。村居那灿烂的东巴画廊,独特的人神造型,在诉说着东巴经里那古老的故事,其中心思想是教育人们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不要侵害与人类共同拥有生存权力的动植物。纳西族人,有对所有水的源头祭祀的习俗。称谓“神树”的那千年五角枫下,对着水源摆一香案,引来络绎不绝的举香跪拜者。纳西人祭祀水源就是祭祀“署”,他们认为“署”就住在洁净的水里。纳西族的先民崇信动物,他们把许多飞禽走兽看作灵异之物和人的良师益友。而“署”在东巴象形文字里的样子是青蛙的头、人的身体和蛇的身子。纳西族的东巴经里说,“署”就是人的一位同父异母兄弟。“署”是一位大自然之神,分管着山林河湖、野生动物。人毁坏森林、污染水源、捕杀野生动物,“署”很生气,对人进行报复,人就有病痛,人间才有洪水和地震之类可怕的灾害。有时砍了树、采了石头来建房子,事后也要祭祀“署”兄弟,表示一下歉意。每个纳西村寨都有一个或几个东巴,每个东巴都在村外有自己举行祭祀的地方,叫祭天场。每年旧历新年初五,东巴们与村里的男子聚集在一起,在祭天场举行隆重的祭天仪式,向神灵奉献年度性的供品,更少不了对水祭“署”。对于那些保佑人们不受洪水、闪电、打雷等天灾侵袭的神灵们,要特殊祭献。主持祭事的当然是村寨里的东巴。东巴是村寨里学识渊博、精通多种技艺、出类拔萃的纳西人担当。东巴只是一种尊号而已,不存在相互间的统属与被统属的等级关系。东巴全是男子,其职务是世袭的,父传子,子传孙,无子传侄。现存于世的东巴极少了,山下的东巴谷里仅聚集了几户东巴。他们集巫、医、学、艺于一身,是具有多种技能的纳西族早期的知识分子,有的能上刀山下火海,有的能演奏悠扬的纳西古乐,有的还开起了银器铜器加工作坊。   纳西族祭天,决不允许妇女参加。由于东巴经中描绘了另一个世界的快乐生活,人们害怕妇女听了东巴的咏诵后,会自杀寻找那个世界。传说,东巴教中与殉情有关的鬼叫风鬼,有七个,全是女性。现实生活里,如果不能和相爱的情侣结合,首先想到去死的,也多是女性。而男性因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般也选择共赴传说中的玉龙三国。玉龙雪山下的自杀,好象也变成了理想的归宿。据说,在玉龙三国里,老虎当坐骑,白鹿当耕牛,男耕女织,过着一种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殉情的地方大都选择玉龙雪峰下的不大的一片草坪。青年男女穿戴好自己喜爱的衣配,在那里含笑而去。可惜我没登上雪峰,去正视一下纳西人的精神气质和生死观。      三      纳西人祭祀水的源头,就是祈求“署”神确保源远流长,保持着水的世界。因为纳西人就生活在水里。他们是高原上的水上民族。   那里有一座著名的水城叫丽江古城,我们慕名而去。去水城的路很险。中巴车把我那只疼痛的脚连同我载上了3000米的高海拔地带。我的脚是从昆明去大理的火车上划伤的,缝了两针,打了吊瓶,又告别了苍山洱海,盘旋颠簸在袅无人烟的百里高原。海拔越爬越高,气候和山势开始严峻,云层连绵不断地压在头顶,汽车在悬崖峭壁间穿入云中。我和旅伴们好象要到云层以外去。云层以外还有云层,世界原本是多层次的。我的心像不断转弯的车子,也悬在大山深处的云雾之中。恐高症使我不敢透过车窗多看几眼,瞬间闪过的是深不可测的峡谷和满眼盈绿的原山起伏高峻,山势险恶。颠簸了三个小时,终于钻出了大山,眼前豁然见一片宽阔地带,看到了土墙灰瓦的房舍和河流稻田。随着落差的不断降低,车子飞快地行驶在群山环抱的沃野之间。这里车辆稀少,更不见大货车的出现。   丽江到了,我们在宾馆里稍事休息,要去参观丽江古城。高山的颠簸,使我的脚又疼痛起来,外面还下起了小雨,我想,看过大理古城了,或许千篇一律吧,不想去丽江古城了。可导游胖金妹说,这座千年古城,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世界文化遗产”,激起了我的赏兴。我右手打着伞,左手扶着旅伴的肩,一瘸一拐地步入了古城。   漫步在以五花石铺就的大街小巷,但见街道不拘于工整而自由分布,住街傍河,小巷临渠。桥、水、树、巷、屋相依相映,极具高原水乡古树、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学意韵。使这座高原小城显得既古朴又清新,既沉稳厚重又充满活力。清澈见底的潺潺溪水串联着300多座古朴的石桥木桥,座座石桥木桥连接着白墙青瓦的一户户店铺阁楼,穿街饶巷,流布全城。形成了“家家门前饶水流,户户屋后垂杨柳”的诗画图。这里的水,源自玉龙雪山,由三股分成无数支流,使这错落有致鳞次栉比古色古香的古城,产生了水一样的灵性,成了休闲娱乐购物的风水宝地。这里是清一色的明代黑红相间的小楼。雕画的门窗、翘首的马头墙、飞檐挑角的屋顶、门庭的红柱纱灯、拱形的桥栏、溪边的彩石绿树、沿街花草披拂的哗哗流水以及水中的自由自在的游鱼,是那样舒适,那样和谐。置身其中,仿佛步入了“清明上河图”的繁华街景,让人流连忘返。   夜幕降临了,家家户户红灯高悬,街巷的人流接踵而至,沿水的一个个茶舍饭馆宾客盈门,人们欣赏着悠悠的纳西古乐,品尝着沙锅米饭和煮米线等风味小吃,过着神仙般的日子。酒足饭饱之后,络绎不绝的游人可以聚集在古城中央的四方街,参加热闹的篝火晚会。四方街400平米的石铺广场上,熊熊篝火映红了溪水,不同民族的男男女女在当地人的引领下,手拉手地围拢着火堆,伴着琴声欢快地跳起舞来。充满了特有的民族气息,一派欢乐祥和的气氛。   据说,这样的篝火舞始于2700多年前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当时云南的山野间,劳作之后的人们围着篝火,吃着铜釜里煮熟的饭菜。食物虽然简单,但饥肠辘辘的人还是很满足,不禁手舞足蹈起来。煮饭的铜釜翻过来,就成了手中的乐器。   这篝火,相传在远古人间没有光明和温暖时,是摩梭人——女创始祖哈玛达咪去天宫盗取的火种。她用自己的身体当火媒,变成了人间火炬。人们环火歌舞礼赞,是对哈玛达咪的祭祀。难怪在东巴村和东巴谷有日夜守护木火的人,使木火长燃不熄。他们迷信断了火就是断了人间烟火,这个民族就会灭绝。   大智大慧的纳西先民,自唐宋以来,在漫长的社会实践和生产劳动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东巴文化。东巴教是纳西族的原始宗教,并笃信万物有灵的多神教,逐步形成和演化成故事传说繁多的活形态文化。丽江古城的文化蕴涵丰厚独特,是我国保存最完整、最具民族风格的古代城镇。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受人类共同承担保护责任的世界文化遗产城市。      四      纳西族最为著名的文化特色是“三个活化石”,即文字活化石——纳西象形文字、音乐活化石——纳西古乐、人类社会活化石——摩梭人母系大家庭。   创造于唐代的纳西东巴文,被称为世界上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流行于丽江的两套大型古典乐曲《白沙细乐》,被中外音乐界视为“国宝”。泸沽湖畔的摩梭人,至今仍保持着母系大家庭和不娶不嫁的阿夏走婚形态,为世所罕见。   东巴谷的他留人家介绍说:他留人家谈恋爱是从十三岁开始的。十三岁举行了成人礼,就有恋爱的资格了。女子闺房的后墙都留一个孔,晚上来求爱的男子通过此孔送进一根竹竿。若女子同意那男子入闺房,就将竹竿拉进来;若女子不同意就将竹竿推出去。入闺房的男子与那女子面对面盖在被窝里谈情说爱,但彼此不能突破防线。一个女子最少选七个男子谈爱,最多的要谈二十多个。这种婚恋方式,对青春男女是一次莫大的生理考验和婚前教育。   而生活在泸沽湖畔的摩梭人的婚恋就不同了。现在他们仍保持着母系氏族社会的古朴遗风,家庭中一般以年长或能干的妇女当家,男女不嫁娶,实行走婚。男女双方的关系以感情来决定相处时间的长短,所生的孩子有母无父;待孩子十三四岁时,由母亲带着孩子去认亲戚,凡认过的亲戚家,自己的孩子是不准与他们的孩子走婚的,由此避免了近亲生育。走婚的方式是很独特的。姑娘于白天在劳动生活中选好女婿,晚上便在家敞开温柔的胸怀以逸待劳。男到女方走婚必备三种东西——肉包子、片刀和毡帽。肉包子用来打狗,片刀用来拨门闩(若轻车熟路后,被走婚者就不再闩门了),毡帽挂在闺房门口,其用意是告诉后来者,此闺房女人已被先占,后来者见门上挂了毡帽就会悄悄地离开。   幸亏泸沽湖距丽江山高路险,不然都纷纷赶去走婚就麻烦了。去那里的路只能是让人翻山越岭提心吊胆的铁路公路,如有飞机通航就会让那片安静的角落,失去亘古以来的朴素与纯洁。   我就要离开丽江了,那泛舟泸沽湖,哼着泸沽情歌走婚的愿望就要破灭了。   何时走进泸沽湖?“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但我还是想去那片原始的净土,亲身感受那里的水上风情。 武汉治疗癫痫的中药武汉癫痫排名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最便宜武汉治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