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晓荷·遇见】七月随笔_1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民间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686发表时间:2018-07-09 19:32:25    七月如火,热浪滚滚。每天早上,我出得家门,走到菜市场买菜,走在大街上,身上汗水直往外冒。只有在黎明十分,透过窗棂,拂过一丝清爽的凉风。   七月七日那天,天刚破晓,窗外似有小雨滴在飘洒。此时,我又一次陷入沉思,那是我们永远不能忘却的那段历史“七七卢沟桥事变”,仿佛炮火仍然在耳旁轰响。八十一年前的七月七日,战火染红了卢沟桥,宛平与北平不平,整个中华民族走上了危难重重的战争中。华北告急!一寸河山一寸血。这一天,宣告了全民族抗战的开始;这一天,投下了长达八年的暗夜,遮覆了3500多万同胞愈合的伤痛。八年中日战争,记录了日本侵略者的野蛮与杀戮,也见证了中华民族的抗争与不屈。正义不容亵渎,历史不会重演。   掩卷之后,还有余音缠绕。历史演绎惨痛的一幕幕,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快乐生活。家里,和睦温馨,每天做着家务活,一日三餐,洗洗晒晒。空闲时间,读读文字,写写评论,印染书香。于清雅中,静得光阴流逝,幸福恬淡地过着日子。   这个时候,一个人安静如我,行走在文字的天空,慢慢地打开思绪,远处时不时传来鸟鸣的叫声“喳喳喳”,心海似溪流流淌。   这个时候,也是头脑最清醒的时候。看着手机,跟着文字,跟着文字中蕴含的哲理去喜怒,去酸甜,你就有了与文字背后交流的作者的感悟涌上心头。   这个时候,起身出得户外,穿越大街,车来车往,路灯依然在闪烁,晨起的人们在跑步健身。走过人马桥,跨进了蒙岗岭森林公园,翠绿繁荫,间有金黄的芍药花盛开。再往前方看,有七个老年人舞着慢步打太极拳,音乐在伴奏,清晰伴晨风,悠悠然。   我层层拾级而上水泥路面,但见右旁三个招牌引人注目,上书有:“文明市民公约:爱国守法,举止文明,讲究卫生,维护交通,保护环境,移风易俗,敬业守信,团结互助。”严谨的秩序,让我们享受到了大自然的美好。   花有容,人有装,大自然的资源取之不尽,抬头仰望县城最高的崇德楼,取其名“崇高”、“道德”,也是对安福文章理学忠节之邦最好的诠释。巨大的壁石立在前面,它是一本安福本土的书卷。你看那雕琢的凹凸字“人要实,树要直。”就是对安福人做人最好的解释。再看那“中秋烧塔”的字样,右边雕刻的鱼鳞表面的圆锥形塔,让我想到了熊熊火焰聚拢向天扬,喧闹的人叫声达天明。   顺着巨壁从左往右看,“作田伢崽不怕老,今年就望明年好。”“水车,车水。”“安福老表一把伞,走到外头当老板。”“豆腐,豆腐。”“盘箕晒谷,教崽读书。”“打麻糍。”“火腿腌制”“作田人家三件宝,鸡鸣狗吠小孩闹。”“吃不穷,穿不穷,不会划算一世穷。”“脚碓”。这些,一展安福风土人情,让我们有一个展开想象的画面,去回味历史人文和千年的安福文化。   从小园往上走,左右草丛湿露露的。我吸收着富含氧离子的空气,神清气爽。这就是我经常往返的地方,春妍吐荫,次第花开;夏至树更青,鸟儿歌唱得更响亮,繁花开尽,初吐青果;冬来青色泛金黄,老枝换新装。这一道道,这一丛丛,这一大片含着红艳,带着紫气。这三三两两擦肩而过的人们,享受着最美的早间绿色。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那方有两个亭子间的水泥场地。前方有一亭,红梁屋檐刻有凸出的“安然亭”字样,右边三个雕像,雕像边各置有一个石壁,石壁简单介绍了雕像人物的生平。他们是罗隆基、王造时和彭文应。罗隆基,号努生,江西省安福县车田人。1912年,他考入清华留美预备学校。1921年,罗隆基毕业后,赴美、英留学,获得政治学专业博士学位,他大量接触了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主张实行自由民主体制,拥护人权。罗隆基先后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揭露国民党的黑暗统治,抨击国民党的现实政治,他主张用改良主义代替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暴力革命。新中国成立后,罗隆基先后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委员、森林工业部部长、政协全国委员常务委员、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宣传部长、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等职。1957年,整风运动变成了反“右派”斗争,罗隆基本人被错划为“右派”。1986年才予以平反。1965年,罗隆基在北京病逝,终年70岁。   在安福,罗隆基、彭文应和王造时就是我们说的安福三杰。1917年,用庚子赔款建成的清华大学在江西招生,年仅13岁的彭文应和15岁的王造时一起,以全省第一和第二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三杰个性尽不相同,罗隆基张扬桀骜,王造时感性稳重,而彭文应是一派文弱书生形象。绕过石雕,后方亭子屋檐雕有“濑怀楼”的横幅,烫金的楷体大字,墨迹悠久。   或许是对这方空间独有情钟,源于这里南向有一突耸露出的红漆木栏围成半圆形的站台,让人们可以俯视整个县城。那一座安福三桥,那泸水河发出巨大的流水声。尤其在清风拂面的时刻,用手机拍摄的图片,倒影出清澈的淡绿的水,被繁绿掩映中间,而远影之上,朦朦胧安徽小儿羊癫疯看哪个科胧都是红墙高楼大厦。更远处,又是一山连着一山,丘陵地貌的安福,在于山水连天。   安福,物饶富产,其建制有二千多年的历史,具有中国最美樟乡、中国竹子之乡、中国火腿之乡、陈郑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山红心杉故乡的美称,为第二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全国创建生态文明典范城市、徐霞客游线标志地城市。2014年,安福县被江西省确定为六大省直管县之一。   这奇山异水崛起千年的古城,这百里河岸,打造了许多著名的景点。武功山、羊狮慕、崇德楼、塘边古村、孔庙、文塔、谷口水库、洞渊阁、凤林桥、莲舫庵等等。2018年,安福县被评为“2018中国最美县城。”这泸水之滨,一河两岸四区,有村就有樟,无樟不成村。全县100年以上的古樟就有3000多株。时光的年轮,承载了老樟盘曲虬枝延伸的躯干,满身的鳞角,则是岁月留下的记忆的印迹。等待着,走进一个美丽的乡村,品一碗清香扑鼻的表嫂茶,看一次地地道道的河灯会,烧一回梦回童年的中秋塔,过一个乡土乡味的吃新节,尝一尝风味独特的老火腿。美安福,看不够的山清水秀,只要我眼前有画,心中便有文字倾哈尔滨癫痫病专治医院神经科门诊泻其间……   此时此刻,漫游的思绪在雾气缠绕着,回味着。从遥远的历史回转过来,我再次环顾这方半腰中的平台,看见了四个老年人在踢踢腿,伸伸腰,伸开双臂,做着运动,用最大的声响吼叫,释放着最好的身体能源。   共 24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