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一个人的遭遇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他的父亲是财主家的花花公子。解放后,失去了财产。既不会劳动,又懒散好喝,光景过的比别人差远了。他的母亲是一位大家闺秀,除了打扮,连茶饭都做不好。不想祸不单行,有一年,他的父亲偶染风寒,因无钱请医生,就落下了肺气肿的毛病,喘的就像半死不活的小鸡,坐在炕上倚着个枕头,一口气拔不上一口,成天的咳嗽着。就这样熬了三年,终于挺不过去而死去了。这个原本就多灾多难的家庭,就更是雪上加霜。父亲没了,母亲又体弱,弟弟又小,生活的重担像泰山一样压顶。还小的他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笑容,泪如雨下。他也突然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长大了,不再是一个孩子,不再是一个在父母跟前撒娇的顽童了,而是一个男人,一个大男人。于是,他自作主张,不顾家人的劝说与反对,毅然放弃了学业,含着眼泪丢下那心爱的书包,挑起了维持家庭生活的重担。幼小的他从此失去了往日的笑容,投入了艰苦卓绝的生活中。他很能干,也很勤劳。每天集体劳动散工之后,就去割羊草,打柴。他每天很早就下地,很晚才回来。然而,尽管他风里来,雨里去,生活仍然是举步维艰,吃了上顿没下顿。那年月,一个大男人都保证不了家庭的温饱,还得参糠参菜,何况一个孩子又咋能挑的动这千斤重担呢?   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晚上,当他酣然入睡时,母亲看他那稚嫩的肩膀被背柴的绳勒的一道道的血痕,看他那圆润的小手打起的血泡和铁锹柄磨起的一个个硬茧钉,看他那瘦弱的身体一天天更加消减,泪如雨注。明明的月亮,挂在树梢,照在窗前。一夜夜不能闭眼的母亲,想的很多很多,也想的很累很累。一家三口,弟弟还小,自己又不能下地劳动,单靠一个孩子依养一个家庭,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出路又在何方?她焦虑不安,忧心忡忡。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要强的,虽然从没有在她面前说过一声苦,叫过一声累。她知道他很苦也很累,很烦也很躁。他的笑是装出来的,他是怕她伤心才把痛压在心底的,才不让眼泪流出来。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她抚摸着孩子的脸,看着这个懂事的孩子,心如刀绞,昼夜难眠。暗暗的在心里说,平儿,我们咋样活啊!   那是一个秋天。太阳暖暖的照着大地,秋风吹得密密麻麻的玉米叶激流般的哗哗作响,一个个成熟了的棒子,露出了金黄的大牙,几缕胡须在轻轻摆动,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平儿看着一个个黄金般的棒子,口水直流。又想想母亲和弟弟饥黄的面孔,不由得伸手搬下两个,揣入怀抱,做賳一般地顺着田埂溜出来。可是不凑巧被看秋的发现了。   “站住!”看秋的一声喝。   平儿知道坏事了,吓得一松手,两个棒子从怀里掉到地上。   平儿被游斗了。戴了一顶比自己还高的帽子,圆锥的帽子上,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黑体大字:地主狗仔。且背着一个血红的大叉。一声声刺耳的“打倒地主狗仔”的口号声,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浑身哆嗦着,豆大的汗珠挂在脑门上,可是他没流一滴泪,只是牙关咬得叭叭作响。被游斗了一天的他,终于倒下了,浑身如火炭一般,直打摆子,口里不知呢喃些什么,爹呀奶奶呀的叫个不停。他的母亲拧着小脚,四处求告。幸亏村里有一位好心的土医生,给配了偏方,配了几副中药。半年后,平儿的身体才渐渐的恢复。   悲痛的母亲眼看日子过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几个孩子是会被活活饿死。她决定改嫁,为孩子们找个依托。一天,终于来了个媒婆,没用费多少口舌。母亲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自己的破屋,嫁到了十多里之外的另一个村子,和一个姓张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平儿开始有些不适用,可那个男人脾气性格都很好,没有一点嫌弃他们的意思,再说,此人膝下无子无女。对带来的孩子也甚是喜欢。平儿弟兄也重新进了学校。开始了新的生活。   平儿娘们在张家,虽然生活比较差,但粗糠大饭,还是能吃个半饥半饱的,衣服虽然补丁压补丁,但也还能将就的过去。继父张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很少言语。对待平儿娘们视如亲生。平儿每当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就很是感激:   “继父待我们确是很好的。他善良,宽容。虽然后来,我母亲为了感激他对我们的好,又为他生了一儿一女,但他也没有表现出偏爱。我在张家住了一年,就回到了老家。那是因为,有一次,在学校,我和几个同学吵嘴,他们就骂我是野种。我实在忍受不了,就坚持自己的主意,离开了张家,回到老家,独自生活。继父几经挽留,可我就是不听。记得他一个大男人,眼泪比雨水还多。我回家之后,就自己生活了,继父还经常让我的母亲给我送这送那的。他是个好人,是个值得我感激的好人!”   “17岁的我便开始了自己真正的生活。我每天参加集体劳动。队长是我本家的叔叔,他对我照顾的很周到,每年的工分下来,也足够养活自己,360斤口粮是完全能够分回来的。后来,好像又过了一年,我把我的弟弟也接回来了。因为弟弟也大了,书也不读了,在继父那里也只能给他们添负担。我总是想,继父只能养我们小,不可能养我们一辈子,都老大不小了,能不给人家添的负担就不添,咱有腿有脚的,应该自立。”   我坚信,一个人如果真正能够做到自立自强,他一定经过了不平凡的坎坷,这确实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恒心和毅力,是一种敢于面对困难和磨难的坚定的意志力。   他满脸的络腮胡子,浸泡在泪水中,显得黝黑油量,在太阳下还闪着光华。那因悲痛而抽动的嘴角,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我顺便说说你的父母,我特别感激二老。我和你们住在一个院子里,你母亲每天中午,都要给我送去一碗做好的菜。不怕你笑话,我对你母亲那碗菜的期待,就像一个婴儿渴求母乳一样。虽然那碗菜没什么质量,可是对我来说,香的要命。我特别喜欢老人家三月的烩榆树叶菜和冬天的烩酸菜。她还给我补衣服,缝鞋袜。在我生病的时候,老人经常照顾我的。”   “你说的这些,我并没有什么记忆?”我说。   “你那是才一两岁,咋记得住呢?”   “那后来呢?”   “说起后来,”他的脸马上阴沉起来。我点燃了一支烟递给他,他猛吸了几口,呛得咳嗽了几声,就接着说:   “后来,不,是紧接着。继父得了一场重病,瘫痪了一年就去世了。记得,那天夜里,下着蒙蒙的细雨,继父躺在我的怀里,用干枯的眼睛恳求我说:‘平儿,我不行了,你娘和你两个未成人的孩子就依托你了,你能答应我吗?’他僵死的眼里,满是乞求。我早已哭成了泪人。我点点头。可他还是不放心,就有气无力的问我:‘回答我,能……不?’我哽咽着说:‘你像我的亲爹,他们就是我的亲弟妹,我会照顾他们的,你放心!’我话音刚落,他顿了顿。伸手又和我要了一只烟,烟气在他的脸上转了个圈,就飘然而去了。   “草草的埋葬了继父,我就把母亲和弟妹接回了家,从那以后,就永远的离开了张家。生活像一座山,压的我根本就没有伸腰的机会。但我不能把弟妹赶出门去,我记着继父的好!”   “我们就这样如履薄冰的生活着。我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牛,不分明黑的劳动着。我的二弟也能帮上些忙了,生活还算过的去。总之是饿不死了。小弟小妹也上了学,母亲在家做饭,照料我们,虽然贫穷,可生活的挺快乐的。母亲每到夜间,边缝补臭鞋乱袜,边给我们讲故事,逗得大家乐呵呵的。我虽然累,但看到他们的乐,就已经满足了。”   他的奋斗终于使生活有了一个新的改观。我不得不佩服他的顽强,虽然他的遭遇并不好,他的命运多舛而不济,然而,他没有因此而放弃努力,更为感动的是,他有一颗感恩的心。   二十年后,我再次回到了故乡。故乡已经不是我在时的样子了,全然的变了。繁华的像一座小城市,人们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了。母亲很是高兴,忙里忙外的,虽然老态,但健壮的很。大脑还是那么清楚,口齿还是那么伶俐。一股脑儿的向我讲说着,村里改革后的大变化,讲着人们富有的生活,讲着村里的趣闻轶事。晚上,我吃着母亲最拿手的面条,听着母亲的故事。忽然,我提到了平儿。母亲有些黯然。   “哎,平儿真是个苦命人。好不容易赶上了好年头,他却走了。”母亲的话,使我吃了一惊。那么顽强的人咋能一下子就没了呢?   “平儿可逞强了。他帮两个弟弟娶了媳妇,又把妹妹嫁出去。才考虑自己的婚事的,那年他已经46岁了。有哪家的姑娘肯嫁给这么大岁数的人呢?正好,有一年,可能是改革开放的第四、五个年头吧!一个四川过来的女人,带着一个女儿,年轻小伙子没人娶,经人说合,就嫁给了平儿。平儿可高兴了,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了。你想,平儿大半辈子了,才娶了个老婆,宠爱的像孙子一般,娇惯的要头不敢给屁股,成天里像宝贝一样捧着。可是,她的母亲在平儿面前当惯了家,一下子没有了家长权力,又怕没人养老,对平儿的媳妇百般刁难。家庭的矛盾也更加激烈了,后来,他的两个弟媳也挑三拣四的,专找平儿媳妇的毛病。平儿呢,又怕惹他妈生气,又怕得罪家人,更怕没了老婆,所有的苦恼都一个人忍着,所有的苦果一个人吞着。而他的老婆也不太关心他。平儿白天在自己的承包地里干一天的活,晚上回来,还要做饭洗衣服。家里家外的活儿,都是他干。可怜的人啊,没人帮他干一点点。有时候,连饭也吃不上。后来,总算是老天有眼,平儿媳妇给平儿养了一个大白胖小子,把个平儿高兴的整天合不拢嘴。他就更加拼命的干活了。收入也挺好的,光景过的很好,庄稼也料理的很好。他勤劳肯干,早出晚归,不懂得保养自己,就这样积劳成疾,他渐渐的有了病,可平儿也不认为意,硬撑着身子,连医生也舍不得看,刻薄的叫人心疼。”   母亲讲到一半忽然中断了,在一片寂静中,我听到她的喉咙里有样东西在咕噜咕噜地发响。我看看母亲,但在他那昏花的眼睛里,闪烁着一滴眼泪。他说到这里,那两只不太灵活的大手在微微哆嗦,还有下巴和瘪塌的嘴唇也在哆嗦……   “哎,说起来,真伤心,他真是苦命到极点了!”母亲低声说,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接着她竭力克制住激动.用一种变得异样的嘶哑的声音说:“为了他的孩子老婆,他吃也不舍,穿也不舍。就不懂得心疼自己。直到临死的那一天,也没整整吃过一个月饼!”   “他死于什么病?咋这么快?”我想现在医学这么发达,除了绝症,一般的病是能够治疗好的,“他没去医院看医生吗?”   母亲沉默了一阵,渐渐恢复了情绪,柔了柔眼窝,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他的光景好不容易好过了,也有了一点积蓄。可是天不作美,穷人就是那命,稍微有几个钱就烧的不得了。一天夜里,他的母亲突然肚疼的要命,平儿弟兄就把她送到了医院,可谁也没人出钱,就平儿一人出钱。据说,平儿在医院里,三天三夜都没合一眼,她母亲的病治好了,可他却病倒了,咳嗽的不得了,就吐血。后来才知道得了癌症——肺癌。可怜的苦命人啊!”   “记得,那天晚上下着大雨,突然有人敲咱家的门,你爸出去一看,是他弟弟,哭的泪人一般,说他哥哥不行了。等我和你爸赶去时,他已经不会说话了,只见他满脸的痛苦,浑身抽缩着,嘴角流着血,不一会就没了。”母亲的眼泪又来了。   “这样的一个好人,就这样痛苦的死去了,那年他才56岁。孩子才10岁。他对谁也好,怕得罪任何人,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说闲话。他和咱家交往的时间很长了,他忠实厚道,说话痛快,办事利落,从不懂得坑人。热心肠子,好帮人办事,也很真心。住在他隔壁的王婆婆,要不是他的照顾,早渴死了也冻死了。那天王婆婆哭的最伤心,昏过去好几次。”   我似乎还记得他的影像,中等身材,结实的像一头牛。满脸的络腮胡子,一说话就笑呵呵的。两只大大的眼睛,很是有神。他的大名叫——李志刚。就因为人们喜欢他,他的大名几乎被人们遗忘了。然而,平儿这个名字却刻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我抬头望望窗外,在溪水泛滥的树林里,啄木鸟响亮地啄着树干。和煦的阳光依旧那么懒洋洋地照耀着盛开的野花,云儿依旧像一张张白色的帆在碧蓝的天空中游逛,可是在这默默无言的悲呛里,那生气蓬勃的广漠无垠的世界,依然是那样的灿烂炫目。   “那后来呢?”   “后来,他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远嫁别人了。还好,每到清明的时候,他的两个孩子还回来,给他上坟。”   我怀着沉重的忧郁,在思想,这样的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希望他的孩子不再过他那样的生活,也不要再经历他那样的磨难:但也希望他的孩子像他一样具有不屈不饶的意志,在人生的道路上能够克服各种障碍,在盛世和谐的社会上,活的更加亮丽一些。   如何治疗癫痫呢西安癫痫病医院咋样武汉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西安什么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