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碎远只是个插件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浪漫青春

  作为现代的人,你要说你能离开网,那别人指定会用看远古生物的眼光来看你。随着网络的便利跟手机的发达,现在大多数人都离不开手机了,每当你走在大街上,你就会看见各种低头族和摇摆族。当然偶尔我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假如让我从低头的频率跟摇摆的次数和RMB之间做个选择的话,那我必定会选择后者,毕竟我是那么一个“视财如命”的人。

  好了,说点正经的吧!前段时间由于我一时眼拙,看错了,误买了好多流量,结果不知道怎么用的,把手机用停机了,在百无聊赖之际,我选择了瘫在朋友那里蹭网,顺便在巩固一下我们哪年久失修的友谊,还好我们那点友谊的裂缝不是很大,随便和点沙土水泥就能弥补好了。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如果还单着的,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屌丝”的,当然碎远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纯丝,没有一点任何的杂质,有的只是这些年的纯。可能是因为英雄无用武之地吧,于是乎他选择了健身,这个即吃力又不解决问题的爱好。可是这又是那些身为纯丝的唯一解决洪荒之力的途径,当然如果你不是一个纯粹的丝儿,那么或许你的选择会很多样化。

  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回忆的人,尤其是对着人来说就更加不喜欢回忆了,大多数我能回忆出来的,都已经被我写成了日记扔在了某个看不见的网络角落里。但碎远是一个例外,我跟他是在初一、初二那会认识的,这之间断断续续算下来,我们的交情也有十来年了,这认识的长度,让我们俩都挺惊讶的,回想起那年刚认识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爱打篮球跟有点小文艺的无机boy。说真的那会的我真没想到这会的他,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在我的十年同学畅想录里面,他应该去打那种职业的篮球赛或者像李杜一样干点哪方面的事,可是十年光景过去了,他既没有打职业联赛,又没有成为李杜那样的人,只是纯纯的上个不死不活的班,把所有的激情跟激素都用在了杠铃跟杠杆上了。由记得当年碎远在黑板上写下那首情诗,转身回座位的时候的那幅诗界唯我独尊的鸟样,在看看现在他那幅走路都自带激素的吊样,真不敢相信那会的他会是现在该有的样子。时间就像一个姑娘,足以让一个无机B变成一个纯丝M。

  虽然碎远身上丢失了一些东西,但好在他还不是那么为所欲为,有些事或许不是他不想,仅仅就只是因为RMB的缘故吧,或许有些事情我想得等他有钱之后才知道吧。他现在不怎么打篮球了,好在还有个健身房可以释放。就以前而言,我更欣赏现在的他,虽然还一事无成,而且还一穷二白。但他有认真的地方,那就是关于影像处理跟他的八十公斤无脂肌。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认真的样子,我就觉得更搞笑更二。在他哪儿瘫了有五六天时间,抛出讨生计的事不说之外,我觉得其他事情都值得回味。一般想了解我跟一个人熟不熟,那就看我对这个人讲没讲过刚式英语了,当然以我跟碎远的关系,他必定有幸跟我探讨过这个问题了。其实我个人觉得我英语说的挺TM无国界的,至于碎远的英语水平,也只不过是刚好过了界而已。每当我说一个英文短语或者单词时,他听懂了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还不忘打击一下我的发音跟语法,而且很认真的在纠正,还一再打击我的英语水平。其实当他面不好意思说,在这我想很认真对碎远说:“碎远,你怂说的英语,只不过是听着不自知的蹩脚QX音,而我是听着自知蹩脚的LD音。始终是差二年,Do you know?哈哈!”

  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如果没有家,在哪都是流浪。”这点我就很赞同,但在DXA漂流的碎远不这样认为,他可能从内心深处就觉得全省之内皆他家。大多数时间我跟碎远都在吹牛皮,因为没什么正儿八经的话要说,再说了我俩又都没什么睡资跟梦想可探讨,除了吹牛皮就是去健身房我跑步他杠铃。突然感觉那会才是我们现在正当年的样子,可惜时光荏苒,一切就滞留在了正当年的那个时候。当我走后,碎远还是过着他固有的生活,还是每逢一三五日增肌,低头刷屏,回到房子里跟着音乐摇摆一会,打开电脑看看他“偶像”的推荐。其实生活没有任何改变,无论是他的还是她的或者是我的,都一样,该如死水一般的如死水一般,该如狡兔一样的如狡兔一样。谁也没有比谁好多少,谁也没有比谁差多少。其实大多数人就像我跟碎远的语法音调一样,各自有各自的发音,但最终想表达的意思都是大经相同的。碎远看着总是嬉皮笑脸的,给人感觉他很无所谓的样子,我想大家都是凡人(虽然我也偶尔剃个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嬉皮笑脸,那种类似的嬉皮笑脸也只不过是对哭也没用的另一种诠释。

  我们都渴望着最平凡人的生活,但我们却似乎总是离的很近又很远,我们总渴望着有个平淡的家,但我们却似乎总是一无所有。我们其实跟大多数同龄的人现在过着“不平凡”生活的平凡人一样,唯一不同是那些人都有个不平凡的父母,所以好多事物都是紧着他们先挑,挑剩下来的也不见得是我们的。可能正如碎远说的我这想法太堕落了,可事实就是这样,他说我堕落到没有一点当下的样子,我想或许他说的对,我是堕落了,从四年前我就开始堕落了,从思想到身体我堕落的面目全非。我不知道该不该听从自己的内心,因为我一直再错,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听别人的建议,因为我不想再堕落四年了。

  最后想替碎远推广一下,如果有单身的姑娘看见这篇日记,而你有恰巧身在西安,那就请留意一下从你身边路过的路人,看看里面有没有一个身穿着一件背后有粉红色唐老鸭图案的骚年,如果碰见了,就千万别错过了,因为那就是碎远的招牌战服。碎远看着有点色色的贱贱的纯丝样,甚至有点被洪荒之力憋出内伤的样,但就冲着他在西安最著名的寨子里住了那么长时间,还未沦陷,至今还是完壁之身,西安的姑娘们,碎远你值得拥有。如果你在西安的街头碰见了碎远,而他那幅吊样又让你无从搭话,那你可以这样说:“碎远,去你家蹭个网呗?”

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安阳市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治癫痫病的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