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散文夜行暴雨中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浪漫青春

作者简介

蓝焰:本名闫宝宏,男,1962年生,晋中作协会员,擅长小说、诗歌、散文写作,现居榆次,供职于灵石天星集团。有《残鱼》《怪兽》等四篇小说发表于《乡土文学》,有数篇诗歌发表于《当代诗人》《诗歌报》等报刊、杂志。

夜幕降临,城市的长街华灯初上,为赴一个朋友的邀约,我骑电动车欣然疾驰在人车如织的马路上。出发时,天已黄昏,我不知道天空是否会飘来浓云,只是看到院子里起风了。当时,家里人说,天气不好就不要去了,好像预报过今天有雨。我不听劝阻,执意前往。踏上电动车,在多道共行的宽路上由北向南驱车而行,晚风惬意地吹着脸庞,让我感受着翱翔般的感觉。在外地工作的朋友电话里说,这次回家看父母明天就要走,所以今晚我必须去见他一面。他是我高中时的伙伴,我俩曾同住一个宿舍度过三年美好的青春岁月,虽然毕业后各奔东西,可他那宽厚的臂膀和亲昵的笑脸却历历在目,好似逝去的时光仍然停在原处。

行进中,原本轻柔的风变得狂野起来,把地上的沙尘卷起来围绕着我旋转,接着就有一两滴水珠落在脸上。我心中一惊,是快要下雨了。我深知,夏天的雨一旦下起来,就会如捅破天穹泼下无数银珠般暴烈,但决定了的事就不反悔,我加快了电动车速度,想着能在大雨来临前赶到朋友家里。

夹在大风中的雨珠浓密起来,细硬的沙尘和雨水缠结着,一次次洒向我的脸上身上,我湿漉漉的双手紧握着亮晶晶的车把,虽然想让车子骑得快些,再快些,可是摇摆着尾巴的狂风抵消了我的努力,如骑着一匹难以驾驭的马上,我只能是或左或右、东倾西晃地艰难向前。迷蒙的街灯下,冒雨行驶的车辆少了,不一会儿,在风雨中慌不择路的骑车人,似乎只剩我一个了,他们有的回到家里,有的躲在路边灯火通明的商店橱窗前、廊檐下避雨。而我却不知是从那里迸发出一种力量,决意要在这暴风雨中拼搏前行。

骤然间,一道银色的闪电撕裂天宇,电光照亮了头顶上的夜空,一阵让人惊惧的脆响炸开在我的耳畔,霓虹灯漂染过的五彩雨丝飘然落下,在我眼前织成了一张奇异的巨网。风愈加强劲了,驱赶着金色银色的雨线向我发动起猛烈袭击。此时的我虽然浑身湿透,但心中只想着再往前行。密集的雨线封锁着视线,眼球有小虫似的水流爬来爬去,我使劲闭一下眼睛,再睁开,又不得不马上闭上。我就这样闭着眼骑车,顶着狂傲的风雨缓慢前进,像迷失了方向任由海水颠簸的一叶孤舟。猛然,我意识到这样做的危险,强力睁开眼时,眼前出现一团乱麻似的黄色光晕,这才发现走在了逆行道上,一辆汽车正奔驰而来,我惊慌躲闪,汽车从我身旁的低凹处驶过,掀起一股污浊的巨浪将我完全吞没,脏水从我的头顶和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滑下,我被迫停下来。伫立雨中,我让天空里落下的净水清洗了几分钟,才推着车拖着湿重的身体回到正行道上。

跨上车想继续前行,却总是被泼面而来的雨水打得睁不开眼,只好推车行进,暴雨中我把头伏在车把上,让视线倾斜着射出去,边走边观察着前面的路况。身后,隔一阵就有一辆汽超越而过,地上的积水被撞击起来,就像洒水车喷吐出的水伞,一次次将我罩住,似乎想绊住我的脚步,也像在警告我,这样的天气,没有任何器具遮蔽,的确不宜赶路前行。距朋友家已经不远,要是正常天气,再有五六分钟也就到了。但此时,风虽小了些,雨却越下越大,像是天空中站着七八个雨师,每人端着一大盆水,从四面八方轮番向我泼洒。

顶着狂泻而下的雨行走,我感觉自己的速度已越来越慢,我终于产生了躲避一下再走的想法。站在一家超市伸出两米多的玻璃檐下,雨淋不到我,风却径直吹在我衣衫透湿的身体上,我抱着双臂不停在凉风中打颤。没想到站在这里避雨,遇到的是一种比雨癫痫病初期表现症状有哪些中多出十倍的刺骨冰冷,简直让人无法抵御。我想,我这平日就不很健壮的身体,再坚持几分钟,必定感冒无疑。想先打个电话,给我的朋友通报一下情况,告诉他,再等等,我就到了。拿出手机,触频没有一点反应,才知手机因被雨水浸泡,无法使用。超市前停泊的十几辆轿车顶上绽开一蓬蓬水花,暴雨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周身发抖的我自知,如何才能治癫痫病小儿癫痫不能吃的食物有哪些使是为驱走寒风肆无忌惮的凌虐,也必须再次冲入雨中一搏。

几次推车闯进雨帘,又被暴雨逼了回来,雨太大了,好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巨手总把我推回到玻璃檐下。但我没有退路,必须鼓起勇气,克服一切困难向前走。望着哗哗哗下个不停的雨,我双手抖着集中起最后力气,推起车,猛然钻了雨幕。城市的排水系统不通畅,地上蓄起厚厚的积水,水面上飘着亮闪闪的水蘑菇,有一辆车从我身侧经过,像是引爆了一枚水炸弹,激起的水浪将我连人带车掀翻在地。从泥水中爬起,我已无法顾及身上的泥浆,匆忙拐进一条小巷。巷子很窄,没有灯光,水更深了些,但风小了,身上也不太冷了,我用身体承接着不停歇地倾泻的雨水,推着电动车趟过齐膝深的水,向着朋友家住的那幢旧楼走去。

经过一番顽强抗争和坚持,我终于逃出了暴雨的魔掌。到了朋友家,我以落汤鸡的形象滑稽地站在朋友及家人面前,身上的污水不停地流在光洁如镜的高档地板上,如几条小蛇蜿蜒游走。朋友吓得后退了一步,惊讶地望着我说,你还真来了,这样的天气你就别过来了嘛,打了几次电话都打不通,说着就把我直接推进了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我穿着朋友父亲的干净衣服出来,朋友已好酒好菜端上桌子。

暴雨被关在门外,狂躁的雨滴仍然不时敲击着玻璃窗,和朋友的久别重逢让我的心中充盈着温暖,谈话中我没有一丝倦意,只是觉得外面的雨声似乎小了淡了。其实,从见到朋友的那一刻,我已完全忘记了这次风雨中跋涉的艰险,只感到那是一种快乐体验。聊起同窗往事,我们其乐融融,仿佛回又到了激情岁月,说到各自工作,我们彼此鼓劲,希望都能有所进步。谈到刚经历过的雨夜之行1儿童癫痫患者不能吃什么,我兴奋地说,这真是如在黄河里漂流、长江里冲浪,让人既惊喜又激动啊!朋友诡秘地笑着,眨眨眼说,没有受凉感冒就好,你是安逸得太久了,内心早就渴望有这样一次暴雨的洗礼了。

这里是一群喜欢文字的发烧友,

知彼欢迎大家的投稿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