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北京旅游记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界小说
(一)   女儿几度再三邀请我们老两口来北京、天津游玩一趟,顺便绕道山西大同市她的婆家看看。女儿在天津打工已经三年了,她很有孝心,非常关心我们。她的对象家在山西大同市南郊区道东街。我自办内退离岗以来,心情一直比较郁闷,常有种失落感。看什么都不如意顺心,爱发脾气好生气。更年期综合症吧?家里的果园,开边的产业及旅馆,还有家里、街道的房子维修,儿女们一个个的就业、婚娶、婚嫁大事。成天抱孙子、洗尿布、压厕所、喂狗、喂鸡,果园修枝、剪树、喷药、刮腐烂、疏花、蔬果、追肥、灌水、除草、套袋、取袋、摘果、检果、分级、拉运、装卸、储存、翻袋、倒装……还有后期销售等等。一切不是事干的烂事缠死人,繁杂枯燥,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很觉非常烦躁无味。时常怀旧,易感慨,钻牛角,认死理。觉得人生如梦,梦还没醒,就业已苍老,白发染顶,牙齿脱落,眼花耳背,腰酸腿痛。不知不觉中已不再年轻,不再潇洒,不再无忧无虑,不再乐观自信,只觉得生活无味,好像世界上根本没有幸福可言。   女儿说的在理:你们都上了年纪,再过几年就是想出来转转,也恐怕有诸多不便。你们忙这忙那,怕花钱,撂不下家里活计,撂不下孙子家务,一辈子都忙不完,你们根本不懂生活,根本不会珍惜自己,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珍惜自己。我终于被女儿说服,女儿的点化使我们从迷津中豁然开朗醒悟:可不是吗?我们真的老糊涂了,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生活?为了儿女?为了自己?为了父母?我说:“老婆啊,听女儿的,抛下眼前的一切,出游吧!是个机会,再说女儿对象家那么远,虽说婚事定了,也不知底细,到哪里看看也是我们应该操心的地方。她年纪小,一辈子的大事,不实际考察看看能放心的下吗?”老婆说:“那是,那是!你我都快六十的人了,离老瓜也不远了!”      (二)   2011年4月29日,也就是“五一节”前夕,我们出行旅游。可不巧的是,在下定决心的前天晚上,孙女可人因为着凉,半夜时分上吐下泻,我们又慌了神,这可乱了阵脚。老婆说:“娃不乖了,不去了!”我说:“车票都买好了,白撂钱吗?”老婆基本一夜没见觉,五点时分就抱孙女去看医生。我手忙脚乱收拾行李,为孙女抓药,为狗、猫放置食水,又把门户钥匙交给四弟。四弟家今年也翻修房子,也很忙,只能晚间到我们家照看门户。七时许,我们怀抱孙子、手提药袋、身背包裹坐出租车慌忙前往镇原县城赶九点班车。在县城儿子的出租屋,把孙女交给了儿子、媳妇,老婆千叮咛万嘱咐教他们给孩子什么时候换洗衣服,如何喂药、喂奶粉,婆婆妈妈地没完没了,放心不下,一步三回头,全部心思都在孙子身上。   一路上我们途径:西峰、长庆桥、泾川、长武、彬县、永寿、乾县、礼泉、咸阳、西安、渭南、华县、华阴(西岳华山)临潼、潼关。进入河南地域已是晚上八点,西面来的高速车辆基本都在豫陕界服务区稍息就餐。饭菜质量还可以,自助餐,西北口味。车上不允许吸烟,我是个老瘾客抓紧时间来两根。老婆一路上惦记着孙子病情是否好转,时不时让我给儿子打电话、发短信。饭后上车后,天已完全黑下来,那里打雷下起了雷阵雨,一天的疲劳使我渐渐进入了梦乡。直到第二天早晨五点半醒来时,车已到河北保定、白洋淀、雄县快到天津。到天津时已是六点半,历时21个小时。现在高速公路发达,出行确实方便快捷。我感慨万千,诗兴灵感突发:“朝辞镇原城,不觉到天津。日行千里路,人在梦境中。刚吃糖油饼,又尝狗不理。秦腔犹余耳,忽闻竹板声。”   站在天津汽车北站旅客候车室门前举目眺望:大都市的繁华喧嚣,令我们乡下佬眼花缭乱,目不遐给,好像刘姥姥进了荣国府不知所措。楼房林立,髙矗入云。立交桥犹如蜘蛛网,纵横交错,人流密集如蚁,熙熙攘攘,各样款式的豪华轿车如流星泻水,川流不息,拥挤不堪。心想,自从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有了改革开放,放宽搞活,招商引资,加快经济建设速度政策以来,就连偏僻农村30%的农民都进城务工了,城市人口激增,有点窒息透不过气的感觉。喏大的一座城市好像永远不够宽阔、不够标准一样。工业化、现代化、科技化给城市建设添加了飞速发展的翅膀,日新月异,一日千里。我们真正看到了国家的富强。工业园区一片又一片,国有企业、中外合资企业、股份制企业,轻工业、电子工业等企业集团的极富有创意的广告招牌比比皆是。物质生产极度丰富,社会消费市场非常活跃,商业街、大型商场、超市一处又一处,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要有尽有。高档饮食服务行业的豪华星级宾馆、酒店遍及大街小巷……   正在东张西望,思絮纷飞,魂不守舍,难辨东西南北中之际,女儿驱车及时赶到,大老远就向我们打招呼,接应我们到北辰区麻疸村“速派奇”电动自行车厂附近就餐住宿。不大时间,同时在天津打工的侄女博昭、她的对象邢动、他们的同事张绒娟、小伊(山西吕梁人)前来看望我们,帮忙顾出租车、登记旅馆等等。“五一节”他们放假,我们把从家乡带来的苹果、麻花、干草杏、凤爪、炒黄豆等拿给他们吃。特别是女儿博燕见到父母高兴地不亦乐乎,撒亲撒娇,问我们吃什么?喝什么?跑前跑后忙个不停。下午饭后又领我们出去逛街吃饭,还洗了热水澡。      (三)   为了抓紧时间,五月一日早晨,我们老两口、博燕、博昭、邢动一行五人从天津去北京。由于那天是旅游高峰,没能买上火车票,只好坐长途汽车经京沪高速在北京赵公口汽车站下车,又坐地铁到北京动物园门前,行李包裹寄放在王艳艳处,(博昭的表姐,王南窑人,在动物园斜对面远大鞋业超市上班)我们就地就近游览了动物园。几个小时下来,老婆直叫累,说脚痛、腿痛受不了。晚上四弟媳妇带我们去她打工的地方海淀区吃住,她做东请客,吃了老字号宫廷什么名牌包子。   五月二日上午九点,我们一行坐公交车、地铁到天安门广场游玩。第一次来北京,十分高兴,心情愉快,天气又好,和风习习,游人如织,秩序井然。天安门广场五星红旗迎风招展,徐徐飘扬,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巨幅画像,还有对面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孙中山先生巨幅画像,安毅而慈祥地向游人们致意,并且展示着中华民族一代伟人的博大胸怀和伟大风采。由南到北一圈过来,浏览了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故宫博物馆等楼堂馆所雄伟宏大建筑风貌。拍摄了留念照片。适逢毛主席纪念堂向游人开放参观,瞻仰毛主席遗容的游人队伍超过七八千人,所排队长足足有两千米以上,我们也在队伍之中。令人惋惜的是中午十二时开放时间到点,纪念堂关闭,工作人员下班,此时我们相距纪念堂门口还有五十多米,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去。终生遗憾哪!   接着我们去了西单广场,那里纯粹是购物消费,觉着没什么意思,只买了几只烤鸭。人说:不到北京不知道我官小,一到北京才知道我钱少!这话今天一检验,是条真理。   不知不觉中已到下午六时,急急忙忙又赶往火车站。在那里博昭和邢动坐火车返回天津,我和老婆、女儿趁长途汽车前往山西大同市。由于路上不时堵车,到大同时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女婿白海洋租车接我们到他们家时差不多一点多。   第二天,白家一家人请我们吃了他们当地名吃“羊杂碎”,陪同我们又去大同市游玩一天。在一家星级酒楼吃了饭,游逛了几处较有名气的公园和名胜古迹。他们家住在南郊区道东街九号楼二单元三层,两室一厅,大概有60平米。白家老一辈和我们家一样都是弟兄四个,亲家叫白天柱,排行老三,亲家母叫庞尔珍,小我们十一二岁。他们的文化程度都比较低一点,水泥厂下岗工人,都有退休金、低保和第二职业。有一老母亲八十岁,很健康精神,也为退休工人。白海洋的姥姥家、舅舅家也都在同一街道,我们基本都见了面,还去了他们的奶奶和姥姥家。在白家休息了三天,早晨跟白天柱去公园晨练,看他们男女老少唱红歌、扭秧歌、练气功等活动。也去南郊区商场购物、吃饭、游转。总得说来,亲戚家人都比较老实、敦度、节俭,日子中等水平,城市居民,无地可种。各家男孩女孩都是一个孩子,能看的出来,他们一家人对张博燕是疼爱有加,女儿将来不会吃太多的苦头。我们心里有了底,比较踏实、满意。山西的气候条件和我们这边差不多,那几天也吹大风,天气很冷。一条儿女牵着一条心,一辈子婚姻大事,期盼他们幸福美满!      (四)   五月五日下午四时,乘坐大同至西安的火车一路平安,只是硬座换卧铺补票麻烦。火车上同包箱内相遇一对甘肃张掖中年夫妇乡党,他们的独生女儿年前当兵,部队在大同市,他们去探望一回,也要绕道西安旅游。心理上一直觉着火车上不安全,他乡遇故乡,话也投机,一路热情,相互关照倒也无妨。   五月六日早晨九时,达到西安火车站,内侄曹伟龙前来接应我们,在火车站附近住宿休息。老婆说第一次来西安,想逛逛西安城。下午我们游览了大雁塔风景区,照相购物,见识了西安“八大怪”,一碗“羊肉泡”28元,吃不出一个肉丁丁,没闻来个膻惺味,实在冤枉。   晚上游览了西安首届世界园艺博览会会址——浐灞区。真正地风景如画,“火树银花不夜城”。使我们几乎乐不思蜀,流连忘返。真正领略和体验了未来全球自然、生物、环保、生态、园林、人文、建筑、能源等等,万事万物和谐一体的美好世界,美得享受,美得感觉。简直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来去三个钟头,除去公交车票没花一分钱也值。   五月七日由西安返回,结束出游旅程。      (五)   整个旅途中,一路心情较好,只是老婆时刻挂念孙女可可感冒好了没有,还有蓉蓉、康康乖着没有,我嫌她闲操心白费神。这次最感动的是女儿张博燕,她不是我们亲生的,是抱养的。不喜欢读书,初中都没毕业,小小年纪就外出打工,我们于心不忍,我们亏欠她的很多。但她非常懂事孝顺,对我们知冷知热,天天问候电话不断,此次邀我们旅游花费3000多元,吃喝、购物事事周到。老婆心痛她乱花钱,她说:“花了再挣!”可是大儿子两口连个电话都不打一个,小儿媳妇也一丘之貉,素质低下,猪狗不如,不知礼义廉耻!鲜明地对照,使我的心里非常不是滋味。老人心在儿女上,可儿女心在哪里?恐怕是在“石头”上。   县城刚下车,我和老婆直奔二儿子的北山出租屋,儿媳妇不见一句问候语,而老婆却即刻抱起孙女可人左亲右爱,一副非常不要脸的模样!不知自己的身份轻重,赶紧抱孙子回家继续做当保姆的角色……哎,眼睛先生又是一肚子无名火,可以用“义愤填膺”形容之。   晚上由于旅途疲惫,很早进入梦乡。朦胧中只听得老婆不时给孙女喂药、喂奶、擦屎、换尿布。我就是弄不明白,老婆这样尽职尽责究竟得到了什么回报?   早晨起来,我前去看望父母,说话中,望着父母苍老的容貌和身影,我更是感慨万千:老人多么地不容易,时光多么地不饶人!我今年虚岁59岁,父母亲刚好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我带他们到西安旅游一回,以了却尽孝心愿,这才有几年,父亲已经76岁,母亲已经77岁!以后的日子,对我来说相对还多,但对父母亲来说,天天都是金子般的珍贵,我没有理由让父母再受劳累,没有理由让父母孤独无依,没有理由漠视父母对亲情的渴望。我应该对赡养有一个新的理解,赡养:不仅仅是对老人生活物质的供养,还应该有温暖亲情的精神供养,更重要的不是简单的责任义务,而是一种不能化解的血浓亲情的全心投入阿!   人生苦短,人生如梦。应该尽情享受人生乐趣。辛苦劳作一辈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难道这无休止地奔波劳作就是生活的全部内容吗?就是幸福吗?这不是吗,旅游归来,我又回到了老屋,又看到了不想干而又不得不干的活计:果园疏花蔬果、套袋喷药在即,旅馆厕所又该是屎尿横溢了,该不该将尿水装灌尿桶从七八里地的街道人力拉回苹果园追肥呢?老屋院子维修时遗留下的活路不能再久拖吧?哎!从哪里干起呢?如何干呢?为了放松去旅游,可是这回儿一摊子烂事挡在眼前又如何放松的了?   抽烟解闷中,眼前又浮现出天安门广场的祥和太平,八达岭古长城的宏伟,居庸关的险峻,大雁塔广场的秀美,所有名胜古迹的厚重,以及整个祖国的飞速发展变化,公民素质的不断提高,一切的一切,多么美好!千好万好,共产党更好!和平盛世,人性化、人文化、环保化……   顺其自然,好好生活,幸福就在咱身上。   一样一样地来,得过且过,不要紧张,不给自己加压,毕竟已不再年轻,所有的闲杂烂事明天再说吧!   ——2011年5月8日于老屋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治比较好哈尔滨哪里有靠谱的癫痫医院?施恩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小孩子睡觉经常发梦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