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那年,我们高三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科幻小说

年华飞逝,不知不觉间高三的糊口竣事了。作为一个已经分开学校的结业生,提起校园,有点欣慰,但更多的是遗憾。五味瓶一样的校园糊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开学伊始,同学们都为了迎接高三的告急糊口而做着筹备,为了6月的"跃龙门"而跃跃欲试。开学后冲劲十足。不知道高考的诱惑有多大,压力有多大?但终于走进了高三的糊口,有点不适应,却没有步伐。晚上4节晚自习,下课都10点多了。天天大量的功课,让人看着有点眼晕!仅管如此,糊口却不光调,快乐疾苦穿插个中,在残忍的竞争里同学们一如既往地挺进着。

高三的教室不是好上的,没有人愿意成天在枯燥压抑的情况里糊口。这样看来,那些补习生真算得上是勇士了,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勇气再拼上一回,换做是我打死都不再来了。说归说,日子照旧要一天一天过,该学的还得学,没有步伐!

先容一下兄弟姐妹们:O是班里的马大哈,长得人高马大,吃得虎背熊腰,成天嘻嘻哈哈,疯疯癫癫。天塌下来都看不到一丝伤感,是班里公认的活宝;P在班级里不算着名,在老师的眼里是一个典范的问题学生。凭着遗传基因里的高智商进修上还过得去,就是不消功;Q跟P差不多,独一纷歧样的是Q智商更高一些。其他根基上一样:一样的不喜欢进修;一样的上课爱起哄,搞开顽笑;一样的大脑不着调。曾经有老师骂他们"通同作恶",两人不单不觉得耻,反而引觉得容;D也不喜欢进修,倒不是学不动,实在没乐趣,但他为人随和,诙谐滑稽,出格是那张嘴,原来一肚子火的老师能让他说得放下手中的扫帚把,确实好才干;R进修吃苦,是一个乖乖女,心地善良,帮人帮到本身都感想疾苦了还不愿放弃,执著的有点像夸父;C和G像一对姐妹,习性,后果,爱好等等都能看出是一个模型拓出来的,真不知道500年前祖上是不是一个姓;E成天抱着书,我记得初中讲义上有篇古文好象有个赵普,可他没赵普那脑筋,同样是手不释卷,一个成了宰相,一个是个棒槌,或者未来有大前程,此刻也就那样了,成不了多大气候。其他的同学就记不起来了,仿佛没说过什么话,也有不想记起的,尚有实在记不起的,也就没什么印象了。

开学后,讲堂里热火朝天,学得学,玩得玩,疯得疯,烦躁得不得了!亏得刚开始还在学新课,没有那么坚苦,于是苟且偷生,逐步混吧。就这样稀里糊涂过了一个月,迎来了高三的第一次月考。这次测验挺重要,老师一个劲地强调,有点烦,可都能领略,谁让他教我们呢?这是第一次必然不能砸了招牌,然后各人在一起磋商对接应付这次测验。考号贴出来的谁人晚自习,讲堂里吵得不行开交。才干大的都把科场部署,试场序号,周围朋党算得一精二准,真是煞费苦心,也难为了那些没筹备的也没考好的同学,遇到这群人渣莠民你不亏损行吗?

测验很快就竣事了,到底是有备而来,P,Q,O,D,R,E后果都不错。P后果本一般,拿个手机与Q一比较,两臭皮匠顶死个诸葛亮,然后把谜底发给O和D;C,G,R进修都不错,竟然不抄;只有E个蠢人,装着不抄,把短信看一下就关了,自觉得了不得,自信的不可,后果出来一般还怨天尤人,毕竟是成天看书,不是很糟糕。后果不是很糟糕兄弟几个喜气洋洋,姊妹几个也春景满面。接下来要按后果排座位,勤学生虽然要坐前面,不外对付这些人大概这端正有点不符合。P和Q要求坐到后头,弄得老师苦笑不得,倒不是后头看不见黑板,只是后头相对与前面自由些,老师把两炸弹放在一块确实不安心,开始差异意,厥后也不知道怎么就想通了,随他去吧。E披张羊皮也坐在后头,没事老端着凳子往前跑,专往小女人那儿挤,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他目标不纯,明摆着蛊惑良家妇女。懒得理他;O是个大忙人,手机就闲不住,短信发到手都麻痹了,应酬太多了,虽然不敢坐前面了,找了一个空间大,风水好,隐蔽好的座位终于卧下;R展示了她勤学生的一贯作风,不愿和这帮杂碎同流合污,独一一个坐到了前面;C和G好打发,随便找了个地儿,没那么多考究;D也找了一个长处所,隐蔽性强,适合底下勾当。一切老师认为差不多了,排座位就告一段落了。紧接着就要冲刺下个月考了,还得继承发扬连合相助的优良作风,保持勇往直前的前进势头,展示为达目标不择手段的作弊精力,为一个大胜仗打下坚硬的基本,继承尽力!

颠末测验后,教室变得很简朴,对本身认真的同学铆足了劲儿听讲,不认真的同学开始用各类手段打发时间。在讲堂里开始呈现了两类人,一类进修的人,一类作怪的人。面临民俗日下的班级,老师终于坐不住了,扬言要杀鸡儆猴,终于火山喷发了。一天,老师怒火冲冲的来到讲堂整顿民俗,让同学把搅浑这锅汤的害群之马揪出来。开始同学们面面相觑,不愿动手写名字,怕冒监犯,讲堂里你瞪我,我瞪你,讲堂里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老师训斥了几句,才肯动手。功效很快就出来了:O,P,D榜上有名。老师也挺公正,只是训了几句,没有用刑。他很大白这样的功效是什么原因,到讲堂里说:"这只是一个告诫,这里的"名流榜"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引觉得戒吧!"极端奇怪,这帮家伙平时不怎么措辞,背地里这么阴险,怕本身下水,乱咬一气,敢做不敢当,"真小人"。出格是O很想不通:平时上课有没有作怪,不外是下课喜欢开个玩笑,这才开学没多长时日人气就这么旺,今后该咋办呀?P也很烦闷:和Q是同桌,坏事一起干,小话一起说,MP3一起听,背黑锅咋就没有Q呢?!什么公正?什么世道?天理安在?D到底是乐观派,不单不生气,并且很孤高,走到O眼前说:"别那么在意,这有什么呢?刚开学,同学就把你记得这么清楚,说明你留给同学们的印象最深刻,让别人记着你欠好吗?"O很狐疑:"要是啥功德能记起我我必定不生气,这算什么呀?",然后又玩手机去了,预计一上午时间就忘脑后了。不外P开始对班级不满了,出格是对同学,逐步地离开集团了。但是还没有对班级完全失去信心,究竟班里尚有他的"狐朋狗友",老师照旧挺在意他的。骨子里那点本心还没忘完,虽说不消功,可还要进修,十几年都挺过来了,还在乎这一年?最起码得对得起本身!

西安治羊角风好医院安阳市癫痫病医院官网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