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墨舞】环岛旅行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他是个警察,长得高大帅气,略有点内向。杜若白不喜欢海,简直深恶痛绝。他说,只有踩在大陆上,他的心才会放下来。在海岛上,他总觉得像是在船上,似乎随时有翻船的可能。离大陆那么远,人都不精神。杜若白在的那个海岛,真是一个非常小的海岛,围着它走一圈要不了一个小时。岛上的常住人口很少,大约只有一百来人。到了捕鱼的季节,岛上会热闹起来,渔民习惯在岛上停靠,一艘艘的渔船停在港口,看起来很壮观。去岛上的多是近海的渔民,远海的渔民到了岛上,往往会喝个烂醉,他们觉得快到大陆了。对在海上飘荡大半个月的人来说,离岸不到十个小时基本算是到家了。   杜若白所在的派出所一共四个人,隔两个月休息一个月,多半情况下,所里只有两三个人,所长很少呆在岛上。平时,岛上太平,派出所无所事事,杜若白习惯早起围着岛跑一圈。到了傍晚,如果天气好,他下海游泳。他的水性是在岛上练出来的。即使他拼命锻炼身体,他的时间依然多得没地方打发。刚到岛上那几个月,还有一股新鲜劲儿,等新鲜劲儿过去,他觉得像是在坐牢。杜若白爱吃海鲜,初到岛上,他每天盼着渔船回来,买螃蟹、虾,还有他叫不出名字的鱼。等和渔民混熟了,他给钱人家不要了。不就两条鱼吗,不值钱,拿去拿去。他要是再客气,给钱人家也不卖了。   几个月下来,山上有几块石头都摸清楚了,船和海水永远一成不变,人还是那些人,日子变得难熬。有次,杜若白喝多了酒,半夜里下海游泳。他一直往前游,海面上只看得到星星和波光。等他感到有点累了,回头一看,岛上的灯光不见了,四周只有空阔的海水。他赶紧转身往回游,等他扒在沙滩上躺了会儿,缓过劲儿,身体酸软地站起来,胃里剧烈的抽搐让他吐了出来。他的命丢了半个在海里了。回到所里,跟同事说起这事儿,同事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等你发过几次疯就好了。说完,同事叹了口气,这个鸡巴地方,不疯才真是奇怪了。后来,杜若白才知道,喝多了下海游泳这种事情,不止他一个人干过,几乎每个来岛上的警察都干过。   在岛上呆了一年,杜若白对岛上的情况都熟悉了。他不再去码头买海鲜,到了饭点儿,随意找个地方坐下,总会有人请他喝酒的。隔上一段时间,他会做东,约大家一起喝酒。他买单,酒家象征性地收点钱。那么小的岛,没什么秘密可言。比如说,每到旅游旺季,岛上的人会多起来,岛民的家庭旅馆生意火爆。到了傍晚,海滩上铺满了一顶顶的户外帐篷,红的、蓝的、白的像一朵朵花开在海滩上。杜若白喜欢这个季节,可以看到不同的人,他喜欢看着年轻的情侣手拉手在海边散步。作为一名警察,他多次在深夜去海边巡查,帐篷里传出来的声音慵懒、性感,让杜若白觉得亲切。他会去海边的礁石上抽根烟,海风把烟雾迅速地吹散。望着海边的帐篷,他也想谈恋爱了。   随着游客来到岛上的,还有年轻的姑娘。她们租下岛民的房子,一般三四个月。到了晚上,她们换上性感的泳衣去海边,看到单身的男人就主动贴过去,问要不要一起玩水,有些意犹未尽的客人会跟着她们一起去出租屋。等他们出来,多是带着满足的神情。派出所懒得管这些事,处理起来麻烦。所里不管,杜若白乐得轻松,他甚至会想,这也挺美好的,不是吗?每到这个季节,岛上的男人也随之躁动起来。经常是在宵夜摊上,他和几个岛民正喝酒,看到姑娘过来,岛民冲着姑娘喊,美女,来喝酒嘛!姑娘们笑嘻嘻地坐下,喝了点酒,一个冲另一个挤眉弄眼,过不了多久,姑娘站起来说,我上个厕所。心领神会的男人跟过去,消失个把小时,然后两人重新回到酒桌上,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刚开始,杜若白还觉得奇怪,见多了,也就习惯了。他还听过一个故事,岛上一个男的跟姑娘回去,正碰上他爸从另一个姑娘房间里出来,两人擦肩而过,一声不吭。岛上的男人开玩笑,说谁和谁谁谁是连襟,这意思大家都懂的。如果全喝嗨了,姑娘们会逐一评点谁家伙大,谁活儿好,谁作风粗暴。桌上的男人和女人嘻嘻哈哈,又喝一杯。   大约三年前,也是夏天,游客最多的季节。杜若白和几个岛民坐在派出所边上的烧烤档烤生蚝,岛上的蚝肉质细嫩,蚝体肥大,据说在全国能排进前五。他们喝了几瓶啤酒,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打了个电话,过了十来分钟,来了三个姑娘。她们应该刚刚洗过澡,脸上还有没有完全褪去的红润,穿的是短裙,露出年轻任性的大腿。杜若白扫了一眼,迅速地判断出了她们的职业。路边的灯光有些昏暗,她们的脸模糊而动人。杜若白主动举起杯子和她们碰了下杯,心里想着,多好的姑娘。有人指着杜若白笑嘻嘻地说,这是杜警官,人民警察,赶紧敬杜警官两杯,不然小心杜警官抓你们。姑娘“咯咯咯”笑了起来,像三只小母鸡。杜若白摆了摆手说,不说这个,喝酒。说完又拿起了杯子,和周围的人碰了下杯。在岛上几年,杜若白彻底变成了个酒鬼,一到晚上,不喝几杯,他无法入睡。有人指着姑娘介绍,这是娜娜,边上那个叫丽丽,对了,你叫什么?正在玩手机的姑娘抬起头说,叫我小兰。说完,看着杜若白说,你真是警察?杜若白点了点头。小兰似乎还不相信,她望着杜若白,若有所思的样子。杜若白这下看清了小兰,瘦、高,染了淡黄色的长头发,她大概还不到二十岁。一帮人又喝了几瓶酒,小兰说,我想上厕所。杜若白站了起来说,我带你去吧!其他几个人似乎愣了一下,反应快的马上说,对,对对,让杜警官带你去,喏,派出所就在边儿上。   杜若白和小兰并排走在街上,小兰没有说话,理了理头发。走到派出所门口,杜若白拿钥匙开门,小兰问了句,你真是警察?杜若白一边开门一边说,你说呢?小兰又问了句,里面有人没?杜若白推开门说,都出去了,应该没人。进了派出所,领小兰去了洗手间,杜若白坐在外面抽了根烟。等小兰出来,杜若白抬头看了看小兰,小兰笑着对杜若白说,第一次进派出所,感觉好奇怪。接着又问,做警察好玩吗?杜若白说,不好玩。和小兰一起往外走时,他闻到了小兰身上松木沐浴露的味道。回到烧烤档,有人问,这么快?杜若白拿起酒杯说,你想多了,上个厕所能要多久。杜若白瞥了小兰一眼,她的脸似乎红了一下。   有几天傍晚,杜若白在海滩碰到了娜娜和小兰,她们在游泳。小兰套着一个巨大的游泳圈,她应该还不会游泳,或者还不习惯在海里游泳。杜若白点了根烟,海滩上人很多,他一直盯着娜娜和小兰,她们和别的姑娘一样嬉戏玩闹,像个孩子。杜若白心里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了一下。抽完烟,杜若白走到下水的阶梯边坐下。大约过了大半个小时,杜若白看到娜娜和小兰走过来了。和娜娜比,小兰明显瘦一下,她的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脖子上,肩上。等小兰过来,杜若白打了声招呼,游水啊?娜娜高兴地说,到海边可不就游水么?小兰看了杜若白一眼,低了下头。尽管晒黑了一些,小兰皮肤还是很白,腿又长又直。   晚上宵夜,杜若白提了句,好几天没见娜娜了,怎么不见她来喝酒?有人笑着说,人家这会儿可能正忙着呢。杜若白“哦”了一声说,也是。那天,杜若白喝得不多,慢条斯理的,像是在等人。喝到晚上十二点多,杜若白有些困了,他想回去睡觉。桌上几个人喝得有点多了,又谈起了女人。他们说,今年来的这批女人比去年的好。几乎每年,都会有不同的女人来到岛上,有些在岛上呆个把月就走了,据说是去了别的海岛,她们很少一直呆在一个岛上。他们说到了娜娜和小兰,都说娜娜活儿好,小兰显得有些生涩,还没熟。杜若白听了一会儿说,我先回去睡了。他梦到了小兰,梦里的小兰变成了一只海鸥,在暴风骤雨里飞。   在街上碰到小兰,杜若白偶尔会打个招呼,她多半和娜娜在一起。娜娜活泼,见到杜若白,眼神活泛起来。杜若白身高一米八三,高大、挺拔,他穿着贴身的警服,脸上轮廓分明,再加上常年海风的吹拂,他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杜若白嗓音浑厚,如果你听过他唱歌,你会被他深沉的男低音打动。和娜娜说话时,杜若白时不时看看小兰,她挽着娜娜的手臂,看杜若白时带着点羞涩,似乎他们发生过什么似的。有次在街上碰到娜娜,杜若白问了句,小兰没和你一起?娜娜笑了起来说,你不是看到了吗?杜若白也笑了起来。两人站在街上聊了几句,娜娜说,杜警官,中午一起吃饭吧。杜若白想了想说,好啊。娜娜给杜若白留了电话说,我去买菜,快好了我电话你。杜若白说,麻烦你了。   去到娜娜的出租屋,让杜若白意外的是没有看到小兰,他以为她们住在一起的。杜若白看了看房间,一室一厅,收拾得还算整洁。里面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梳妆台,还有一个小小的衣柜。外面的客厅里有一条旧沙发,一台电视机,一个餐桌和几把椅子。娜娜正在厨房里忙着,她扭头冲杜若白喊,你要是无聊就看看电视。杜若白说,没事。他站起来,走到客厅外的小阳台,从阳台可以看到大海,蔚蓝色的一片。娜娜把菜摆上桌子,对杜若白说,两个人,简单吃点。杜若白坐在娜娜对面,娜娜弯下身子给杜若白盛汤,从娜娜的领口望下去,两只蓬勃的乳房跳进杜若白的眼里,杜若白连忙把眼光收回来。它们丰满,健康,白皙,杜若白已经好久没有碰过它们了。杜若白有个女朋友,保持着不咸不淡的感情,一两个月见一次面,虽然回到大陆他们可以一起呆上大半个月,刚刚升温的感情随着两个月的分离又淡了下去,他们似乎是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女友希望他早点调回去。   吃饭的时候,娜娜不停地和杜若白说话,讲岛上的见闻,讲杜若白,说他高傲,和其他人不一样。杜若白很想问问小兰在哪儿,你们不是住在一起吗?仔细想了想,又没问,做她们那行,住在一起也不方便。杜若白吃得心不在焉,他能看懂娜娜眼里的意思。吃完饭,杜若白说,我先走了。娜娜说,这么快就走?再坐会嘛。说完,把杜若白拉进房间说,外面太热了,坐里面吧。娜娜开了空调说,吃得一身汗,我去冲个澡。杜若白听到“哗哗”的水声,他能想象到里面的情景。坐在娜娜的床上,床很软,杜若白的鸡巴忍不住硬了。他想走,想站起来,打开门,走到外面的阳光里去。水声让他的心跳加速,身体发软,他站不起来。娜娜出来时,身上披着一条浴巾,她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说,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擦完头发,娜娜看了杜若白一眼说,你不热吗?杜若白把眼睛从娜娜身上挪开说,还好,开了冷气。娜娜“咯咯”笑了起来说,我以为你会热的。她冲杜若白做了个鬼脸,拉开浴巾。一个年轻热力的裸体出现在杜若白面前,娜娜用浴巾擦了擦手臂,胸前,腿。杜若白看到娜娜小腹下蓬勃的阴毛,嗓子有点发干。娜娜把浴巾递给杜若白说,你帮我擦擦背,我擦不到,还有水。杜若白接过浴巾,擦了擦娜娜背上的水珠,然后,丢下浴巾,从背后握住了娜娜的两只乳房,接着,手伸到娜娜下面,他碰到了那片迷人的草地,山丘。娜娜发出一声快活的呻吟,杜若白将娜娜扔到床上,压了上去。   做完事,杜若白点了根烟,娜娜靠在他的怀里,抚摸着他的胸脯。太舒服了,真是太好了。杜若白有些感叹,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抽完烟,杜若白起身穿上衣服,掏出钱包,娜娜按住杜若白的手说,不用了,是我想要你。她光着身子抱住杜若白说,你很快会忘记我。杜若白没说话,娜娜又说,我知道你喜欢小兰。   杜若白在海滩上碰到过小兰,她和陌生的男人玩水。甚至,他还遇到过和小兰一起回出租屋的男人。这没什么。他照常和小兰打招呼,问个好。娜娜带小兰和杜若白一起吃过几次宵夜,那天中午的事情,谁都没有提。   江苏癫痫病专科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郑州癫痫病好的方法山西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