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上吊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王二在人们心里是个不着调的人,也有人叫他二溜子。坑蒙拐骗无所不好,平常人们总躲着他,生怕惹出是非来。   王二爱喝酒,顿顿不落。以前日子苦,他就到别人家蹭饭吃,谁敢不招待啊,谁也不知道这小子会想出什么馊诶子出来。王二有个大哥叫张三,坐过监狱,是个地痞。出来后莫名的当了村长,对老百姓有利的事他不做,巧立名目,乱收费倒是常事。没有几年功夫,张三就成了村里的首富。张三比他小十多岁,他也得点头哈腰的叫大哥。有了张三的庇护,王二更加飞扬跋扈了。   这年秋天,农民的粮食都收进了家。张三联系了一台大车在村里收粮,收粮的丁武是张三的朋友,是在赌局上认识的。丁武长了一脸麻子,绰号丁大麻子,一对三角眼,放出诡异的光芒。   酒桌上张三神气地说:“这个村,我说了就算,谁敢炸翅我就找人削他。”“这个我信,三哥是面上人,有大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样吧,挣了钱,咱们对半分,如何?”丁武鼓着腮帮子一边吃一边说。张三一听心里就乐开了花,自己什么力气都不用出,还能收一半的好处,这样好事和天上掉馅饼一样!王二好像也看出了门道,紧忙打溜须:“三哥,丁哥,你们挣钱了,也给兄弟粘吧点儿呗?”两个人一看他笑了,张三说:“你小子好好干,亏待不了你!”王二一脸苦像:“三哥,那多少也得有个数啊?”张三生气的说:“你小子都不识数,要啥数啊,我管你一年的酒钱行不?”“这行,这行,还是三哥仗义!”   丁五把粮食价格定得很低,老百姓都不爱卖。一连招呼了几天,村里还是没人卖玉米。王二急坏了,他这个狗腿子,把村里人都问遍了,没人卖粮食。王二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啊,粮食收不到,自己就得天天挨收拾。他忽然想起来,薛大勇欠了张三不少钱,何不借催债之名,让他卖玉米呢?他回去和张三一说,张三乐坏了,一拍脑门夸道:“还是你小子点子多,这些年跟我没白混,就照你说的办吧!”   王二立马来到了薛大勇家催债。薛大勇两口子都是老实人,哪经得起这番威逼利诱,终于决定卖粮了!丁武在村里收到了第一车粮食,村里缺钱的人家也都同意卖粮了。老百姓眼看着村里的粮价比邻村贱二分,却都敢怒不敢言,苦水都咽到了肚子里。   丁武卖完第一车粮食回来,并没有给薛大勇钱,说是粮库的钱周转不过来,过两天就给。薛大勇没有办法,只好等着。村里有十多家玉米卖了没给钱了,老百姓都催着王二要钱,王二眼睛一瞪:“催啥催,还能黄了你们钱咋地?”老百姓都知道他只不过是个狗腿子,就跑到了张三家。张三拍着胸脯打保票:“乡亲们请放心,有我张老三在,大家都不用害怕!”老百姓听张三这么一说,都不再问了。   这天,村里突然有两台机器在响,王二正在监督呢,东家突然提出玉米不卖了。王二很纳闷,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村东头的赵刚领来了一辆收粮车,价格和别的村子一样。王二一听气坏了,“谁他妈这么大胆子,敢抢三哥的生意?你们继续打玉米,我去看看!”   王二气呼呼的来到了村东头,看见几个劳力正在往车上装玉米。王二大喝一声:“都他妈给我停下,经过我同意了吗,你们就收玉米?”赵刚从院里走出来,“咋地?允许你们收玉米,就不允许我收吗?”“这个村谁说了算?你小子他妈的想造反咋地?”王二气呼呼的说。赵刚指着王二的鼻子骂道:“你小子说话干净点,别总他妈地,他妈地的,你们随便压价,还不给钱,老百姓还有活路吗?”“钱的事都说好了,过两天给,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马上停下,把粮食给我卸下来!”赵刚一听,肺都气炸了,“你小子算老几啊,找打是不?”王二也不信邪,把脸凑过去,“来,给你打,你打,惯他妈的你毛病!”赵刚一拳把王二打倒在地,几个村民也气不过,围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王二哭着找到了张三,一进门就咧开了大嘴:“三哥呀,可不好啦,赵刚他小子造反了,你看看把我打的,三哥你得给我做主啊!”“你小子哭叽尿韵的咋地了?谁把你打这样啊?”王二把收粮的事一说,张三大怒:“他赵刚算老几啊,敢抢老子的生意,他叔在县里当官能咋地?县官不如现管,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跟我斗,他还嫩了点儿!”张三马上打电话,找来了十多个地痞流氓。地痞里有几位和张三一样,都是村长。他们臭味相投,经常在一起喝酒、赌博,玩儿老百姓的媳妇。因为玩儿完会给一些好处,所以家里老爷们也不声张,甘愿戴绿帽子。   十几辆轿车来到村东头,十多个人气势汹汹地从轿车里走出来。这帮人不由分说,直奔收粮车,手里拿着家伙,一会功夫,汽车的三个轱辘就给卸了下来。赵刚前去劝阻,还挨了一顿电炮。老百姓都躲在一旁围观,知道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子,没人敢靠前。王二神气了,把打他的那几个村民找出来,挨个扇耳光。他们不敢还手,因为怕张三带来的地痞们。怒火从村民的眼睛中喷射出来,但是又无可奈何。   赵刚来到乡里告状,乡长听了也直摇头。乡长知道张三是个亡命徒,进过监狱,打架不要命。张三平时也没少给他好处,他陪着赵刚来到村子假装调节的一下。赵刚忍气吞声卸下了收来的粮食,去别的村子收粮去了。事情平息了,丁武的车继续在村里收粮。转眼村里有二十多家把粮食赊给了丁武,百姓心里都空落落的没底。村里的粮食突然停收了,因为丁武十多天没回来收粮了。张三也慌了手脚,电话也打不通,心想:坏了,这小子是不是跑了?   消息终于被确认了,丁武卷走了村里的卖粮钱,逃之夭夭。丁武还拐走了薛大勇的媳妇,薛大勇整日耷拉着脑袋自己喝闷酒。老百姓都来找张三要钱,张三也没办法,一家按百分之四十给了卖粮钱。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丁武再也没了信,老百姓也把这事忘了。唯独薛大勇没有忘,因为自己漂亮的媳妇没了,这比卖粮钱被骗创伤更大!自己欠张三的钱也没还上,张三还给加了利息,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转过年春天,张三为了挽回自己的损失,土地也提价了,老百姓没办法,想种地就得交钱。王二晃着脑袋,领着村会记挨家收钱,他走了,家家都朝他身后吐吐沫。转眼上秋了,张三继续压价收粮,钱包渐鼓。薛大勇的日子可不好过了,粮食减产,卖了粮不够还利息钱的。   一天早上,王二乐呵呵的出门捡豆腐,经过村部门口,吓出一身冷汗。只见村部门口一根木头杆子上挂着一颗人头,血已经凝固了,大概模样像是张三。‘哎呀我滴妈呀,杀人啦!王二扔了捡豆腐的盆,撒腿就跑。村里人很快知道了张三被杀的事,都觉得解气,这就叫恶有恶报!警察很快介入了调查,村民都不知道是谁干的,谁能有那么大本事,把张三杀了!查来查去,犯罪嫌疑人终于被找到了,老百姓好奇的微观。当薛大勇被警察押着进入大家视线的时候,老百姓都傻了。这个村里第一老实厚道的人,居然成了杀人犯!怎么会呢?许多人的眼泪都下来了,因为薛大勇是全村公认的好人,谁家有活他都帮着干,而且从来不要工钱。   薛大勇被判了,刑期三年。村民集体联名保薛大勇,法院的人也被感动了,鉴于张三民愤极大,才减轻了刑期。王二没有了靠山,见人也没有了威严,和谁都笑嘻嘻的。他心里害怕,张三的下场让他恐惧,晚上经常做噩梦,酒量也大增。老婆成了他的出气筒,儿子恨他,在他喝醉的时候,母子俩把他狠揍了一顿。村里又选了新村长,开商店的杨欢高票当选。杨欢是个精明人,能说能唠,新官上任三把火,真给村民办了不少好事。王二继续溜须拍马,和杨欢走得很近乎。所有得罪人的事,杨欢都让王二去做,自己来充当好人。别说,百姓都被蒙蔽了,都骂王二不是个东西。杨欢高枕无忧,当了三年村长,家庭暴富。家里买了十台车,轿车,货车,四轮车,啥车都有。家里一千多亩地,农忙时要雇几十个人才能忙过来。王二成了杨欢的狗腿子,虽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但是酒水不断,过得也是有滋有味儿!   王二上吊了,在离村很远的树林里被人发现了。王二一丝不挂的吊死在歪脖树上,身上没有伤痕,死得非常离奇。村民心里知道,这小子平日没少祸祸村里妇女,杨欢给他的好处,除了喝酒,几乎都给了让他玩儿过的女人。   武汉治疗癫痫哪里好?癫痫病治疗费用贵吗郑州癫痫病护理郑州癫痫病哪些药物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