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山水】饮殇·离海棠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近代诗词
一、海棠序   海棠花开了,恣意怒放着。没有杜鹃艳丽,没有玫瑰高贵,更没有百合清纯,甚至连路边的喇叭花都似乎比之还更胜一筹。相传海棠花还有毒呢!   杨帆却酷爱海棠花。爱到心里,爱到骨子里,爱到灵魂里,爱到一生一世,爱到生生世世......   因为有一个女孩就叫海棠。是杨帆朝思暮想,日夜牵挂的海棠。   海棠今年十九岁。   杨帆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梦里和海棠相偎相依;在梦里,和海棠低声呢喃恋人细语。似乎没有什么事情会比做梦更美妙了,尤其是梦中与心爱的人儿相依相偎。可是梦终究是梦,梦醒后一切成空。甚至恼怒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这不是折磨人么?回到现实,杨帆着实非常苦恼。苦恼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的学业。   两年前,杨帆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名牌大学。名牌大学,承载了杨帆父母为之付出生命的期望。无时无刻他都严格苛求自己,做到最好。因此,杨帆在学校里是老师眼中的佼佼者,是同学眼中的幸运儿。   曾经,杨帆收到过富家女的情书。曾经,杨帆收到过“粉丝”的表白。但是用杨帆的话说“我不配!”不是他不配,而是他不敢说“配”。因为他在心里,眼里,脑子里,灵魂里只有那个清瘦的农家女,那个温柔的农家女,那个从小就和他青梅竹马的农家女,那个为了他放弃学业的农家女——海棠。   其实海棠的学习成绩并不比杨帆差。也许是前世海棠欠杨帆的债,也许是这辈子杨帆注定要欠海棠的债,也许他们已经不分你我,灵魂已经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管怎么样,海棠毅然放弃学业,奔赴异乡。为的竟是杨帆能够继续念书,念他喜欢的书,念他必须要念的书。   两年里,杨帆的储蓄卡里总是在每月月底准时的打入一千块钱。这是海棠的血汗钱。杨帆半分也不敢乱花,若是乱花,他会觉得那是对海棠的亵渎。   每当杨帆空下来,总是嫌时间过得太慢,太慢。如果时间能够快些流逝,他便能够早些毕业,早日见到海棠。所以,杨帆在心里许下愿望:“待我毕业之日,便是迎娶海棠之时。”朝着这个目标,杨帆努力着,忍受着,期待着......   二、海棠的信   这天放学,一群富家女正在校门口警卫室拿着一封信鄙夷的笑着,笑的那么的轻蔑,笑的那么的讥讽。杨帆匆匆走过校门口。对于这些整天闲得发慌,甚至闲得发春的富家女,杨帆看也不看。就算躲不过,被逼迫看了一眼,也会在心里向海棠忏悔。   “杨帆,杨饭饭,杨帅哥,这儿有你的信,一个叫海棠的‘森吧女’写给你的,你要不要看看?可下贱了。”一个貌似他爹是X刚的富家女搔首弄姿,卖弄着性感妖娆的身段,嗲声嗲气地说。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惊呆了周围的人群,更惊呆了门卫室的安保人员。杨帆扬起的手还在空中,因为第二个巴掌还没下去,便被几个安保制服了。杨帆没有挣扎,没有狡辩。只是紧紧的握着从富家女手里抢过来的信。是海棠的信。他能感受到,信封里海棠那满满的思念和问候。眼里竟泛着丝丝怜爱,怜爱中夹着幸福与尊重。   “我X你妈,给我弄死他。”吃了一个巴掌回过神来的富家女咆哮着对安保人员吼着。   “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弄死他!”富家女再次吼着。还没等安保人员反应过来,周围的其他几个富家女便毫不留情的在杨帆身上、脸上留下了一道道脚印和一道道指甲印。但是杨帆很安静,安静得令人鄙视。再没有任何男人比这个被女人这么欺辱而一声不吭的懦弱男人了。如果不是一眼就能分辨出那是个带把儿的,很难让人把他与天生冲动豪情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哎哟,不是我说你啊‘饭饭’,那些个富家女你不喜欢也要装着喜欢嘛,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啊。”室友王伟手里拿着药水一边帮杨帆擦着脸一边说。   “恶心!”杨帆不屑地说。   “对,我知道我们的‘饭饭’同学眼高于顶,情有独钟。”王伟拖长了声调继续说:“你说你小子,桃花运怎么就这么好呢?要是我也有你这样的好运啊,我他妈管她富家女还是装逼女,全都弄来再说。”看着发花痴的王伟杨帆没有理会,只是呆呆的看着海棠的来信。一字一句,细嚼慢咽,似乎在享受着海棠笔迹的气息。夜已经很深了,杨帆还沉浸在那一字一句都充满脉脉含情的书信里。终于又在梦里见到了久违的欢声,久违的笑语。   三、噩耗   一个月过后,进入冬季。万物萧条,死一样的寂静。天上偶尔飘过惨黑惨黑的乌云,似乎预示着什么不幸将要降临!   这天,杨帆午休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就是这个陌生电话,原本平静的日子被彻底的打破。这日子一旦被打破,便是惊天动地。   “喂,你好!请问你是杨帆吗?”陌生电话那头想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是?”杨帆没有正面回答反问。   “你好!我是南垸市市公安局副局长,我姓刘。”听着对方湖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自我介绍。杨帆的心莫名的一紧,有些迟疑地问:“找我有事?”对方沉默了会儿,似乎在斟酌语句。然后电话那头传来刘姓中年男子的声音说:“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南垸大道与南民大道交汇处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受害者是一个年轻女性。据侦查,该女子原本是要前往银行寄钱的。”听着对方的叙述杨帆拿着电话的手开始有些发抖,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个声音:“不是她,一定不是她,千万别是她。”然后就在杨帆在心中祈求的时候。对方再次开口说:“受害者名叫倪海棠。”“轰!”杨帆脑袋猛的一震,软坐在地上。瞬间,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杨帆死死的盯着掉在地上的电话,一言不发。良久才悲愤的嚎啕起来,愤怒和哀叫惊动了整幢宿舍学生,所有人也被这凄厉的哀嚎声震动了......   南垸市,空气低迷,一片昏暗。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杨帆那几夜未曾合眼的身躯跌跌撞撞的行走在人潮中。   时近中午,杨帆终于来到南垸市公安局。南垸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安亲自接待了他。在刘安的叙述中,杨帆一直沉默着,只是内心深处的杀意随着刘安的叙述一次又一次狠狠地冲撞着他的五脏六腑,几乎猛撞而出。最后,刘安说:“我们了解到你是倪海棠在世的唯一亲人,但是你跟她的关系却是非亲非故,实在令人费解。”   “她是我妻子!”杨帆一脸的坚定说。   “她真的没有任何亲人了吗?”刘安再次试探的问。   “没有,海棠是我父母在大山里捡柴的时候捡来的。而我父母在两年前相继离世,所以海棠没有其他的任何亲人,除了我。”杨帆潸然回答。   “请你节哀!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的。”刘安安慰杨帆说。   “这是你的责任!”杨帆冷冷地说。   “那商丘的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是哪家......你有什么打算?”刘安再次问。   “我不知道,我想带海棠回家。”杨帆麻木地说。   “你一定要坚强,听说你的成绩一直不错,千万不要轻易放弃,你还年轻。”刘安说。   “是的,我还年轻!”杨帆说。   “需要我派辆车送你们回去吗?”刘安问。   “不用了,我可以的。”拒绝了刘安,杨帆直奔火化场。   四、回家   “海棠,我们到家了。你看,你外出的这两年,家乡的变化多大呀!你看,四川冶癫痫医院那幢楼房,那个花园是卖牛肉的老王儿子盖的。那条路,是村里凑钱修的,多宽啊!还有你看,我们的家,今年四月我和好朋友一起翻新的,我们的新家。海棠,你看到了吗?”抱着海棠的骨灰盒,杨帆为海棠一路介绍着这她离开了两年的故乡发生的所有变化,仿佛海棠就在眼前,不曾离去。   杨帆把海棠的骨灰盒放在枕边,片刻不离开。这天,家里来了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在见到杨帆这般模样之后,眼中噙着泪水。他们正是杨帆在学校里最好的室友,哥们,知己。还有几个他一直并不往来的女生——曾经追求过他,侮辱过他的那群富家女。只见那个飞扬跋扈的富家女低着声音,呐呐地说:“原发性癫痫病会不会遗传呢那个......杨帆。我叫赵玉,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请你原谅!”见到赵玉道歉。一直以赵玉马首是瞻的其他几个富家女也纷纷上前道歉。杨帆看也不看他们。这时,王伟流着泪水对杨帆说:“饭饭,这是我替你写给海棠姐的,我念给你和海棠姐听!”   五、饮殇·离海棠   “海棠啊海棠,   怎么你会消失了光芒?   教我如何苟度残余时光。   你是火,你是光,你把我的生命照亮,   你牺牲了本该属于你的光芒,   给了我永不言弃的梦想。   可是海棠,你还没有做我的新娘。   可是海棠,你还没有绽放光芒。   怎么又要匆匆陨落?   你知道没有你,   我该如何飞扬?   没有你我该怎样翱翔?   失去你,拥有全世界又能怎么样?   海棠!海棠!海棠!   请为我点亮生命之光。   海棠!海棠!海棠!   请为我尽情绽放。   你的温柔,你的善良,你的付出,你的倾洒   哪一样不是为我扬起生命的风帆?   哪一样不是为我在生命中起航?   哪一样不是为我在蓝天白云中翱翔?   海棠啊海棠,   你的恩情,我怎敢忘?”   “大伟,谢谢你们!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泪水迷糊中杨帆对王伟感激地说。然后站起来,把海棠的骨灰盒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对这群还在悲伤中的人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来看我和海棠。别担心,我很好。海棠也很好!”说完转身朝着远处走去。在众人黯然流泪的目送中,渐渐模糊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山的那一边。   六、堕落   “快点!他妈的怎么都像女人一样磨磨蹭蹭的,月经来了啊?”看着身后四个“小弟”,一个黑脸的男子有点不耐地催促着说。“哥虎,我们这要走多久啊?”小弟中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子高声问。黑脸男子叫大虎,是警察‘日夜牵挂’的大虎,是南垸市小有名气的毒贩子。警方多次撒网,都被他狡猾的逃脱了。听着小弟中竟然有人敢高声问自己,冷冷地说:“不该你问的别给老子多嘴,跟着老子走就是了,屁话那么多干嘛,惹怒了老子把你剁了扔山里喂野狗去。”听着大虎恶狠狠的话语,年轻男子想再说些什么,被旁边一个矮胖男子拉了拉衣角,示意他别再多嘴,年轻不再多言。跟在大虎屁股后面朝着深山里走去。   “小饭,看你这么白,简直像个小白脸,为什么不寻思去夜总会做个小白脸跟爷们混个逑啊?”旁边一个四十左右的矮胖男子问。被称着“小饭”的年轻人赫然就是杨帆。杨帆听矮胖子问话,用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小白脸算个鸟,整天在那些肥得像猪一样的女人身上费功夫还不如老子现在这般潇洒自在。”矮胖子笑眯眯地说:“说实话,爷们还真惦记着夜总会里的那些富婆呢,虽然长得寒碜,但是钱却不少。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玩命吧!”说完眼里的羡慕与淫秽闪烁着光芒。两人相对一笑,便已了然。不必道出个中原委。美其名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为什么杨帆竟会出现在毒贩子的队伍里?而且还是跟了一个警察“朝思暮想”的毒贩子。原来,杨帆将海棠埋葬在屋子后面的山丘上。并在海棠坟前发誓,无论付出怎样代价,也要找到凶手,血债血偿。之后只身涌入南垸市这个熙熙攘攘,使海棠丢了性命的地方。并且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毒贩子大虎的“小弟”。   就在他们走进深山里的第二天。见到了另外一伙人。来之前矮胖就给他说过,这些人都是为大虎提供毒品来源的“上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并嘱咐他见了面不要多嘴。免得自讨苦吃。看着大虎与那伙人寒暄一会儿后,双方进入交易阶段。就在此时,从四面八方涌现出大量的警察。一个个手里端举着手枪高声厉喝:“不许动,警察!”。然后缓缓地向中间包围。那伙人中一个光头男子破口大骂:“我X你妈大虎仔,你他妈竟敢把警察带来。我他妈毙了你。”说完,快速自怀里掏出一把仿六四手枪,对着大虎。大虎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便听一声枪响,吓得脸如死灰,汗如雨下,双腿颤抖着萎靡在地上。半晌后,当他睁开眼睛却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光头男子。心头松了一大口气,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没死,便被快速奔来将他制服的警察摁在地上,惊慌的挣扎着。看着警察将大虎等人摁在地上动弹不得。杨帆朝着天空冷笑一声,笑声中夹杂着满腔悲愤,怨恨。同时还有一丝丝歉意。嘲笑般举着双手,朝着警察走去。然后被警察用同样的待遇摁在地上。   七、意外的消息   南垸市看守所内,杨帆呆呆的坐在犹如韩国人睡觉的通铺上,头压在双膝之间。这个动作是南垸市看守所内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叫“静思己过。”忽然,铁门锁响,门外面有人叫:“杨帆!”杨帆机械式的答应:“到!”   “出来!”铁门开了,刘安站在门外威严地命令说。   “是!”杨帆应声走到门口,淡淡地叫了一声:“报告!”   “出来!”刘安再次以冷冷地声音说。   “是!”杨帆再次应了一声。这是看守所的规矩,杨帆已经在其他案犯的“帮助”下学会了。   审讯室里的两个人都沉默着。最后还是刘安打破这沉默问:“为什么要怎么做?” 共 75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