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清水古韵楼家塔_1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好书推荐
无破坏:无 阅读:1285发表时间:2019-06-21 14:52:55 摘要:在江南,像楼塔这样的古镇众多,大都具有古巷庭院之美、寺观楼阁之盛、历史传说之奇,如周庄、南浔、乌镇、西塘……但楼塔是山乡古镇,有一条“浅浅碧水平”的清水溪,又有远山如浪、山与天接的气氛和情调,便成就了楼塔古镇的山水、田园、乡愁三首独特乐章。    【序曲】   暮春三月,午后的桃花雨如丝似雾,分外缠人。我坐在洲口桥亭下,陶醉在山清水秀,悠幽花香里。   曲折有致,风景诱人的洲口溪,把楼塔镇分割成古镇、新镇两部分。隔溪而望的古镇,富有明清遗风,古韵依旧;而新镇,则体现了当代繁荣。溪流上有两条桥,一条是钢筋水泥大桥,另一条是连梁式石板平桥。   我拾阶迈上古桥,把自己的脚印踩进了沟通古越州与睦州门户的历史沧桑里。静立在微雨中,抚摸着凉凉的石桥栏,凝视着雕狮栏柱,似乎要寻找出该镇的百年沧桑。身边飘过一位年轻女郎,我不知道她是否美如丁香,但我知道古镇也有许多烟雨小巷。   雨大了,我躲进洲口桥亭下避雨。   洲口溪如一位温柔多情的女郎,展玉臂把楼塔古镇紧紧拥抱;顺手又挥洒出一条飘逸的绢纱,化作岚岚雾气,为古镇蒙上神秘色彩;周围绵延起伏的山岭,隔离现代的喧嚣扰攘,给古镇保留下醇厚的古韵味道。   我想,如果故乡没有一条清水河,游子的梦里必然不会泛起一丝思乡的涟漪。但这条河不能太宽太深,否则感受到的是惊涛骇浪;水波又不能太小太滞,否则滋养不了万物,培育不出文明;还必须是源头活水,天光云影共徘徊,这样生养出的鱼儿才能顺流而下、溯源洄游。   洲口溪正好不胖不瘦、不深不浅。   楼塔古镇坐落在仙岩山麓,四围群山环峙、岭高峰峻,有名字的如百药山、金言山、大黄岭。山岭植被繁茂,松青竹翠。走进林海,你可以感受到自然与心境的完美融合,又能体会清幽澄净、物我两忘的空蒙。   一株古香樟横卧溪畔,依恋在老桥边。虬曲如铁的枝丫伸向溪面,皴裂盘桓的树身上布满青苔,青苔下是岁月和风雨雕刻的沧桑,恰如一位鹤发童颜的老翁。他是好泉石、乐隐遁、清风岩下垂钓的许询吗?是追随吴越王钱镠东征西讨、累官至兵部尚书、最终铸剑为犁归园田居的楼塔楼氏始祖楼晋吗?还是著有《医学纲目》四十卷、被尊称为“神仙太公”的楼英吗?我没有上前拱揖高让,只默默凝视,但愿做一个在此逗留片刻的烂柯人。   在江南,像楼塔这样的古镇众多,大都具有古巷庭院之美、寺观楼阁之盛、历史传说之奇,如周庄、南浔、乌镇、西塘……但楼塔是山乡古镇,有一条“浅浅碧水平”的清水溪,又有远山如浪、山与天接的气氛和情调,便成就了楼塔古镇的山水、田园、乡愁三首独特乐章。      【山水如画】   从繁华时尚的萧山市区到深山幽谷里的楼塔古镇,车程约一小时。抵达洲口桥头,便进入了山水画卷。   永兴河在洲口桥以上被称作洲口溪,沿溪岸西南而上,山与水作伴,水与路纠缠,恩恩爱爱,不离不弃。细股的溪水们从山坡上漫下来,又被岸堤呵护着,轻快地流淌,山谷里便回荡着它们的流水声。   山顶上,松木茂盛,华亭如盖、气势雄伟;山坡近溪处,翠竹挺拔,郁郁苍苍、癫痫病人吃什么药效果最好重重叠叠;溪流下,青石上布满了绿苔,丛生的水草作势飘摇。艳阳从峰顶直射下来,照得溪水更加清澈透明。山外来客们便惊呼起来,在工业发达的萧山竟然有一条如此欢畅的清水溪。   溪水畔,山野之花正在盛开:杜鹃紫似霞、白赛雪,山茶叶绿油亮、花如牡丹,天目地黄吹起一串粉色的小喇叭,黄鹌菜呆萌地戴着小巧的黄帽儿。   每一座山丘,每一棵松竹,每一条细流,每一朵山花,都自自然然在那儿,你尽可以从从容容观赏,安安静静品味。处空山幽谷中,你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异化为一块崚嶒的山湖北去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石、一棵兀立的小树、一朵娇羞的野花、一滴忘我的山泉。   在一处叫“仙岩”的小土丘前,有人驻足拍照。丘上土石相间,高不过数米,其外形也不合美学原理,人立其下并没有崇高之感。但想像中,这丘四周被溪水包围,湍流击石,溅起浪花朵朵,一缕阳光拨云投射而下,蒸腾得丘溪间水汽氤氲,一位仙人垂钓溪上,怡然自乐。传说这仙人是东晋玄学大家许询,为避朝廷征召,隐居在溪上百药山顶洞穴。于是,这小丘唤作“仙岩”,便成了历代文人骚客驻足凭吊之地。   “仙岩”周边谷地开阔,临溪而建的村寨屋舍俨然。民居大多是三层的别墅,装饰有彩色的墙砖和琉璃瓦,躲藏在古樟、古杏荫翳之下。溪堤高大坚固,安装有石质护栏,又铺设了观景步道。村民们劳作之余,亲水而行,当更爱其家。外乡游客徜徉其间,也流连忘返。   洲口溪发源于富春山余脉,沿途的山水人家也一定进入过“富春山居图”的视野,只可惜黄公望错生在元代,否则他的如椽画笔便不会吐露出树木、土坡和山野人家的萧瑟伤怀。   洲口溪一路奔腾而下,化身为永兴河,被萧山人尊称为母亲河。她在萧山大地流淌过数个乡镇之后,才恋恋不舍地汇入浦阳江,最终钱塘江接纳。      【田园如诗】   我家住临浦,距离楼塔也就三十分钟车程,我却从未一睹过古镇芳容。今年暮春时节,有幸被楼塔镇领导邀请,随作协采风,与古镇邂逅。   尽管那天的古镇之行只能算是走马观花,即便如此,我也被她特有的古街、古巷、古民居、古桥、古溪、古曲迷住了。行走在古镇的老街上,我仔细打量着每一间门店;又像走迷宫一样在小巷里打转,抚摸着苍苔斑斑的旧墙;支着耳朵聆听燕子在老屋木檐下盘旋时的低声呢喃,麻雀在颓败的土墙头啁啾婉转。我调动各种感官,努力去触探古镇的秘密,但总归徒劳无功。这座一千二百多年的古镇,每一寸土、一块石、一株草都是时空缓慢堆叠而就的成果,怎能轻易被人瞧透?   我尝试着从面前的洲口溪进入古镇内涵。《尔雅》释义:“水中可居者曰洲,小洲曰陼……”可以推测,古镇坐落于洲口溪冲积堆叠泥沙形成的沙洲之上。古时,这里四围环水,人居其上,渔猎度日。唐末藩镇割据、军阀混战,楼氏先祖楼晋带兵追随钱镠驻扎在附近的大黄岭,扼守浙东浙西交通险要。在钱镠建立吴越国之后,楼晋便失意于兵戈,遂率军士在此沙洲铸剑为犁、拓荒屯田、伐木造屋,此地开始唤作楼家塔。   上街、下街和横街在当时有了吗?最起码有一条。随同楼晋留下的兵士应该有上千之多吧,吃穿住行需要交易,集市上应该设有粮店、布庄、柴店、铁匠铺,还有酒坊,年轻的汉子们长年驻守于深山老林,定然思乡日炽,一酒解千愁,三杯万事空呀!估计当时的店铺大多是芦苇棚,就像我坐的洲口桥亭吧。现在古街上一楼一底、前店后庭的格局在当时的先人们想都想不出来吧。   屯守的军士们不仅带来了忠诚和勇武,也带来了耕读传家的礼仪和武汉哪地方治癫痫?门风。这片曾经荒蛮的土地,在汗水和文化的濡养下,渐成沃土,成为栖居的田园。   钱镠占据江浙建立吴越国之后,这一带曾经获得了短暂的平安,洲口桥边这条萧富古道上行人客商络绎不绝,昔日的兵戈要道变成了通商之路,洲口溪上搭建了桥梁,大街上铺起了青条石板,楼家塔初具规模并日渐隆盛。来此经营定居的富人多起来,楼家塔人出门求学宦游行贾的也多起来。   当时,楼家塔四围环水,沙洲上土地有限,人们除了填溪造屋外,只有紧缩宅院和公共交通面积,于是便形成了古镇如蛛网迷宫般的小弄巷,叫上名字的有前溪弄、后溪弄、义厅弄、义仓弄、中祠弄等数十条。江南一带村镇里弄多,而楼塔古镇更甚。而且,街市的庭院均有后门通向小巷,方便你来我往。小巷拉近家庭之间的距离,联络和维系着亲情友情乡情。   另一种聚集人群的空间是祠堂。古镇上的宗祠特别多,现存完好的中祠和下祠尤其巍然壮观。祠堂既是权利的网络空间,更是多维的文化空间,古镇人在这里慎终追远、聚义谋事、积蓄力量。   古镇范围有限,亲情的凝聚力又极强大,要想大刀阔斧、纵横开阖弄出大动静是不可能的事,于是人们便在精雕细镂上狠下功夫,如古镇现存的侍王行军府、抬轿楼、前(后)厅等40余栋历史文化建筑,元朝瓦当、明朝梁柱、清朝雀替、民国照壁无不精美绝伦。又如被称为神仙太公的楼英,不但继承家族中医精髓,又四处拜名师精进技艺,成就一代名医,做御医为明太祖治病,告老还乡著《医学纲目》四十卷;又精研“细十番”曲谱和演奏,他的医理和乐理一直被楼氏后人传承,其中“细十番”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楼塔的书画人才众多,清代咸丰时的楼秉台,有板桥画风,名噪一时;还有楼浩白、楼有刚等画法行内称绝;如今,古镇的书画普及率极高,街头巷口偶遇一人,说不定就是一位丹青妙手、书法大家。   沉湎于精益求精的手艺追逐之中,光阴往往会慢下脚步,像老屋木门上的铜环;沉迷于春和景明、山水清明,便迈不动离家的双脚,时空凝固于明清之世;沉醉于乡情浓郁、亲情绊羁,必然望峰息心、窥谷忘反。   人们的脚步缓慢而坚实,建筑慢进了明清古风,墙壁蔓上苍苔斑驳,古巷曼延进了深巷幽宅。慢出了文化涵养,宽容滋生,生命感悟。   楼塔古镇是自然长成的,当地的领导很清楚,他们带领全镇人让古镇恢复成往昔的模样。      【乡愁如歌】   你听说一首古曲让一城人守望传承了六百年之久吗?“楼塔细十番”就是。传说中的古曲很神秘,很高雅,很清幽。本是庙堂之乐,忽有一天流播到了田舍,在黑脸方鼻阔口下如春笋般地发了芽,在嵌满泥巴的糙指上似山花似地盛开了。袅袅圣洁的精灵,爬满古镇人的双耳,他们和演奏者一样如痴如醉。   有幸在古镇楼曼文纪念馆前广场上聆听了这仙乐。我猜想这片广场可能是旧时的晒禾场,在这里腾挪跌宕,土生土长的民乐老艺人们更能表现得悠然自得。笛、管、笙、弦、提琴、云锣、汤锣、木鱼、檀板、大鼓等演奏者排列数行,身着大红唐装,容光焕发,或坐或立。   鼓乐响起,等候多时的人们瞬间肃然无声。铿锵有力的锣鼓和清丽婉转的丝管之声交相辉映,时而庄重、时而优雅、时而欢快,表达出丰富多彩的情绪,展示了五彩缤纷的画面,讲述着跌宕起伏的故事。   “楼塔细十番”起源于明朝,用十余种乐器演奏若干曲牌与锣鼓连缀成套曲,现在改编保留下来最典型的曲牌有《望庄田》《百畈》《一条溪》。古镇的音乐人用自己独特的乐音把乡亲们栖居环境、田园劳作、日常生活表现得活色生香,精彩绝伦。   《望庄田》开头是缓慢悠扬的笛音,清脆嘹亮的乐音一下子把人们带到家乡的田野之上,眼前是晨雾缭绕,烟树迷离;鸟儿们醒来了,叽叽喳喳在枝头欢唱;坡头山花竞放,田间稻穗饱满,溪畔和风阵阵,溪中清流浅浅。乡亲们三三两两走出村道,肩荷锄头,臂挎竹篮,有说有笑行走在田埂上……   《百畈》整首曲的节奏欢乐明快、轻松热烈。它向人们展示的是一望无际的田畈上,乡亲们抢割稻子、庆祝丰收的幸福场景。《一条溪》描述了在肥沃田野里,亲人们耕耘播种的忙碌场景,田畔的洲口溪奔流而下、欢快歌唱。   如今,每逢重大节日,这支由20多位农村民间老艺人组成的乐队,便会义务为乡人们演奏“楼塔细十番”,这也成了楼塔年节盛宴上的一道大菜,也成了在外求学、工作的游子常回家看看的招唤神曲。   聆听着清丽的乐曲,我忽发奇想,如果让这些可敬的民乐老艺人们用“楼塔细十番”演奏《三月桃花雨》该是怎样的韵味呢?   三月桃花雨,点点美如酒,醉了山,醉了沟,醉了溪边柳……      【尾声】   比许询小三十多岁的陶渊明在《桃花源记》里描写了桃花源人安宁和乐、自由平等的生活,借此来表达他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后人讨论他是借用小说笔法表现生活,他笔下的“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当然是虚构。设若陶渊明穿越到当代,他对楼塔古镇美丽乡村建设会做何感想呢?   雨停了,我从洲口溪亭下起身,登上老石桥,再次穿越回古镇。   共 43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