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我的牢狱生活_1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红色经典
无破坏:无 阅读:1140发表时间:2019-03-07 21:16:05    一场牢狱之灾,改写了我一生的命运,断掉了我人生的所有念想。二十年前的那段痛苦经历,依然历历在目,含恨终生!   ——题记      一   一九九八年六月,我被一位同事的出卖深陷牢笼。当时自己太单纯,在公司我负责广告,他是一名业务员,我受他之托帮其客户的妻子介绍办了一张假身份证,其原因是好顺利为客户的妻子找工作。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件小小的事,让他找到了把柄,向警察举报,目的就是要把我挤出公司,用了这下三流的手段。当天晚上,我就被警察抓走了。   我自认为这件事很简单,不就是一张假身份证吗?可万万没有想到,在假证的背后牵扯出一庞大的犯罪团伙。我不过是一名受害者,但案情的错纵复杂一拖就将近两年,也让我在里面呆了整整二十个月。   当时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汕头,轰动了广东。报纸、电视台採访报道,标题被冠以“首例破获、”“成功打掉”等字样,使该派出所警察一举成名,我也无意中成了新闻人物。成名容易,可后续理清案情并没那么容易。二十个月我一直处在刑事拘留中,检方过了关,按事实我根本构不成犯罪,就这样案子在派出所拖着,把我扔在看守所不闻不问。   我记得很清楚,整件案子,派出所警察只提审过我一次,局里的人审过一次,后来就没有下文了。在二十个月中被转移三个地方,在收容所呆了一个月,在拘留所呆了十一个月,最后在看守所呆了八个月。收容所关的不是犯人,是被无端在大街上捉拿的所谓“三无”人员。拘留所很小,一间牢房不到十平方,却有两道铁门,一张大通铺就占了大半间,一个小蹲便池,靠牢房的顶部开了一个二十公分见方的小窗,透过这个窗户,你才知道,哦,天又黑了,哦、天又亮了。   牢房里多的时候住着十个人,少的时候也住着五、六个人,在黑无天日的牢房里,我看到了无数个伤痕累累的人进来,也看到他们微笑地走出去。只有我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熬着,一张报纸,我可以从正面读到反面,然后,又从反面读到正面,读到几乎可以倒背如流。每天听到铁门“咣当”一响,我就知道送牢饭的人来了,大家正襟围坐,如乞丐等待着施舍,每天两顿牢饭,吃不饱也饿不死,坐在里面的人就是希望早日判决,早日下农场,至少可以吃饱饭,可以见到阳光。牢里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在这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每天面对空荡的四壁,守着一盏昏黄的电灯,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我却俨然成了一名“元老”,十一个月,从开始的狂躁不安,到慢慢静下心来,犹如经过了漫长的世纪。外面出太阳了吗?外面下雨了吗?这个一概不知。我与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每星期二,是拘留所的固送日,亲人们可以送衣送物由警察传送进来。而我的家人不知我身在何方?我只知道,天冷了,该到了冬天吧?外面有密密麻麻鞭炮声了,又该是过年了吧?没人告诉你这些,我猜揣,父母正围着桌子抹泪,外面的风言风语正满天飞。   过了年,也就在牢中呆了半年多了,心中已不抱任何希望了。吃了饭,睡。睡醒了,又等饭吃。除了头往旮边睏,又有什么办法呢?   嫌犯换了一沓又一沓,只有那送牢犯的小伙子每天按时在过道中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我有时哀求他送几张报纸进来,打发时间。再就是每月一次的室内消毒,那个凶巴巴的牢医戴着口罩,背着喷雾器,将牢房里上下左右全方位喷射一番。因为牢房不但阴暗,而且潮湿,抱着伤残之躯的嫌犯在这里,只能向牢医讨些药膏涂抹。有的无法穿衣,有的无法站立,有七十多岁的老爷爷,也有刚刚成年的小伙子,五湖四海的人怀着不同南阳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的目的,却殊途同归。小小的牢有哀叫,有泪水,而更多的是选择面对。   人们都说,坐牢是最苦的,谁叫你犯法呢?而且每一间牢房都有一个牢头,你初次进去时,必定受到牢头的敲打和洗劫。但庆幸的是,我羁押拘留所的前几天,牢里一个嫌犯被其他嫌犯围攻,而活活打死。所长被查办,其他嫌犯被加刑。新来的所长在每间牢房安装了摄像头,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了狱霸,一间牢里的嫌犯在一起也和谐多了。   在牢中,每个人都在望穿秋水。都希望外面有人呼喊你的名字,那种心情是多么激动,那是希望在等着你,尽管这希望是如此渺茫和漫长。   而我的名字已渐渐被人遗忘,好象被所有的人抛弃。我听不到外面的消息,我无法知道在这间拘留所还要呆多久?曾经轰动一时的汕头警方成功破获汕头首例假证案,如泥入大海再也没有人关注了。我只要祈祷老天爷开开眼,让警察突然想到了这个被冷落的案子,再次被加紧督办。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却是遥遥无期的等待。   我想到了死,欲哭无泪,倾诉无门,但死又能解决什么呢!   就象我进拘留所的前几天死的那个人,生命如一蜉蚁,被别人踩在脚下。他本可以选择活下去,但他没有,他选择了抗争,抗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死要死得其所,我该如何把我的信息传递出去呢?我不能这样苦苦地等,等到猴牛马月。   冬天过去了,春天又过去了,算来我在拘留所被羁押了九月有余。又是一个夏天,小小的牢笼开始变得又闷又热,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一把把破扇子在一个个嫌犯手中有气无力地摇晃,空气无法流通,被子散发出一阵阵臭气。小小的便池旁有个小小的水池,水池的上方有条自来水管要死不断气似的半天掉下一滴水,在这大热天根本不够用。我感到恶心和反胃,我开始不吃饭,无论谁劝,我都不吃。终于坚持了一个星期,肚子里未进半粒米食,喝点水维持生命。   我无声的抗争终于引起了所长的注意,那一天我看到了外面的阳光,听到了风声向我奔扑而来。   夏天都快过完了,我等到了离开拘留所的一天。整整一年了,暗无天日,过着非人的生活。头发都可以扎成小辫了,人瘦了,但肚子却微微隆了起来,这是久坐的原因。   全拘留所几十号人,手铐一只连着一只被拉成长长的队伍,然后集体上了一辆囚车,囚车驶出了拘留所,驶上了潮汕路,驶上了大学路,一直向鮀浦方向驶去。多么熟悉的街道,一年前,我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有一位心爱的女友。一年来与外界的隔绝,可时光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前方就是看守所,可等待我的命运又是什么呢?      二   车过了鮀浦然后向左,颠颇上了一条土路,在一个叫莲塘的地方停下了,这里离市区也经很远了。下了车又是排成队,在静静等候。前方已经有很多拘留所送来的人,依次站满了看守所门前的路。这条路的左边一遍荒芜,右边有戒毒所、劳教所、最后才是看守所。   我们在外面足足站立了一个多小时,才陆陆续续走进了看守所的宽厚高大的铁大门。   这是新建的看守所,所有的管教和嫌犯都是新来的。有五十多间羁押室,每间室有五六十平方大,室外有望风坪。终于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可以看看望风坪上面那一块巴掌大的蓝天。武警在望风坪上面的走廊来回走动。望风坪前面有一扇通向外面的大铁门,铁门外就是我们企盼的世界。在铁门旁墙下角有一小小的洞,象原先我们家的狗洞差不多大小,这里是传送牢饭的地方。在大铁门的右边,有一扇望风坪通向监室的小铁门,每天到了固定的时间就会打开。   看守所监室里实行全军事化管理,被子要折叠得有梭有角,什么物品都要摆放成一条线,每天都要例行检查。但从居住环境来讲,与拘留所相比确实换了一个天。这里监室大了,人也多了,各种犯罪嫌疑人都有。上至贪官,下至小偷,三教九流五花八门。有素质高待人谦和的老板,有态度恶劣的下三滥。这些都是一些未经审判的人,而我一年多了还是拘留阶段,谁都不能说这里的人每个都有罪,而我仅仅只是一名嫌疑人,连嫌犯都算不上。   监室代表,章伯,五十多岁的人,已经在看守所熬了六年,一直没有接到起诉书。他原是一海岛县的县委秘书长,说他贪污一百多万,可是检方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淮南哪里有靠谱的癫痫医院起诉不了,又放不了。就这是耗着,青丝耗成了白发。   管工,古懂,原本是一名裁缝,有一天舅舅叫他做个帮手,替舅舅背了一袋假钞回家,在路上莫名其妙地被抓。   管工,房生,药材公司老总,因资金周转困难,为了贷到款向工商银行主任行贿,事后东窗事发被抓。   吕伯,工商银行主任,已经退休了,没有躲过法律的制裁,涉嫌受贿被抓。   刘弟,我的都昌老乡,一个刚刚十八岁的青年。高中未读完就被人骗了出来,涉嫌抢劫被抓。   ……   来到了看守所,这里有无数悲情与无奈。有的人因生活所迫,有的人因好吃懒做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当然也有冤屈在不断地重演。他们都希望尽快获得法律的公正审判,但面对的是漫长的等待。在拘留所渴望来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渴望下到农场,这就是嫌犯心中的盼头。可看守所不过是一个新的地狱的开始,除了空气比拘留所好,高强度的劳作足以把身体搞垮。   六点钟起床快速洗漱,做操,然后开始干活。每个人脚下踩只花插,做布胶花,晚上十点才睡觉。睡觉后每两个小时安排两个人值班,就这样周而复始,除了望风吃饭,每天就是做不完的布胶花,每个监室有四、五名管理,他们的劳动任务要大家分担,另外有些嫌犯与管教有关系,他们湖北专业癫痫医院的劳动任务大家也要分担,所以里面的劳动量相当于外面的二至三倍。在里面你会觉得永远睡不够,偶尔没有劳动时,就要做操,学习法律政治,背诵监规,大扫除,看守所就是要把你当机器使用。   来看守所一个月后,我真的熬不住了,躺在床上真的爬不起来。每天一到上午就高烧,全身大汗淋漓,大汗过后是全身的冷,高烧第三天管教才带我去看狱医,开了些药丸又回了监室。吃了这些药并没有好转,仍然是每天上午高烧二三个小时,这样高烧了十八天,监室里怀疑我有肺结核,医生怀疑也是,我也就将错就错,把自己的身体说得一文不值。十八天后,终于可以站起来了,监室代表怕我的身体状况再出问题,建议管教安排我做了半分工,也就是别人做一百朵花,我做五十朵就够了。另外就是负责做帐,负责出墙报,负责当监室的教员,我用十八天的大病及半条生命换来了监室内最体面的劳动,随后我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有钱人家每个月都会定期打钱进来,每餐可以加个菜,他们也会分给我一些,我的老乡刘弟,一个相当善良的小伙子,他家里每月会寄两百元钱来给他改善生话,对我亲如大哥一样有好吃的都与我分享,我的身体也开始骤渐恢复。   日子就这样平平凡凡的过去,我已经没有想过什么时候会走出这个大门了,好象是判了无期的人,心中早已断了念想,却忘了自己连签捕的资格都没有,连走上法庭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都没有,如果不是监室换了一名新管教,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间铁门。   那天正是寒冬,新来的管教一走进监室,看到我们每一个人打着赤脚,在监室站了不到一分钟,就默默地走了出去,第二天,每人发了一双拖鞋,换了新毛巾,他没有对我们训话,却给了我们一股暖流。   自我们进了这间监室,这是第三个管教,前两个都比较严厉,这个懂得人性化管理,在他的治理下监室被评为了文明监室,每个季度评选一次。他从来不会在大家面前训话,更多的是问候。他会经常单独叫人出去谈话,出去的人回来都满面笑颜,干劲十足。   室代表已经把我的情况反映给这个管教了,他开始注意到我是从那次所里评比文明监室起。记得那天上午,他陪一群评比人员走进了我们监室,里面有我认识的女狱医,有正副所长,还有其他不认识的人,他们是进来检查打分。当他们看到墙报时,他们的眼晴都亮了,上面有赞颂香港回归的诗歌,有赞颂改革开放的小散文,有监室人员渴望回家的心声,整版主题突出“回归”两个字。有黑体字,有印刷体,有隶书,他们看了纷纷称道,都问是谁出的墙报,室代表指向了我,他们都伸出了大拇指,微笑地点了点头。在监室这个么多领导夸一个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史无全例,由于我的突出表现终迎来了管教的关注,我在他的心里已经不是一个嫌犯了,而是一名跌落深渊的知识份子,只是偶失马蹄而已。   我告诉他,我并没有犯罪,只是被无端地捲入一个犯罪团伙。全监室的人没有人不同情我的遭遇。我的初衷是帮助他人尽快找到工作,没有想到就一张假身份证牵扯出这么大的案子。我只认识向我提供假证的人,其他的人和犯罪事实我一概不知。第二天管教找到检察院驻看守所的两名干部,我又把我的情况反映给了他们。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人刑事拘留竟达二十个月之久!按你的犯罪事实就是判刑也不够一年呀,他们听了都摇了摇头!      三   在一个阳光明媚上午,管教把我叫出了监室对我说,下个星期公安局答应了放你出去,你进了里面暂时不要说,因为所里还不知道,否则我会犯错误的。   此时此刻,我哽噎在喉。二十个月来,我没有哭过,我是一个从不会向命运低头的人,想当初刚到汕头我从一名建筑小工做起,做到大工。然后又混进公司从一名街上的发传单员做起,做到广告业务主管,我打工途中每一步脚印都留下辛酸的汗水。但我不哭,因为我选择了坚强。我面前坐着的管教,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警服,在我的心里是如比高大。在看守所八个月来,我看到了人性闪光的一面,虽然他们犯罪了,他们也懂得爱,他们也有善良,室代表章伯对我的爱护,有都昌老乡刘永对我的照顾,其他人对我的关怀,想到这些,泪水不由自主流淌。无论如何,在心里我都会感激他们一辈子。   出狱的那一天,管教拍了拍我的肩,说了些勉励的话。这个管教姓蔡,是他让我尽快获得了自由。我手握着释放通知书,它就象一份迟来的正义,让我可以享受阳光,雨露,鲜花般的美好。   我走出看守所的大门,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可光阴不等人,我的工作没了,女友没了,所有的一切都得从新开始。只有经历了生死之劫,失去过自由之躯的人们,才知道生命是多么可贵。我厌倦了公司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厌倦了金钱至上的生活方式。   我珍惜来之不易的自由,所以我一直选择建筑这门行业,是因为它的自由。也让我学会了感恩,那些素不相识的馈赠,只能让我的回报给予社会。   二十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却永远挥不去那段痛苦的光阴,因为它改写了我一生的命运;那种伤、那种痛,至今历历在目,让我含恨终生!   共 54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