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西窗·雨田草】车友易大哥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儿童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862发表时间:2014-12-03 22:44:37 摘要:然而,就是一同骑车出行并不多的那么几次,却常常引发我的念想,那一路同行的情景至今不忘。也正是由于这份念想,才会有今年差不多一年的遗憾。 老易是我在自行车俱乐部认识的一位老年朋友,同在一个俱乐部参加自行车运动,当然就算是车友了。其实,我与这位车友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同在一起参加骑车活动的次数也并不多,尤其是今年,从开春到现在,还没相约骑车出行过一次。然而,就是一同骑车出行并不多的那么几次,却常常引发我的念想,那一路同行的情景至今不忘。也正是由于这份念想,才会有今年差不多一年的遗憾。   我参加骑车运动时间并不长,也就是年纪偏大,人的精力、体力、身体条件不适宜剧烈运动之后才开始的。因为骑自行车可快可慢,老年人放慢速度,悠哉悠哉地骑着,一边呼吸户外新鲜空气,一边欣赏大自然田园风光,感觉特别惬意,因此便喜爱上了这项运动。   记得那天早晨是俱乐部组织去郊外油菜基地看油菜花活动吧,我比集合时间提早了十来分钟到达了俱乐部。我正在那儿检查自己的自行车,充充气上上油什么的,这时一位老者也来了,他就是老易。同是自行车运动爱好者,不管相识与否,见了面都会互相打招呼的。也许是老年人与老年人性情上比较接近吧,打过招呼之后,我与老易就有了一种亲切感。在互通姓名,询问过年纪之后,我仔细地打量了这位老者一番,头上有点白发,削瘦的脸,连身子也是削瘦的,和我差不多,只是比我稍高那么两公分。这种瘦削的老人一般精神状态都很好,俗话说有钱难买老来瘦嘛!然后我问他:“参加自行车运动多长时间了?”他说:“没有,前几天刚买的自行车,今天是第一次出来活动。”我又说:“你比我大几岁,以后就叫你易大哥了。”他听了也很高兴说:“好呀!”   不一会儿,就来了一大伙男男女女的车友,其中青年人居多,老年人偏少。随后,一个庞大的自行车队伍就迎着朝阳上路了。年轻人体力充沛,精力旺盛,一下子就冲到队伍的前面去了,我和易大哥,还有一位老者呼伦贝尔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我俩一前一后的相互照应,相互鼓励,喊着加油拼命追赶。尤其是上那一段陡坡时,虽然将车调到最小档,一步一步的还是坚持着爬上来了,但我俩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停下来小息,山坡上就只剩下我们三个老者。   “哎,岁月不饶人呀!”易大哥发出感叹。   “是啊是啊。”我附和着。   易大哥又说:“年青人体力好,他们要骑得快才过瘾,才觉得剌激,可我们不行哪。我喜欢速度不要太快的,一边骑一边欣赏风景,累了就随时停下来休息,大家聊聊天,这样一天骑下来就不会感觉辛苦。既玩得开心,又锻炼了身体。”   易大哥一说完,我赶紧接上说:“大哥说的太好了!想法和我一样。不瞒你说,我比你多参加了几次这样的骑行活动,可每次感觉都很累。要不,我们几个老年人哪天约好来,自已组队出去玩玩。”   易大哥和另一位老者立即响应:“好啊,就由你来牵头。”   那天在油菜花基地看油菜花,虽然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开得正艳,沁人心脾,但我结识了易大哥及几位相知的老者心里觉得更舒畅。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和易大哥,还有两位年纪比我小几岁的车友,一起骑车去白鹭村玩。这白鹭村是离我们这个城区较偏远的一个乡村,大约七十六公里,它也是一个很古老的村庄,留下了许多古老的建筑。我们之所以选择骑行去这个地方,一是因为它的古老吸引着我们;二是也想挑战一下自己,看看我们这把年纪的人,到底能跑多远。   这次我们出发的时间比平时提早了个把小时,一路上四个人前前后后的保持距离,车速控制在每小时十七八公里,挺舒服挺爽的。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茅店镇,四人停下来休息喝点水,欣赏了一下小镇的景色,接着就转向了另一条国道。大约骑了个把小时后发现前面正在修路,道路变得不那么通畅了。路面上小石子,泥巴,沙子到处都是,我们没有下车,继续在这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骑着。当我们终于骑过这段路后,那个年轻点的外号叫老九的车胎不知怎么漏气了,没办法骑了。偏偏这一段路又比较偏僻,路边看不到一间房屋,更看不见一家店,我们自已又没带到修车的工具,无奈四人只好下车步行。推着车步行至少朝前走了十里路,终于在马路边找到一家修摩托车的铺子。车修好后,为了把刚才耽误的时间补回来,我们稍微加快了点速度,到达白鹭村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四人找到家餐馆痛快地饱餐一顿后,很悠闲很消遥地游览了一下古乡村的风貌。   那天我们四个老者来回骑行了一百五十多公里,行程算是蛮远的了,然却一点也不感觉到辛苦,感觉到累。白鹭村的古老建筑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它年代久远,有点破旧,但它的根基扎实,一块块青色的条石垒成的墙壁仍牢固地坚强地矗立在那里。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向俱乐部提议,邀请车友去我校新建的农场实践基地玩,行程并不远,来回也就七十公里左右。因为在那里不仅建有一些娱乐设施,还可以吃上原计原味的绿色食品。俱乐部负责人及诸多车友听说后都很高兴,决定骑行日期后并立即发出了通知。   记得那天来了三四十号人,易大哥也来了。当队伍出发后,年青人照样是飞速前进,我和易大哥自然是落在后面。但今天没关系,今天的路我熟悉,于是我和易大哥一路有说有笑地同行。骑车离开城区大约十五公里后便拐进了山道,那山道狭窄且高高低低不是很平坦。行了四五里路后,易大哥的车胎不知何故也漏气了。我正着急,只见易大哥从旅行包里拿出了一些修理工具,很从容地跟我说:“没关系,我早有准备。”   我很吃惊地问:“你怎么特意去添置了这些工具呀?”   他说:“是呀,还记得上次去白鹭村时老九的车坏在半路上了吗?我怕再遇上这样的情况,于是就特意买了这些工具,并学习自已修理。”说完,他动作非常麻利地卸下车轮取出内胎,然后开始了修复。我坐在他的身旁一边看着他修补,一边心里在想:易大哥真是个生活的有心人呀!六十多岁的人了,对待生活的态度还这么认真,生活中遇到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到他,也许是易姓姓得好吧!   这以后,我和易大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一同去骑行了,我几次打电话约他,他都说家里有事脱不开身。儿子儿媳开了家琴行,生意很不错,忙不过来时需要他去帮帮忙处理一些事务。孙女孙子大了,星期天学画的学画,学英语的学英语,他得负责接送。我听后只有放弃自已的打算再做别的,因为我觉得已离不开易大哥了。有他一同骑行,我不仅仅是有一个伴,更重要的是我有了安全感。   去年五月的一天,俱乐部决定骑行上犹,上陡水水库去吃鱼宴。很久没骑车的我实在有点憋不住了,脚下痒痒的。我打电话与易大哥联系,要他无论如何也要调整好安排好家里的事情,陪我一起去吃顿鱼宴。我还告长春有治疗癫痫好医院吗诉他说,我把老九兄弟也叫上了,咱们几个一起去品尝,那才有意思呢。   出发的那天,天气晴朗,还有点偏热,是个很适宜骑车的日子。早晨七点半左右,俱乐部门前就围了一大群车友。我、易大哥、还有老九兄弟也准时到达,大伙儿在俱乐部门前拍了张集体照后队伍就出发了。那天人特别的多,四五十辆车同时上路那队伍确也壮观。也许是因为有鱼宴吃大家都觉得有趣吧,搞得马路两旁的行人都忘了走路,停下脚步羡慕地望着我们。   不一会儿,辽宁权威癫痫医院四五十号人就前前后后地拉开了一点距离,我和易大哥还有老九处在中间。就在我们大队人马即将骑出城内踏上国道时,一辆摩托车从我身后疾驰而来,车主想从我身边穿过时摩托车车把踫到了我的自行车,我把持不稳从车上摔了下来跌倒在地。身边的几个车友立即停下车过来搀扶我。那辆摩托车把我弄倒了还想溜,车友们大叫道:“拦住他拦住他!”跑在前面的一大伙年青小伙子迅速地用自行车团团将他围住,摩托车车主这才乖乖地来到我身边,问我摔伤了没有,要不要紧。我伸出右手给他看,小手指与手掌的关节处红肿了一大片,淤血高高地鼓起,十分疼痛。完全是从自行车上摔下来那一刻,我右手本能地往地上一撑撑出来的。我屁股还摔痛了,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易大哥和老九轻轻地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后,身边几个车友强烈要求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把我送到医院去冶疗。肇事者见我一老人摔得这么伤,痛疼难忍,也许是良心发现动了恻隐之心便不再说什么了,且主动地说了声对不起,答应陪我去医院接受治疗。   我见事情得到了解决,那几个鼎力相助的车友我谢过之后就让他们赶队伍去了。易大哥及老九兄弟却执意不肯离开我,他俩还有点不放心,一定要陪我上医院检查去。再说我也没办法扶自行车了,即使上医院治疗了我也骑不了车,我还只有回家,于是我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后来那个肇事的年轻人叫了辆三轮车把我送到了医院,经照片检查我的小指关节果然骨折。待医院给我上了石膏,进行了简单地包扎后,我对那肇事的年轻人说:“小伙子,我一直都没打电话叫我儿子过来,是怕他过来后见我这状况气不过又弄出点什么事来,我儿子一米八三的个头比你高出了一个头。不过我见你现在态度也还诚恳,还算本分也就算了,其实你也不是故意的对吧!不过,你得替我谢谢我的这两位车友,两位老人在这儿陪了我一上午,不是他们你一人还蛮难侍候的,害得他俩连鱼宴都没吃成。”   那肇事的年轻人听我这么一说,赶紧地谢过易大哥与老九兄弟,还主动给我留了个电话号码,说以后有事可再找他。   三个月后,我的伤基本好了,只是天气凉时有点隐隐的痛。好几个月没与易大哥一块骑车很是想会他,于是我打电话约易大哥、老九兄弟及其他几位车友一起出来吃个饭,以表示我对他们的谢意及弥补那顿没吃成的鱼宴。   今年我的伤痛完全好了,身体也完全复原,虽然又增添了年龄,但我仍想骑车,尤其是想与易大哥同行,然一直都没如愿。易大哥家里的事太多,除按时接送孙女孙子学这学那外,儿子儿媳的琴行生意越做越大,又新开了一家店。店面的装修等等事务全靠他老人家一手操办。那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最有权威天我正与他聊天时,一个电话过来说店里的照明灯坏了,他老人家又撇下我赶去修灯去了。有什么办法呢?家里的生意做得红火,支持儿女们的事业,这是好事呀!我除了遗憾还能说什么呢?   没有易大哥同行,我似乎没了安全感,只好作罢。   2014-12-2 共 38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