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谁在这里等过你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题记 现在,记起她,那些碎片记忆,便是一小朵一小朵的风花,拼成春天。   那一年,就在这个季节,她来了。我心里扑扑一跳,一瓶香槟欢喜的启封。   她不是非常漂亮,但是很好看,不知道有没有男孩子追过她,我想,即便有,也别想得逞!她成绩很好,所以她不谈恋爱。因这个原因,我只能将对她的喜爱埋在心底,我不敢想象被她拒绝的场面和心情.   她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子,安静的如清晨百合花瓣上的一滴晨露,即便滑落,那也是一个静美的绽放;安静的如夏晚星空下的茶卡盐湖,静静地,静静地,与星星互诉着她们之间的小秘密,安静的如三月的清风,轻轻地拂过柳梢、拂过桃梨杏,看,柳梢绿了、桃杏红了,不喜欢争艳的梨树悄悄的开着她洁白的花。   看着若隐若现的吊带,看着如游鱼般灵动的背,课堂上的我经常会走神,以至于老师叫起来时答非所问,惹得全班大笑,知道吗,那时的我是多么希望看到她的一个转身,回眸的一笑,可是她没有,她,一如既往地安静。   色色的体育老师说:“这是一双弹钢琴的手啊,我可不敢打”,回去后,我花了一节自习的时间,涂鸦了一架钢琴,写上“喜欢吗”三个字叫同学传给她,等待,等到的却是全班同学的嬉闹,当时的我真的是不知所措,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而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   自那以后,我感觉怕她似的,有意无意地躲着她。可她,还是以前的她,好像那场闹剧根本没有发生过。哦,是我,是我想的多了吧!于是,我对我自己说:简单点。   高中犯了错是要写检查的,并且要当着全班的同学念出来。自习课上玩耍的我被喜欢从后门偷看我们的班主任发现了,星期六的班会上我只能站上讲台了,念到:老师……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也知道我错在哪儿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能给咱们精英班拖后腿。班主任问:“完了,”我说:“我……完了”,那次,她笑了,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她因我而笑。我也因此被老师痛骂,差点被开除这个班。   有人说,青春是一季的风景,而我认为,青春是生命的常青。故事一直都在续写……   偶尔的一次晚归让我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是等所有的同学走完了,她才关上教室的灯静静地离开,原来我们是同路人,原来她不会骑车。所以我们彼此不再陌生。   那晚,我刻意在校园逗留,看她出了校门,我才推着车追上去吞吞吐吐的说道:“那天……对不起,”她说:“没事。”   本来那晚的对话我是提前想好了的,也一个人演练过的,但是,一句对不起后我的大脑好像被冻结,一片空白,只是默默地,傻子似的走在你一旁,我也记不清过了多久,走了多远,她的“你也走这条路”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场面,“嗯,这条路尽头后转弯就到了”我应声道,“我再往前走一段就到了”她说,“哦,要不上来吧,我载你一程,反正路过嘛,”她犹豫了一会说“恩……那行吧,”“坐稳了啊,走……起……”于是我载着她,带着如刚过了冬的小麻雀一样快乐的心情蹬着踏板从那一排排的街灯下驰过,谁都没有再说,谁都没有再问。   就这样,清晨,路边多了一个等坐我车的她,晚上,教室多了一个帮她关灯的我。那辆自行车似乎也变得高兴了起来,在那条街道上吱呀,吱呀的唱着它欢快的歌,这一唱就是三年。   下雪了,有点厚,我起来的也迟了,赶紧登上自行车往学校赶,本以为她已经走了的,没想到她还傻傻的站在那儿,跺着脚,手放在嘴边哈着气等她所谓的专车,我把车停下来说:“傻丫头,你咋不往前走走了,站着多冷,赶紧上来吧,”分明脸冻得通红的她却说:“不冷,没听老人说吗,下雪不冷融雪才冷了。”因有雪,骑得快,在一个转弯处自行车飞了出去,而她趴在雪里一动不动,我赶紧爬起来跑过去问:“没事吧,伤到哪儿没?”她只是转过脸对着我傻笑,看着她的样子我是又气又好笑。   不管如何的如何,在学校她对我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此,同学们开玩笑说我俩是地下党,在搞地下恋情。有时我会去辩解,而她不闻不问,我也问过她为什么,她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何必在乎?”那晚感觉她生气了,下了车她什么都没说径直的走了。   第二天,还是那个时间,还是那个路边,她,等我,等她那辆自行车;我,载她,用我那辆自行车。   她知道我英语差的要死,她拿她的笔记和作文给我看,坐在车后总是给我讲英语的有关学习方法,可是,到现在,我依旧对英语过敏。   正如那篇文章所写,三年里,我们有我们的小恶俗,小烦恼,小势力,我们也有我们的小喜欢,小爱好,小情调,我们是那一只最凡俗的麻雀,飞着,闹着,生活着。   高考结果出来了,她以优异的成绩进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而我,去了一所东北的普通本科院校。   她从来不打电话给我,只发信息,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那天我接到她的信息:明天我要走了,你不来送送我?   我矛盾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没有去送她,只是托朋友送了一本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给她,她回信息道: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后面一串哭的表情。   是啊,你那么优秀,优秀的如泰戈尔在《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所写--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到了学校,她发照片给我看你们的学校,说她们要进行封闭式的军训了,于是好长时间我再没有接到她的信息。   中秋节的晚上,她突然来信息:我想回家。就这么四个字,   我回道:傻丫头,想家了,是不是因为军训,能不能让我看到一个巾帼英雄?   那晚,她再没有发信息过来,过了几天她发了一张她穿军装的照片给我。   下雪了,来北京吧,我们一起看雪去,我知道你们东北的雪比我们北京的漂亮,她来信息说。   那这样,就来我们东北吧,我爱你,塞北的雪,呵呵,我回信给她。   大二,春天的时候她抄了宋词给我,问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好不好?   我便知她恋爱了,一个女子恋爱,从字里是看的出来的。每个字犹如从钢琴里跳出的一个个音符,有着灵动之美。   我回信息给她:如果相爱就投入的爱一次吧。   那一段时间里,每隔几天就会有信息来,一字字诉说着她的心情,一句句诉说着她的恋爱,像一朵朵花,在这个春天尽情的开放着。   忽然有一天,她说她的朋友嫌她矮,使他很没面子,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只有爱情是不够的。字里行间都有泪的痕迹。   我回信:缘深多聚聚,缘浅随它去,心里没你的人,何须求,何须问,何须流泪了,丫头别哭。   丫头不哭,她这样回道。   她布衣素裙,不浓妆艳抹,个矮,不是非常漂亮,但是我知道,她是蚌,里面藏着一颗美丽的珍珠。   快毕业了,她说她想考公务员,想回家,可是结果并没有如她愿,她去了本市的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爸爸病种的时候她回来看过一次,那是四年里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她还跟以前一样,身上有一种素色的光芒,唯一变的就是短发变成了长发。由于时间问题,我们聊得不多,她就走了。   重返樱花树下,我在这里等过谁,谁又在这里等过我!!! 郑州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沈阳治疗癫痫哪家好武汉正规治疗癫痫专业医院杭州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