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我的大姨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我的大姨不简单:儿子北大毕业,第三代中,涌现出六个博士后。 我的大姨如果能够活到现在,该有104岁了。可12年前,她老人家在91岁高龄时,在北京逝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曾经在大姨81岁时,为她老人家写过一篇同题散文,当时还获得了我们济宁有奖征文的二等奖。那时,我的大姨,她老人家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每月有好几百元的退休金。这在当时已经相当得不错了,足以引起周围人的艳羡,所以我的大姨在生活上绝无后顾之忧。她那一脸福相无忧无虑的脸上,好像每天都有喜气盈门似的。   大姨20多岁时,她的丈夫我的姨夫就去逝了。那时,她唯一的儿子我的大姨兄宪禧哥哥刚刚一岁多,也是从那一刻起,她便决定不再嫁人,决定哪怕再苦再难也要拉扯孩子长大成人。于是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在水深火热中熬生活。在倏然而逝的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我的姨兄先是从济宁一中毕业(插叙一下,这儿也是著名词作家乔羽乔老的母校,一中校名也是由乔羽老题写),一直聪明伶俐勤奋好学、从济宁一中毕业的大姨兄果然不负众望考入了北京大学,而后从一个北大的高材生成长为一名科技专家、北京钢铁研究院的高工、国家冶金部的专业技术拔尖人才。自己唯一的儿子所取得的这一切成就,让大姨感到很欣慰,我想,老人家肯定连做梦都会发出幸福的笑声。姨兄、姨兄的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不知为何几代都是单传,到了姨兄这儿,膝下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但是,女儿比男孩差么?这要看什么样的“师傅”领她们进门,而她们又进行什么样的“修行”了。   而今,大姨的三个毫无脂粉气的孙女,早已分别从北京的三所大学相继毕业,姐妹仨全凭自己的努力,被分配或考托福去了美国、丹麦的哥本哈根等地以图学有所成。巾帼不让须眉啊,每当人们夸大姨命好,儿孙如此出息时,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她老人家那发自内心肺腑的幸福的笑容。苍天有言,它让含辛茹苦半个多世纪的勤劳善良的大姨,有了如此令人欣慰的回报:这一切该是多么不容易多么令人自豪啊!   姨兄能有今日事业上的辉煌,更是得益于困难时期大姨的资助。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经济困难,大姨得知儿子、儿媳要养活一家老小,生活拮据(插叙一下,我的大姨嫂当时是北京某高校的讲师),就将平时节衣缩食省下的粮票、布票,现金等,给儿子邮寄到北京去,还托人写信给姨兄,鼓励姨兄咬紧牙关度过难关。透过字里行间,慈母那力透纸背的关心与慈爱,终于鼓舞姨兄熬过山重水复,迎来柳暗花明。每当忆及此事,姨兄对慈母的感恩之情,总是拳拳如故溢于言表。   大姨的经历,常由他的儿子讲给她的孙女们听,于是她老人家就受到名副其实不折不扣的尊敬。退休后的大姨起初便是北京—济宁—北京—济宁地轮流居住,在济宁时,儿孙们便借出差的机会,叙叙别离之苦和骨肉亲情。后来,大姨就常住在济宁了。因为这儿空气好,是她的娘家,也是她工作了20多年的地方,而她的弟妹们,我的姨舅们,也大多居于此,非常便于往来和团聚。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大姨有次对我说:要是她现在只有四五十岁,那该多好啊!说这话时,她其实已经是一个81岁的老人了。是啊,啥都不愁,无任何后顾之忧,大姨多想再年轻一些啊。我安慰她说,现在各方面的条件这么好,并且咱们老辈都是积德行善的长寿之人,您老就好好地活吧,再活个几十年也不成问题。大姨听罢总是笑啊笑,那笑容里蕴含着一个历经苦难沧桑的老人,对新社会幸福生活的无比热望和无垠憧憬。   大姨在言谈话语中,总是一套一套的,像一部生活百科全书。她老人家唱起半个世纪以前的许许多多的歌谣,总是难能可贵地不跑调、不漏字、也不颠倒词,这常常使我感喟:老人家早年若是受到系统的良好的教育,她准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好才女呢。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大姨,我的历尽生活沧桑、饱尝生活磨难的大姨,我多想每一年都祝福您,有一个美好的晚年——健康、安逸、舒心、欢乐、惬意……难道不是吗?曾经,您早已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了。大姨,我的大姨,这些年来,一次又一次地,我多想,愿这美好的崭新崭新的生活永永远远时时刻刻伴随着你;我也多么地想再静静地坐在您的身边,静静地聆听您讲述那一个个过去的故事……      【附记】   迄今为止,在我家族的七个博士后中,我大姨的第三代就占了六个,他们就是文章中曾提到的、我大姨第三代当中的三对夫妻。还有,第七个就是我大舅的孙子,浙大毕业,一路读到博士后。他叫我妈妈姑奶奶、叫我鹃姑姑,小名叫做元冠。我的女儿高雅,从小跟我退休的妈妈和我当时也早就已经退休的大姨长大。我的一个嘴巴非常甜、说话非常巧的远房表姨说,由我大姨看大的孩子,百分之百都是有出息的孩子。   而今,我的品学兼优的女儿,摩拳擦掌磨刀霍霍,以宵衣旰食焚膏继晷的实际行动,准备当我们家族的第八个女博士。   孩子,我的高雅,你大学本科四年,以蝉联年级第一的佳绩,被成功保研到北京的985高校继续深造——这也算实现了我有远见的表姨当初的预言,告慰了曾经爱你疼你的大姨姥姥的在天之灵。高雅,我最亲爱的宝贝,我们家族的第八个女博士,真的真的会是你么? 武汉中医羊角风医院哪家好抗癫痫药物苯巴比妥癫痫病是什么情况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