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青衣】问世间“气”为何物?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近日,用心不专,心烦气躁,浊气恣狂,于是,想到某日曾看过的两则谈“气”的文字来,值此无可日、奈何天,拿出来咀嚼玩味,以消闲愁-—      庄子在《齐物论》开篇讲述了一则故事,说南郭子綦凭着几案而坐,仰天慢慢的吐气,一时失神似乎灵魂出窍,站在一旁的颜成子游感到迷惑,遂问:“为~什么呢?形体固然像一根枯木,但心灵能像一堆死灰吗?您今天的神态与往常可不大一样呀。”   子綦说:“问得好,今天我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你知道吗?你听说过人籁,而没听说过地籁;即使你听说过地籁,也绝没有听说过天籁。”   子游说:“愿闻其详。”于是子綦说出了以下一段话来——   子綦曰:“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吼,而不独闻之翏翏乎?山林之畏隹(cui),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枅(ji),似圈,似臼,似洼地,似污者。激者、嚎者、叱者、吸者、叫者、夭者、咬(jiao)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yong),泠风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而独不见之调调之习习乎?”   子游曰:“地籁则众窍是已,人籁则比竹是已,敢问天籁?”   子綦曰:“夫天籁者,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      我们姑且不论子綦在子游面前是否是真的神游万古,还是装腔作势,仅就子綦后面的一段话,还是大有深意的,子綦说:“天地吐出气息,它的名字就叫“风”,它不发作则已,一旦发作万物的孔窍就会怒吼起来,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悠长的风声吗?那高下盘旋的山势,百围大树的孔窍,有的像鼻子,有的像嘴,有的像耳朵,有的像酒瓶,有的像杯子,有的像春臼,有的像池沼,有的像泥坑。风吹众穴的声音,有的像激流的声音,有的像飞箭的声音,有的像发怒之声,有的像吸气之声,有的像苦嚎声,有的像呻吟声,有的像哀叹声。风和窍一唱一和,小风则小和,大风则大和,烈风停息则万物无声,你难道没有看见树还在晃,草还在摇吗?”   子游说:“地籁是众窍孔发出的风声,人籁是笙箫吹出的乐声,请问天籁是什么呢?”   子綦说:“天籁呀,就是自然界发出万般不同的声音,而使它们又自行停止,声音都是它们自己发出来的,但主使这种现象的又是谁呢?”   这段文字庄子将地籁、人籁已然说明的很明白了,但对天籁似乎说得还不够透彻。烈风停息则万物无声,然而,人在很多时候都无法规避“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现象。也就是说即便内心的“风”已经停息,但是外在的干扰仍然不断,何况内心的各种“气”因为流淌的不畅而撞击,也是时常发生的呀。而躯体也就在这“气”的撞击中沉浮不定了。庄子在后面的论述中列举了很多这样的机巧虑变,以佐证内心的“气”行不畅,继而感叹,人生如朝菌,终生忙碌而未必有什么成就,疲惫不堪而竟不知道为了什么?躯体消失而致心灵的死亡,这难道不是莫大的悲哀吗?这就又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即躯体与性灵的关系问题,按下不表,继续谈“气”。      如果从“气”的角度来看,人的肉体精神原不过是“气”之所结,而“气”也并非是单一的,也可以分为诸多种类。《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贾雨村与冷子兴关于“气”的一段对话,也很有意思。冷子兴因为听到贾宝玉曾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绝浊臭逼人。”便断定贾宝玉将来必色鬼无疑。贾雨村听罢“悍然厉色”忙止道:“非业”。于是便引出了一段关于“气”的文字来。      贾雨村先来了一段“应运而生”的高论,接着谈到了“气”,他说:“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者。”“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摧,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而散。始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则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必为奇优名倡。”并开出诸如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陈后主、卓文君、红拂、薛涛、朝云等一大串名单来。   曹公借贾雨村谈“气”,较之庄周谈的人籁,其立足点不同。庄周谈“气”,从外到内,侧重于心性。曹公谈“气”,侧重于“所余之秀气”与“残忍乖僻之邪气”偶遇,而产生的一位“非仁人君子”“非大凶大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的“情痴情种”“奇优名倡”。      山人驽钝,以为曹公谈气,气形于一,倘或那些“情痴情种”“奇优名倡”之间偶遇,二气相遇竟不得相知相随,有缘无份,或是有份无缘,遂于内心产生一股混浊之气,空留一腔愁绪,郁结于五腑内脏,又该如何处之?一笑。   患上癫痫病了要怎么治疗才好呢十堰治癫痫的价格哈尔滨治疗婴幼儿癫痫病那家医院能治好黑龙江哪个看癫痫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