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墨舞】雪趣

来源:内蒙古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生在南方的我,最喜欢白雪纷飞的季节,特别渴望下雪。每到冬季,心底总是生出对雪的满满期待,今年更甚。可是今年冬天,我有些失望了,期盼已久的雪就是迟迟不肯来,总听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雪,可是我等了一天又一天,总是连绵不绝的冬雨。   记得小叔和小婶结婚的那一年,听大人们说,南京下了一场五十年不遇罕见的大雪,那一年,我幼儿园刚刚毕业,准备上一年级了,我做小叔小婶的小伴娘,在拍摄外景的时候,我很喜欢那一片白茫茫的冬季深雪,雪不仅深厚,而且雪景奇美,满树银装,素美绝伦,真是令人陶醉啊!我佩服天公的造化,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人间装扮的这么素美!我怂恿小叔和小婶说:“我们一起玩堆雪人打雪仗吧!好吗?”我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们,真希望他们能够答应我,可是他们相视而笑,只顾他们自己高兴,继续相拥而行,好像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当时的我不知道有多失望难过了,噘着嘴,继续跟着他们在后面慢慢地走,当走到一片洁白平坦的地方,新娘小婶笑着对我说:“游游,你不是要堆雪人吗?现在可以了,刚才那个地方雪不是很多,你看,这里的雪又多又好,还很干净,而且又厚。”我看着小叔,小叔已经开始在地下滚雪球了,不一会儿,一个像人头大小般的雪球就弄好了,我走过去用劲拍了拍,很结实,我的手还有些疼,小叔和小婶还有周围的人同时笑了,我知道他们是在笑我,但是我很开心。于是,我也丢下手中捧着的小婶长长的礼服裙褶,开始肆无忌惮的和他们一起堆雪人,慢慢地,跟随拍摄外景的人都参与了进来。   还是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一个雪人就堆好了,小婶在一旁开心地笑,让伴娘把包里的纱幔拿出来,披在雪人的头上,再用果壳和黄褐色的树叶装点雪人的眼睛和鼻子,用口红给雪人画嘴唇,在雪人的脚下,小叔继续堆雪,把堆好的雪抹平,再用树枝划出裙子般的褶皱。在美丽聪明的小叔小婶巧手打扮下,一个栩栩如生的新娘雪人站在大家的面前。雪人的一只手伸着远方,好像在渴望什么!我不知道小叔为什么会把这个新娘雪人的手弄的这么奇怪,也不理解。可是在小叔的一声令下:“继续,快!再堆一个。”我又开心的跟在他们后面开始运雪,眨眼的功夫,又一个雪人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堆好了,装扮雪人的工作还是由小叔和小婶完成,我隐隐的已经知道他们的意图了,这次应该是一个新郎的雪人吧!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当装扮好一切,小婶从伴娘的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礼帽卡在雪人的头上,给雪人脖子上打上红色的领结,小叔用树枝刻画西服的样子,一个风度翩翩的新郎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新郎的左手在背后,右手伸出正好牵住新娘的手。大家一片欢呼,感觉好幸福呀!我看到摄影师笑眯眯的用他的一双慧眼捕捉这动人心弦的画面。   那一年的雪,给我的幼年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我沉浸于充满欢乐风情的白雪中,公园是那么那么的美,在我们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快乐的足迹,一片纯白的天地间,整个公园只有一种色彩,那就是洁净无瑕与幸福同在。雪花的飞影里,留下了小叔和小婶的和美,还有我幼年的期盼。因为那一年,我看到雪花为人间带来了美与幸福的因子,为公园装点了感人的色彩,为山河披上了五彩斑谰的锦绣。只要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飘落在树干上的白雪,都会因为在我们快乐的笑声震动下,枝干上的雪就会簌簌飘落,感觉又是一场大雪纷飞。   事隔多年的此刻,我忍不住又掀开缤纷的那一页,走进翩翩联想的境界,渴望再来一场大雪,带着我走进温馨纤巧的世界,体会那蚀骨入髓的幸福和快乐!品味大自然潇洒的风采。   带着这样的期望,我渐渐地走进了梦乡。梦中,雪花落在我的头发上,我的衣服上,我的每一根有着嗅觉的神经上。在一片雪韵悠然中,我看到了一种玲珑剔透的美,凝神嗅出了雪清宁的芬芳,她洋洋洒洒的在我的眼前俏皮着,轻轻悠悠落在我的唇上,我感觉到了她的滋润,我的干渴被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化解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夹杂着一丝欣喜的幸福,还有一份感动的温暖。漫天飞舞的雪花带着素白的美,孕育着我的梦。仿佛万物都停止了呼吸,只有打在我身上的雪花陪着我彼此互诉说着冬的心事。希望在我的心里燃烧,独有的美丽在诗情中绽放灵性。梦,在洁白与宁静中延续。   “哇!”一觉醒来,眼望窗外,金色的阳光特别刺眼,带着一抹白的眩晕。地上白茫茫,树上白茫茫,简直是一片白茫茫呀!我立刻想到了小婶。这时的小婶已经是一个温柔的母亲,为我们家生了一个小弟弟,小弟弟也已经有六岁了,很漂亮,也很可爱。晚上就和我睡在一起,没有跟着小叔和小婶回家,因为我和爸妈都很喜欢他,他对我也特别的依赖,非常听我的话。我把熟睡的弟弟喊起床,赶紧梳洗,给弟弟喂早餐,吃完早餐,我们都很高兴,特别是小弟弟。我们家住在一楼,平视就能看到外面的一片洁白。   “姐姐,雪,下雪啦!”弟弟一边跳着一边可爱地拍着小手。我赶紧打电话给小婶,让小婶带我和弟弟一起去玩雪。小叔上班了,小婶因为要照顾弟弟和我,一直在家休息陪我们,不管是弟弟还是我,都是随叫随到。我和弟弟把玩雪需要用的工具都准备好,同时也把弟弟和我“包”好,就等着小婶来接我们。   因为住的地方相隔不是太远,只隔一栋楼,不一会儿,小婶就来了。我们立刻就冲着小婶扑了过去,我的年龄大些,跑的有些快,把小婶抱了个满怀,弟弟急得直跳脚:“那是我的妈妈,我还没抱到呢!姐姐坏!”弟弟着急的样子特别逗人,我立刻松开了小婶,把小婶让给了弟弟,毕竟他还小,万一要是哭了就麻烦了。   拥抱过后,我们一起拉着小婶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那是我们平时玩的最多的地方,一起打球,踢毽子,躲猫猫,跳皮筋,只要是玩的,都会在哪里。因为我们,停车的人也会给我们过多的关爱和照顾,都自觉的把车子停在边上,中间留下一块场地给我们这些孩子玩。我和弟弟的直觉告诉我们,那里的雪一定很多,也很干净,所以我们一起不约而同的就拉着小婶往这个方向跑,果然不出所料,我们来的还算是早,这里的雪又密集又干净。树上,车顶上到处都是洁白。我渴望已久的快乐终于来了!我们把帽子戴好,衣领扣紧,找了几棵我们能摇得动的树开始摇晃,想让这雪更多些。我们哗啦哗啦地摇起树来,听着耳边“哗哗哗”“莎莎莎”的声音,感觉特别的美妙,那声音就像天籁之音,雪被迫从树上降落下来,不情愿的无奈啊!那情景,真是美不胜收呀!   我和弟弟一起做雪球,打雪仗,我们各自躲在一辆车的身后,用车身做掩护体,用车顶的积雪团在一块儿,在我们的手心揉成一个个小雪球,把做好的小雪球放在车上自己能够到的地方,好随时准备攻击对方。我的速度比较快些,毕竟比弟弟大几岁,不一会儿就做了很多,我首先向年幼的弟弟发起了进攻,拿着雪球冲到了弟弟的“领地”,朝着“领地”和“领主”砸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弟弟的脸被我的小雪球砸个正着。别看弟弟小,脾气可不小,也很聪明,被我冷不防地砸了一下,生气极了,也拿起他揉好的小雪球向我的脸上身上砸了过来,我见了,伸手把砸过来的雪球一抓,身子一躲,再把雪球一扔,只听“啪啪啪”,雪球在我和弟弟的身上都绽开了快乐的花朵,我俩一来一回,砸的不亦乐乎,小婶在一旁,脸上也笑开了花。   雪仗打完了,我们一起堆雪人,我们找了一块较大的平地,然后把雪揉成拳头般的大小,再在雪地里把雪球渐渐地滚大,一个有我们头一样的大小,一个和我们身子差不多大小,小婶和更多的小朋友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动,我们把大的雪球放在下面,把小的雪球放在上面,这样,雪人的头和身子就大概成型了,接着,我们再找些雪,把雪一层一层的覆盖在两个雪球上,把两个雪球之间的空隙填好。这时候,小婶把准备好的丝巾和帽子拿了出来,给雪人戴好,我用吃过的夏威夷果壳给雪人当眼睛,再用胡萝卜刻一个鼻子装上去,剩下的交给巧手小婶打扮。   一个美丽至极的雪人很快就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小婶结婚时候的情景也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虽然现在只有一个雪人,但是我相信,只要雪多的时候,一定会有另一个继续在这个雪人身边守候,那一年的雪很美,也很温馨。今年的雪却是更可爱,更温暖,因为我多了个弟弟陪我一起玩雪,我很幸福也很开心!   如果雪和我一样是有生命的,她一定能感知到我的幸福和快乐,如果雪有灵性,在喜而不语的境界中,聆听我的心声,能与我无声无息的对话,一定能懂得我对她是有多么的爱!多么的期盼!我喜欢在下雪的季节里玩耍!因为,只有洁净的雪,才会给我带来无尽的温暖和乐趣。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癫痫患者四肢强直怎么抢救常用抗药每天分几次服好武汉哪个癫痫医院最权威